第五百零四章:你是不是惹老姐生气了?

    一口酒下肚,先是清凉,而后更加**的感觉在胃里,如同一团火在燃烧!

    麻蛋……

    今天晚上实在是自己人生最苦逼的一晚!

    各种美女勾搭,各种动不了!

    夭寿了真是……

    心情郁闷的叶南,只有一杯一杯,拼命灌着酒。

    远处的调酒小妹一见,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疑惑。

    这家伙不是要灌美女酒,反而拼命灌自己酒……难道,他不行?!需要用酒壮胆?!

    叶南要是知道小姑娘的想法,说不定会气急败坏下直接拉着她去开房,亲自证明一下自己行不行!

    大概半个小时,冷玫终于到了。

    她风风火火地闯进了酒吧,四处看了一眼,找到叶南的位置,直接走了过去。

    “姐,姐!”冷玫还没工夫和叶南打招呼,直接蹲在冷情的身边,有些心疼地呼唤着。

    “别叫了!”叶南不由翻白眼,这智商也是够了……

    “早就喝断片了!”

    冷玫闻言,轻轻摸了摸冷情的脸颊和额头,随后转首对叶南怒目而视,“你一个大男人,就看着她喝醉也不管?”

    我擦嘞!

    叶南感觉这盛夏的天都快下雪了!

    “我到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了好吧!”叶南不爽地揉着鼻子,小声嘟囔道,“真是出力不讨好……”

    “那也怪你!”冷玫看了看桌子上空着的一排杯子,又看了看叶南上还拿着一杯,不由横眉冷对,“我姐都喝醉了,你也不想办法照顾一下,就自顾自在这喝酒!有没有人性啊!”

    得得得!

    叶南觉得真是哔了狗了。

    “我不是打电话给你了么!”叶南耸耸肩,无奈地道,“我又不知道她家住在哪……”

    说到这,他老脸不由一红,忽然想起之前可是在她别墅外面蹲过点的……

    “再说了,喝断片了怎么照顾!”

    “哼!”冷玫冷哼一声,直接抬起冷情的胳膊,架在肩上,要把她架起来,奈何冷情虽然不胖,毕竟个子摆在这,冷玫一个小姑娘很吃力。

    “帮忙啊!你傻啊!”见到叶南依旧悠然地喝着酒,动都不动一下,冷玫就气不打一处来。

    叶南无奈,将酒杯放下,帮着浮起冷情,慢慢向门外走去。

    这一幕看得调酒小妹眼珠子瞪得老大!

    这尼玛……双飞的节奏!

    这位帅哥牛逼得飞起啊!

    而且看后来这位美女的面相,和那位喝醉酒的一比,竟然有八分像!

    靠!

    姐妹双飞!

    怪不得要多喝酒壮壮胆了……

    在调酒小妹无限腐的想法,人出了酒吧门。

    “你车在哪?”叶南问了一句。

    “车你个大头鬼!”冷玫瞪了他一眼,“我哪来的车,打车来的!”

    叶南不由揉着鼻子,有些不信,“冷家二小姐,连车都没有?”

    用屁股想都能知道,冷情这么有钱,掌握着建陵市排名第一的人力资源公司,她爸妈能没钱么!

    “我没驾照,不行啊!”冷玫理直气壮地顶了一句。

    叶南顿时无语……

    “好吧,去我的车。”

    二人将冷情扶上车后座,冷玫也坐进后座,心疼地将老姐放平躺,温柔地将她脑袋放在自己腿上。

    叶南也上了驾驶位,问道,“去哪?”

    冷玫想了想,“去老姐自己的别墅吧!”

    老姐这副模样,肯定不能回家,被爸妈看到了,又是一番操心。

    叶南刚想应一声发动车子,却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应该不认识冷情别墅的!

    于是装模作样问了一句,“怎么走?”

    “应天大道,上外环。”冷玫简单应着。

    叶南这才发动车子,缓缓驶去。

    一路上,冷情倒还算老实,虽然昏沉,倒也没有想吐。

    也许是叶南故意开得很平缓。

    “你怎么这么晚了去酒吧?”冷玫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晚上有点事在外面,忙完了正巧想去转转。”叶南随口说道。

    同时,他心里不由暗暗汗颜,现在自己说瞎话根本连想都不用想了!

    “那……你知道老姐为什么去酒吧么?”冷玫沉吟了片刻,目光灼灼地看着叶南,沉声问道。

    叶南又随口说了句,“我哪知道……”

    “因为你。”冷玫语气断然。

    叶南吓了一跳,差点把车撞到马路边上去。

    “我去……你这玩笑开的……幽默感零分!”叶南嗤笑着道。

    “谁又功夫跟你开玩笑!”冷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问你,你早上是不是惹老姐生气了?”

    叶南闻言一怔,随即哭笑不得地道,“什么叫我惹她生气,分明是她自己找事,我还不爽呢!”

    “你这人怎么这样!”冷玫皱着眉头,不满地道,“一点风度都没有!是不是男人!”

    得!

    又特么没风度了,又特么不是男人了……

    叶南觉得做男人也真是苦逼……

    他索性闭口不言。

    一时间,车内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只有冷情是不是从鼻腔里发出的哼声,听起来较弱无比,与平时的强硬做派判若两人。

    良久,冷玫才轻叹一口气,缓缓道,“你就不能让着她一点么……”

    叶南默默无言。

    说实话,让这女人,叶南觉得这是男人应该做的。

    但是对于冷情……他心里总是有疙瘩。

    每次见到她,都不由自主想到她是怎么威胁自己到天航上班的,又是怎么恐吓林若冰的。

    倒不是叶南小气记仇,只不过他对于自由意志是很较真的一个人。

    他绝不愿意被人威胁而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我知道你想什么。”见叶南沉默不言,冷玫神色一片凄然,幽幽地道,“无非是老姐性格冰冷,不近人情,说话难听,行事霸道……”

    叶南撇了撇嘴,心想合着你还知道啊……

    “但我上次跟你说过,老姐不是天生就这样的……”冷玫的神色忽然变得充满了哀伤和心疼,缓缓将脑袋转过去,对着窗外。

    叶南透过后视镜,看清了她的神色,心不由一动,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开口问道,“她……发生过什么吗?”

    冷玫的贝齿咬上了她厚厚的下唇,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挣扎和犹豫,似乎在想要不要说出来。

    叶南敏感地察觉到了,于是耸耸肩道,“抱歉,如果是个人**,请当我没问过。”

    冷玫缓缓地摇了摇头,终于长叹一声,心累地道,“我想要告诉你,但是请你保守这个秘密,千万不要在老姐面前提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