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嗓子脱了?

    听到宋天羞辱性的言辞,接待员秀眸中闪过一丝屈辱,却仍旧保持礼貌道,“宋先生,这是我的职责,请您理解。如果您和林总认识,不妨直接打个电话给林总,也不让我为难。”

    宋天一听这话登时气往上涌。

    要不是林若冰那个贱人不识好歹,天天躲着自己,他哪还用受这些看门狗的气?

    “臭"biao zi"!你活腻歪了!”盛怒之下,他扬起右手,就要给接待员一个耳光!

    “啊……”围观人群见宋天要动手,都惊呼一声,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叶南眉头一皱,没料到这人这么没有底线。

    他正要出手,却听得一声娇喝,“住手!”

    宋天的动作不由定格在半空。

    叶南循声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好性感的女人!

    这女人二十六、七左右,身材高挑,胸前伟岸,腰细臀肥,五官精致,关键是浑身充满着成熟的气息!

    胸前别着的胸牌上写着她的职务及姓名,财务部经理,沈秋曼。

    只见她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到前台,不卑不亢道,“原来是宋少,不知道小艳有什么失礼之处,让宋少要大打出手?”

    小艳见来了救星,忙躲到沈秋曼背后。

    宋天见是沈秋曼,眼中闪过一丝**以及一丝忌惮。

    不过也就一瞬而逝,他便重新恢复了嚣张的姿态,吊儿郎当道,“哦,是沈经理啊!正好我要跟你说说,你们公司的接待人员素质太差,我和林总什么关系?这个小丫头竟然拦着我!这样的人,很不符合简爱这么大公司的形象啊!”

    沈秋曼闻言微微一笑,看不出她任何情绪,依旧保持官方的客气态度道,“宋少,公司的机构流程,是人事部门提案,并由林总亲自批准的,您反应的这个问题,可能得要跟林总说了!”

    漂亮!

    叶南心中暗赞,这女人厉害啊!直接掐住宋天软肋,干净利落,屈居于财务部可惜了!完全可以去人事部或者公关部嘛!

    “沈秋曼!”宋天的耐心再次用尽,露出丑恶的面容,“少在这儿跟我拿腔拿调!别以为你老子是市公安局长我就怕了你,我张家也不是吃素的!赶紧给我让开!”

    沈秋曼听他出言粗鄙,玉面上浮现一抹恼怒。

    这个宋天,是华天人力资源老总宋晋的独生子,一次业务洽谈的时候,他见到了林若冰,自此开始各种死缠烂打。

    只是他这等粗鄙不堪的二世祖,又怎能入得了林若冰的慧眼?

    要不是顾忌他老爸在建陵市官方有很深的背景,简爱这样中等规模的公司暂时还惹不起,沈秋曼早就想给他一巴掌了!

    “这位是……宋少是!幸会幸会!”

    实在看不下去的叶南出面了,这也算是林若冰的一个麻烦,自己身为保镖及名义上的“未婚夫”,总不能干看着。

    对于宋天的作为,他很是无语,这人脑子有病!

    开口“你知道我是谁”,闭口“我张家怎样怎样”,这要吃多少脑残片才能有这样的智商!

    “你算哪根葱?这儿有你什么事?”突然冒出来个人,宋天顿时张扬跋扈的怒喝出声。

    “鄙人姓叶。宋少您说是我家若冰的朋友?”叶南不但不动怒,反而无比“亲切”地介绍道。

    我家若冰!

    这四个字好似重磅炸弹,直接将宋天以及沈秋曼给“炸”懵了!

    只有接待员小艳有些兴奋。

    林总的未婚夫来镇场子了!

    “等等!”宋天反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你家若冰?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

    “咦?”叶南一脸疑惑,“若冰没跟你提起过我吗?”

    说着他开始以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宋天,那眼神好像在说,连我都不知道,还敢说是林若冰的朋友?

    见他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沈秋曼难以置信地拉着小艳,低声问道,“小艳,他是谁?”

    “他就是林总的未婚夫!”小艳压低声音在沈秋曼耳边轻声道,“林总亲口承认,让他进去的!”

    “啊?”沈秋曼一下怔在当场,若冰有了未婚夫,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少他妈跟我来这套!”宋天一把甩开叶南的手,恶狠狠道,“再跟我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废了你!”

    说着,他习惯性地朝身后看了两眼,这才意识到今天忘带保镖了!

    叶南心下好笑,面上却惶恐万分,“宋少,这话儿怎么说的……您消消气,消消气……”

    叶南边讨好地笑着,边伸手在宋天后背上轻拍着,似在帮他顺气,可谁也没注意到他的手快速在宋天颈后拂了一下。

    “宋少,我这人不会说话,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叶南笑容可掬。

    他这副谄媚的模样,看在沈秋曼及小艳眼中,不由十分鄙夷。

    林总怎么找了这么个没骨气的男人!

    宋天见叶南这么“识趣”,也稍稍平息了怒气,故作大方地摆了摆手,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脸大变!

    “啊……啊……啊!”

    宋天张大着嘴,惊恐地发现,自己忽然说不出话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啊?什么?”叶南故作不解道,“宋少您说什么?”

    宋天只是指着自己的嘴,疯狂地向叶南示意着什么。

    连沈秋曼和小艳都明白过来,宋天不知怎么的,突然失声了,而叶南却偏偏好像没弄懂,“着急”道,“宋少,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要不您写下来?”说着变魔术般拿出一张纸一支笔。

    宋天一把抢过纸笔,潦草地写了四个字,“不能说话”。

    叶南一看他那狗爬子,再看他粗糙的措辞,越发肯定这货就是一草包!

    “哦……”叶南恍然大悟,“宋少,你**……哦不,失声了?”

    “嗯嗯嗯……啊啊啊!”

    宋天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一旁的小艳看得一脸惊奇。

    不会,最近老天爷不打盹了?这恶人的现世报也太快了!

    沈秋曼却似发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着仍在献媚的叶南,秀眸中光芒一闪而过。

    “宋少,不会是刚才声音太大,把嗓子弄坏了!”叶南眉头紧锁,神情凝重,“要不赶紧去医院看看!”

    宋天这时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叶南说什么就听什么了,当下掉头就跑,临走时还对叶南报以感激的眼神。

    看着他狼狈的背影,叶南揉了揉鼻子,玩味地笑笑,随即冲沈秋曼和小艳客气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要走出大厦。

    小艳因方才叶南的表现,对他的印象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压根不理会他的招呼。

    沈秋曼却突然叫住他道,“这位……叶先生,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