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向你投降!

    冷玫更是心疼地连呼吸都有些发颤,稍稍带着哭腔地道,“姐,你别说了,咱们好好休息吧……”

    “不……我不用……”

    冷情摆着,迷幻的笑着,这副模样,简直不像以往那个冷静、理智,表情万年不变的寒冰!

    叶南忽然心也有些怜惜。

    也许……是心里苦涩地太久,压抑地太久了吧……

    “小玫……你知道么……今天……今天他跟我吵架了……”冷情眯着眼睛,似是喃喃自语,又似是在倾诉,语气莫名地带着一丝伤怀。

    叶南闻言全身一震!

    原来,她喝酒,真的是因为自己……

    冷玫不由狠狠瞪了叶南一眼,柔声对冷情道,“姐,我知道,你下午打电话跟我说了……咱们不生气,我帮你教训他,好不好?”

    “呵呵……教训……我要教训他做什么……”冷情嘲讽地笑道,“他……谁能教训得了他……”

    冷玫心如刀割,现在恨不得冲上去给叶南两巴掌!

    叶南虽然也觉得惭愧,但是……关键他没弄明白到底为什么啊!

    说到底,不就是员工跟老板吵架么……不至于吧……

    “姐,没关系的,他……他其实也是好人……只是……只是很多事情不明白……”冷玫眼角再次挂上了泪珠,语无伦次地安慰道。

    “呵呵……他不明白……对……他不明白……”冷情胡乱地挥着,语气含糊,“是我……怪我……没让他明白……他又怎么会明白……”

    “姐……”冷玫凄然叫了一声,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好吧……

    叶南一脸懵逼。

    你们姐妹俩身世凄苦我知道,想苦情一下,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貌似……不用把自己扯进来吧……

    “小玫……你知道,当年那个禽兽……碰到我胳膊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冷情双眼微睁,眼神空洞。

    “姐,我求求你,别说了!都过去了……过去了……”冷玫跪在地上,将冷情冰凉的双放在自己脸颊上,泪流满面。

    冷情好似没有感知了一般,木然地继续道,“当时……我跑进了厨房……拿着刀……呵呵……最先想的,竟然不是砍死他……而是把胳膊上,那块……那块皮给削掉……”

    叶南默然,停止了拖地的动作,目光灼灼地盯着沙发上,那个此刻褪去了所有包装,真实展现内心痛苦的可怜女孩。

    “之后他吓跑了……当时我就想……这辈子,我不会再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他们……他们都是恶人……都是恶人……”

    冷玫捂着嘴巴,拼命地不让自己哭出声,但是如雨而下的泪珠,却打湿了冷情的长裙……

    “但是,但是为什么啊!”

    冷情忽然伸出,捧住了冷玫的脸蛋,紧皱着眉头,满脸凄苦地道,“为什么,我会遇见一个,让我讨厌不起来的男人呢……为什么……”

    如同一个炸雷,叶南脑顿时一片轰鸣,随即陷入了空白!

    他的开始颤抖,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甚至他的心,也产生了一阵阵的悸动!

    原来是因为这样么……

    冷玫痛苦地摇了摇头,哽咽着道,“我知道……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在你回家,第一次主动跟我提起一个男人的时候,我就知道的……”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冷情似是自嘲地笑了笑,颓然放下了双,“你以为我喜欢他?不!我还不喜欢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南忽然发现,冷情的眼角,竟然也有一丝晶莹!

    “我只是……我只是……对他讨厌不起来啊你明白么!”冷情满脸痛苦地道,“为什么呢!为什么所有男人我都可以讨厌,偏偏没办法讨厌他……”

    “姐……”冷玫擦了擦眼泪,露出一个心酸的笑容,温柔地搓着她的,“那咱们就不讨厌,好不好?他是个好人,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你去试着和他相处,好不好……”

    叶南轻舒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再看,也不敢在听。

    但是现在,他不能走!

    “相处……呵呵……相处……”冷情迷乱地摇着头,苦笑道,“你以为……我没试过么……但是他……他对我有怨气啊……他不肯原谅我……”

    叶南的拳头攥得死死的,甚至快要刺入肉里!

    “呵呵……他说,要我态度和蔼……”冷情眼角的泪珠,终于滑落了下来,“非要让我态度和蔼地道歉,他才肯原谅我……可是……可是我做不到啊……”

    “谁不知道……谁不知道温柔才讨人喜欢……谁想被当做母夜叉……可让我向一个男人低头……我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冷情不断地摇着头,紧闭着双眼,眉头痛苦地皱着,两行清泪在那副绝世的容颜上划出两道清晰的泪痕。

    叶南的心,碎了。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冷情的心里阴影,绝不会生硬地要求她对自己和颜悦色……

    “他怪我……他怪我威胁他……”冷情似乎要把这段时间来所有的委屈都说出来,“但是我没有办法……我想见到他……我只能这样……我不会……不会……”

    冷玫的心早被蹂得痛成一团,实在不知道再说什么,只能扑在冷情的身上,紧紧地抱住她。

    “他要折磨我……他要我向他投降……那我投降好了……我向他赔礼道歉,向他俯首称臣……为什么……我还要顾及这该死的自尊……为什么……”

    冷情说着,声音渐渐变小,不一会,似乎用尽了力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为什么……”

    冷玫伏在冷情的身上,小声啜泣了一阵之后,也渐渐收拾了情绪,缓缓抬起头来。

    “你开心了,你得意了,是吗?”冷玫缓缓转过头,神情一片冷漠,看着叶南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你在说你的那些大道理的时候,可曾丝毫考虑过别人经历过什么,为什么才变成这个样子!”

    叶南沉默无言。

    虽然说不知者无罪,但他没办法用这样的话安慰自己。

    错了,就是错了!

    “姐姐遇到你,终于觉得看到了一丝对未来的希望。”冷玫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可你却在一步步亲葬送她的希望!”

    “在她去欧阳家找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和林若冰在一起,甚至还不止林若冰……她却依旧愿意尝试和你相处……”

    说着,冷玫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所有的情绪都猛然爆发,冲叶南撕心裂肺地大吼一声,“这些你有想过吗?!”

    叶南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默默地转过身,朝门外走去。

    “我,会给她一个交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