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放风筝

    小情绪瞬间也有点爆棚的叶南,干脆一步不动,不爽道,“我说你是不是内分泌失调?穿着警服呼呼喝喝地吓唬谁呢?说话碍着你哪儿了?”

    方才还是软刀子,现在改明目张胆的挑衅了!

    慕英姿的怒气升到峰值,凤目圆睁,丰满的胸膛起伏不定,叶南生怕她一个用力,把短袖制服的扣子给撑开了!

    “说,你想怎么死!”慕英姿玉容阴沉,一字一顿道,怎么听都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她从小就娇生惯养,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戏弄过!

    前些天,就是因为一个男同事对她痴心妄想,纠缠不休,被她毫不客气地拒绝后,面子上过不去,气急败坏地讥讽她是走后门的“皇亲国戚”,她盛怒之下,将那人打断了腿,这才被记大过一次,罚来巡街。

    眼看着叶南也要步上她那名同事的后尘了!

    叶南根本无视她濒临暴走的状态,盯着她清丽脱俗的脸蛋看了两秒,忽然咧嘴一笑,“嚯,原来失调的还不止内分泌……我想怎么死你就别操心了,你要是再这么整天摆臭脸,见人就发飙,早晚生理系统得彻底崩了!”

    话一说完,旁边的小偷忍不住乐了,这哥们儿人才啊,这么生猛的妞都敢接二连三地硬着来!

    慕英姿怒火中烧,把一张俏脸都涨得通红,再也控制不住,二话不说,扬首就要给叶南一个耳光!

    这在一旁看戏的小偷看来,多少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难不成被这小子说中了,这小憨妞真的那啥失调了?

    叶南何许人,怎会被她打中?脚下微微一转,“唰”地一下,鬼魅般腾挪到慕英姿左侧!

    慕英姿一巴掌打空,就听叶南那令人厌恶的嗓音在左侧响起,“警察当街打人泄私愤,不太好!”

    本来被叶南身法晃花了眼的小偷闻言,不禁撇了撇嘴,不爽地想着,刚才她打我的时候怎不见你这么讲理呢!

    慕英姿正是怒不可遏,哪还会管什么警官形象、文明执法,连叶南怎么跑到自己左边的都没去想,直接左脚抬起,纤腰微扭,一个横踢过去!

    肉丝袜包裹着饱满修长的美腿,扭身间凸显出的丰腴**,这身材,靓丽极了!

    叶南目中露出欣赏的神,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欣赏能力还是有的!

    当然,只是欣赏!

    绝不是流着哈喇子,见女人就走不动道的那种,和猥琐还是有区别的!

    嗯,腰细而有劲道,腿长不失韧性,落点精准,干净利落,武道上也有些底子……

    叶南又开始在心里点评起慕英姿的身手,脚下却不怠慢,再次一滑,“嗖”地一下,跟着慕英姿扭腰的方向,身形平移了半圆,神奇地出现在她的背后!

    “慕警官,看来,我想找死都没人能满足呢!”

    叶南欠抽的话语再次刺激着慕英姿暴跳的神经!

    “王八蛋,老娘要你的命!”慕英姿娇喝一声,猛然转身,完全失去理智,体内微弱的真元瞬间调动,拳脚齐上,竟用上真功夫,全力向叶南攻去!

    她心里确实很想杀了叶南!

    这个贱人,人贱嘴更贱!

    老娘姨妈失调关你屁事!

    敢跟老娘叫板,纯粹活腻了!

    她修习的家传心法本就偏向刚猛暴烈,加上最近心情一直很差,叶南和那个小偷算是倒霉,不巧撞枪口上去了!

    “好啊!”叶南踏着“流风回雪步”,游刃有余地在慕英姿疯狂、密集的招式气场中腾挪闪避,嘴上还好整以暇地挑衅道,“不如我们赌一把?”

    “唰唰唰!”

    慕英姿一招狠似一招,到最后,拳脚中带出的“呼呼”劲风竟让一旁早已躲开的小偷都觉刮面生疼!

    小偷不由心下骇然,这妞刚才没打死自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啊!

    可更让他惊讶的是那个抓了他的小子!

    以女警小憨妞如此恐怖的攻击力和攻击手段,竟然打了快十分钟了,连那小子的毛都没碰到!

    邪门儿!真他娘邪门儿!

    “赌什么?”

    慕英姿这暴脾气,哪能受得了半分挑衅?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理智,只想将叶南彻底打爆!

    还来不及多想,就听叶南忽又在她右侧悠然道,“从现在开始,你向我攻击,能碰到我的衣角就算你赢,我任你处置;要是等你力气用完了还碰不到,算我赢,你得任我处置。”

    “好!今天不把你拍成咸鱼老娘就不信慕!”慕英姿连什么条件都不问清楚,拳脚没有半分停顿,将家传的“翻天掌”与“逐日腿”配合打出,招招真气雄浑沛然,势大力沉!

    哎……就这脑子,一不留神就被人当猴耍,还当什么警察!

    叶南无奈摇头,继续运起玄奥的步法,轻轻松松地躲开慕英姿所有的攻击。

    一个状若母狮,打得慷慨激昂,一个闲庭信步,闪得悠然惬意,连一旁的小偷都看出来了,真是高下立判!

    小偷满脸崇敬地想着,这小子,哦不,这位老大真是威武霸气!那悠然的高手风范,那神奇的“轻功”,简直只有在小说里才能见着啊!

    老子栽他手里还真他娘的不亏!

    不行不行,待会一定要死皮赖脸地拜师学艺!学到这手轻功,哪怕一点皮毛,以后还怕被人追?!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连小偷都有点审美疲劳了!

    这还打什么打,分明是**裸的、一边倒的调戏!

    慕英姿就是再笨,也渐渐察觉到情况不太妙……

    自己分明就在被这小子放风筝!

    叶南步法诡异不说,而且身形飘洒,正而不邪,难不成这人是哪个名门大派出来的?

    意识到这点的她罕见地没有愤怒,心底浮起了一丝难以压制的恐慌!

    她对自己的身手极具信心,况且还用上了真元,就连自己父亲都不可能这么轻描淡写就躲过去,更何况叶南的手还被拷着!

    现在自己火力全开,竟然还被人悠闲地放风筝了!

    想到这儿,一腔怒气和惊讶陡然消失。

    随之而起的,却是深深地挫败感!

    家族里的长老们都说自己是难得的好胚子,可今天随便冒出来一个人,就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

    她的功法最重心性,一旦胸中泄气,这威力也就不能看了。

    就这样边惊疑不定,边愈渐胡乱地出着招,真元气场愈渐消弱,早没有了刚开始时,劲风袭人的威势。

    又耗了半个小时,慕英姿终于察觉到力尽,踉跄而退。

    看着大口**,满脸茫然的警花,叶南安然站定,不太厚道地笑道,“我可以理解成你是认输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