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骤遇死劫!

    沉吟了良久,冷情才皱着眉头,盯着叶南,“你打算怎么做?”

    她没有嘲笑叶南,更没有怀疑他的能力。

    “嗯那几个混政界的先放一放,我另有安排。”叶南装模作样地沉思了片刻,随即道,“先搞定汪声和宋天!”

    说到这,冷情的娇躯又是一颤,她极力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叶南看出端倪。

    “怎么做?”连冷情自己都没发觉,她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些许激动。

    叶南暗叹一声,心中怜惜。

    他之所以绕这么多圈子,就是为了这一目的。

    甚至汪声都只是个添头,用来迷惑冷情,算是躺枪吧

    叶南心里当然毫无负罪感,汪声也不是什么好鸟反正

    “汪声老爸汪德龙的大润华连锁超市,还有宋天父亲宋晋的华天人力资源。”叶南想了想,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冷情,“冷总想要么?”

    冷情闻言心底猛地一颤。

    “什么意思?”她的声音开始有些微的颤抖。

    叶南淡淡地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只要冷总有兴趣,咱们可以联手设一个局,把这两家企业给坑掉!”

    如果是别人对冷情说这种话,冷情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直接叫人打精神病院的联系电话了。

    但是叶南不一样。

    可究竟哪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

    想到华天人力资源,想到宋晋,冷情无可避免地触碰到了多年来刻意回避的那道伤疤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她的伤疤,也是母亲,还有妹妹,她们共同的伤疤!

    只有彻底将它抹平了,她们三人才能真正快乐起来!

    是以叶南的提议一出,她连计划都没听到,便已经动心!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林若冰?”

    冷情虽然激动,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叶南似乎早就想到她会问类似的问题,不慌不忙地道,“当然有若冰,甚至还有筱雅,这是一场坐地分肥的瓜分盛宴!”

    冷情终于连最后一丝顾虑也消除掉了。

    但她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能做到?”

    其实她心里是相信的。

    没有理由,莫名其妙。

    但她还是想听叶南亲口说一个理由,什么都好。

    叶南笑了笑。

    这个女人啊

    她从来就没放弃过去探寻自己的秘密

    叶南轻叹了口气,长身而起,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就凭我能带你飞!”

    说完,“咚”地一声关门声,叶南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

    冷情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猛然反应过来!

    是他,真的是他!

    冷情娇躯微颤,脸上浮现出不明的复杂情绪。

    叶南终于承认了,那天晚上在码头,是他救了自己。

    这么说来,那些飞天遁地,五光十色的超自然力量,也都是真的了

    一时间,冷情坐在椅子上陷入了呆滞

    叶南出了办公室后,直接下到了一楼。

    他打算先去保安室装模作样地转一圈,再调戏一会婷婷,然后回简爱。

    坐地分肥的计划,当然要和林若冰通个气。

    这次叶南要玩一票大的!

    不仅要帮冷情报仇,还要让简爱公司实力大增,脱胎换骨!

    玩这种阴人的游戏是很有风险的。

    但叶南胜在底气足,明面上有天航这个建陵市人力资源行业领头羊,暗地里还有安筱雅的祥源,更何况何清苑的清苑地产也是潜在盟友!

    干脆也把何清苑拉入伙算了!

    大不了最后也分她一杯羹!

    想着,叶南心中畅快无比。

    有了这些资源,布一个滚刀局,绰绰有余!

    叶南面挂微笑,走出了办公大楼,朝厂区另一端的安保室走去。

    就在一转角,走到一处空旷无人的地带时,叶南陡然停止了脚步!

    如果此刻有人在叶南身边,定会发现他全身肌肉瞬间紧绷,连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这是高手在戒备是闭住毛孔聚气的表现!

    因为就在方才,叶南忽然被一股庞大无比的真元气场笼罩住。

    这股气场十分强悍,让叶南整个人都如坠冰窟!

    叶南心中凛然。

    建陵市什么时候冒出这样的高手!

    “蹡!”

    不容他再多想,兵刃破空之声,已由他身后传来!

    叶南心下惊骇!

    只闻兵刃之声,未觉对方气劲,此人一击之下,内力蓄于招式中,丝毫不泄,竟然是虚气高手!

    听音辨位,叶南立生判断!

    对方由背后袭来,兵刃颤动间,布出奇异的力场,已然将左右两面可供自己躲闪的方位尽数算到,唯一的生路只在前方!

    当机立断!

    叶南脚下不见有任何预备动作,身形瞬间已毫无征兆地向前飘出数丈,身法之诡异精妙,完全违背了物性规则!

    还好这是办公楼背面的一处死角,没有监控探头,也少有人路过,否则要被这一幕吓死!

    窜出数丈后,叶南奔势稍减,就要落地,哪知“嗡”地一声,后方兵刃破空声不消反涨,仍是方才那一式,锁死左、右、后三方,不依不饶!

    叶南心中大骂晦气!

    背后之人的高明超乎他的想象,似不用换气,劲力循环间无须缓和时间,一击未中,立生新劲!

    而此时叶南正值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尴尬境地,再无从可躲!

    对方眼力不凡,见识卓著,毫无偏差地抓住了自己这一瞬间的致命空隙,只用一模一样的两招,便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任其宰割!

    此人厉害之处,比当年那个血族公爵不知强多少倍!

    不过半息,兵刃已攻至背后三尺!

    生死存亡之际,叶南陡然冷静下来,心与神合,直通天门,精神似镜面西湖,波澜不兴!

    刹那间,整个天地都寂然无声,只余背后那一道催命魔咒!

    两尺!叶南缓缓闭上双目!

    一尺!依旧不为所动!

    半尺!

    他终捕捉到对方兵刃上一缕气息!

    就在兵刃要直刺入体时,叶南右肩陡然向下一沉,同时身体微微倾斜!

    一柄长约两尺三寸的剑形短刺由颈脖边三分处划过,险之又险地避开挂彩之危!

    差之毫厘!

    叶南这一招妙至巅峰!

    这么年轻,便如此沉得住气,实在可惊可叹!

    避开死劫,叶南毫未放松,脚下一蹬,整个人向后撞去!

    这又是一场豪赌!

    赌的是对方见本来万无一失的一招失手后,定有一瞬间的失神!

    届时,内息稍顿,这是他最好也是唯一的机会!

    若他判断失误,对方周身劲气仍运转无滞,那么他的结局定是被震得五脏移位,性命垂危,再无任何侥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