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欺负到哭!

    其实叶南心里对慕英姿的评价已经算不错了,至少她一直打到力尽,没有被自己一成功力的步法给晃晕了,已经很难得。

    “你到底是谁?”

    慕英姿木然地看着他,无力地沉声道。

    这丫头还真是很有味道,此刻面容呆滞,心丧若死的模样,与方才霸道蛮横的姿态形成反差,竟别有一番风味!

    “我早说过,”叶南轻描淡写道,“我是瑞成国际大厦上班的。”

    慕英姿怔怔地看了他半晌,方心烦意乱地摆摆手,一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的模样道,“行了,你走!”

    她其实心里已经明白,叶南应该不是小偷的同伙,有这副身手的人,多半也是不屑做小偷的!

    她的家族也算是跟修真沾点边的武林世家,对于高手的心理颇有了解。

    叶南见她沮丧失神,不为所动,双手微一用力,便将手铐挣开。

    “老大!老大!求你收我为徒,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叶南还没说话,旁边终于抽到空子的小偷一下扑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无限崇拜地看着叶南恳求道。

    就连慕英姿都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张口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你这是……”叶南揉了揉鼻子,颇觉好笑地疑惑道。

    “老大!”小偷慌忙又狠叩两个头,大声道,“你一定是传说中的隐士高人!求你收我为徒!我不会给你丢人的!我之前的师父就说过我天赋异禀,甭管多难的手段,我是一学就会啊老大!”

    天赋异禀?叶南哭笑不得!

    “滚犊子你!”叶南没好气道,“少拿你那些个扒窃手段跟我相提并论!”

    “是是是!”小偷一个劲儿点头,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我这点上不了台面的,当然不能跟老大你相比!老大你就收下我!”

    叶南眉头微皱,稍稍思考一下,开口道,“我的功夫,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不传之秘,但也不能随便教给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人!”

    小偷脸上顿时闪现出一抹愧,微微低下头,“我……我……”

    看来他良知尚在,叶南微微点头,只要还有羞耻心的人,都还有救。

    “你叫什么名字?”

    “韩阳……”

    “名字倒是不错。”叶南淡然道,“那就不要对不起你父母给你起的这个光明正大的名字!”

    “我……”韩阳垂首低声道,“我知道了……”

    见他面有些凄然,叶南知晓他恐怕有些伤心事或是难言之隐,也不多问,道,“待会跟慕警官回警局,将之前的罪过赎清。做人可以穷困,绝不能潦倒!”

    叶南说完,抬首切在他颈后将他打晕,而后将他搬到慕英姿的车上。

    “可以穷困……不能潦倒……”韩阳将意识中的这最后一句话,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慕英姿也不由自主地反复念叨着这句话,看向叶南的眼神中多了些异样的光彩。

    只是她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自己拼死拼活地抓人,叶南却动动嘴皮子就将人劝化了,这样显得自己的工作很没有价值!

    可惜,刚建立起来些许的好印象,瞬间又被破坏得一干而金。

    “慕警官,现在是不是可以兑现方才的条件了?”叶南回忆以前在电视剧中看到的,流氓调戏美女的桥段,极力模仿着。

    “什么条件……你想怎样?”慕英姿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戒备地道。

    “呵呵!”叶南尽量用轻佻地语气道,“慕警官不会是想赖账!你输了,当然是任我处置啊!”说着,还故意在她傲人的身段上下打量了一下。

    慕英姿被他“猥亵”地眼神看得心里一阵发毛!

    原本盛气凌人的个性在自信受挫之后荡然无存,也浑然忘了自己是警察的身份,此刻表现得就像个受欺负地小媳妇儿,惊恐地向后蜷缩着,“你……你到底想怎样?”

    “也没想怎样……”叶南揉着鼻子,“就是看着今儿天气不错,要是能携一名警花约约会、吃吃饭,再……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才算不辜负好时光嘛!”

    叶南用尽了脑汁,也只想到这么点老掉牙的台词,同时心中暗自擦汗,自己平时也就耍耍嘴皮子,真当坏人,不是这块料!

    “滚!你做梦!”见叶南竟敢调戏自己,慕英姿登时又怒了!

    这个王八蛋仗着身手了得,竟然对自己动了龌龊的念头!

    叶南不以为意,假装思考道,“那……约约会,吃吃饭,不聊人生理想也行……”

    “呸!贱人!我警告你,就算我不是你对手,也不是你能随意拿捏的!再不滚,我让你后悔做人!”

    慕英姿咬牙切齿,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她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人调戏!

    惹急了,大不了向家里求援!虽然这对要强的她来说,又是一个耻辱!

    此时她心里的憋屈、愤恨、不甘,简直让她快要炸开了!

    “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叶南漫不经心道,“当然,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不过,警察与嫌犯私下以自身打赌,输后不认账,加上滥用私刑,当街殴打嫌犯……啧啧啧,我想媒体会很喜欢这个头条!”

    “你!”慕英姿简直气得三尸暴跳,这么无耻的人,她还第一次见!

    但是,打又打不过,说自己理亏,慕英姿只觉邪火攻心,无处排遣,最终,竟蹲下身去,“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原本居高临下的霸王花,就这么生生被叶南欺负哭了……

    叶南却长松了口气,终于哭了……

    费了这么多功夫,还差点口水都说干了,感情欺负人也是个力气活啊!

    叶南感慨地想着。

    他这么做,实则深有用心。

    方才和慕英姿刚一交手,他就立刻发现,这丫头之所以性子这么恶劣,一大半都是因为修习功法出了岔子。

    她的“火蕊心法”以及“翻天掌”、“逐日腿”,叶南都是认得的。

    只是这些都是走的阳刚路子,本就对性格有影响,况且这丫头修习的心法根本残缺不全,很多地方都有极大的隐患漏洞。

    加之长时间心情烦闷,导致她已经出现严重的经脉郁结症状,奇经八脉堵塞了冲、带、阴维、阳维四脉,在这么下去,八脉俱封,她就彻底成废人了!

    故而叶南只得出此下策,挑衅她让她耗尽真力,再不断地出言欺辱,逼她哭出来发泄情绪。

    待她情绪大起大落后,叶南才能以自身返照先天的真元一举助她打通经脉,回复旧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