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被暗算了?

    叶南出门后,在走廊处随便找个地方,依着墙壁安静地站着。

    他的目光穿过走廊另一边的窗户看向远方,慢慢地平复着心境。

    以前无论多么困难的任务,他总能找到突破口,一次又一次力挽颓势,创造奇迹,可这次……

    他根本完全搞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不妥,是举止,还是言辞?

    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冷静地将每个细节都重新梳理一遍,还是茫然无绪。

    做保镖真麻烦!

    女人更麻烦!

    哎……

    第一天就闹成这样,难道自己真不适合做保镖?

    术业有专攻啊,跨行有风险,行事需谨慎!

    问题是,现在怎么办?

    难道去请教天盾那群牲口?

    算了,丢不起那人!

    叶南傲娇地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一组组长,虽然背锅的时候多,享受待遇的时候少,但也不能自行跌份不是?

    一走了之?

    嗯……好像也不太厚道……

    伏老头虽说不是个东西,为人狡诈,心胸狭隘,经常压榨自己的劳动力,而且多次恶意克扣年终奖……但毕竟是他把自己一手养大,并训练成天锋之魂,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尽管他不明白这次任务的意义,不知道伏老头和这个林若冰有什么关系,也没有任何任务方向!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怎样才行?!

    叶南越想越是烦躁,眉头紧锁,心神少有地跳出了空灵之境,连沈秋曼在走廊不远处注视了他很久都没有察觉。

    沈秋曼来了已经有二十多分钟,也一直看了叶南二十分钟。

    她被叶南那复杂的神情,以及陷入深思时不由自主散发出的深沉气质深深触动!

    叶南的眼神中,充斥着看尽世事的疲乏,又有着茫然无解的困惑,这副年轻的外表下,仿佛历经了无数的沧桑……

    沈秋曼忽然很想去了解他的故事。

    如果叶南知道沈秋曼的心声,恐怕会摸摸她的额头,关切地问一句:“大姐,你烧得严重不?”

    他丫刚才分明就在坚持岗位和甩手不管之间走了个心理来回,哪有那么多深沉的小情调!

    “叶南!”沈秋曼漫步向前,轻声唤道。

    叶南猛然一震,从沉思中清醒。

    自己竟然走神了!

    该死!

    叶南一阵懊恼。

    如果方才有高手对自己偷袭,百分之百能得手!

    后怕之下,突然感觉精神骤然一个恍惚,一丝若有若无的轻微碎裂声在心里响起……

    叶南顿时面发白,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眸中转瞬浮起惊恐之。

    自己的无缺“镜心”竟然出现了一丝缝隙!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镜心”是他融汇佛道两门功法后自创的一门炼心通灵的法门,早已臻至无缺无漏,返照外物的境界,怎么可能毫无征兆地出现裂缝!

    “叶南!你怎么了?”见叶南身体忽然软倒,瘫坐在地,沈秋曼一惊,忙加快脚步来到他身边。

    叶南无暇理会沈秋曼,忙暗调真元,运转镜心。

    先天真气瞬间游走全身,完成一个大周天循环,没有遇到任何异常。

    很快,他回复了清明通透的状态,这才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

    镜心暂时无碍,但刚才的情况实在太过蹊跷,不知道会否有隐患……

    太奇怪了!

    叶南这回真的陷入了沉思。

    镜心无缘无故碎裂,难道是自己走火入魔了?

    不可能啊!

    虽然刚才有些烦躁,但绝不至于此!自己一身修为已经堪堪达到化神境的巅峰,半只脚就快踏进虚气境,哪会这么脆弱!

    难不成……遭人暗算了?

    这倒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能神不知鬼不觉潜伏在附近暗算自己,却不让自己的通明镜心产生丝毫警兆,就算普通的虚气高手都做不到,必定是虚气大成的高手!

    叶南的额头布满了层层细汗,脸变得奇差无比。

    虚气大成!

    在合道期渐渐成为传说的大背景下,虚气大成,几乎是修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这四个字,简直就意味着生杀予夺的绝对实力!

    炼气化神与炼神返虚,也就是先天境与虚气境,看起来只差一个境界,实则天壤之别!

    一个先天巅峰的修者在刚迈入虚气境的修者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如此堪称稀有品种的高手,是针对自己还是林若冰?

    无论是哪个,都不是好兆头!

    叶南虽然心情沉重,却也并不过分惧怕。

    因为他,可能是世上唯一一个曾在虚气大成高手手底下逃出生天并反戈一击将其重创的化神修者!

    也正是那一战,奠定了他天锋之魂乃至天子门生领军人物的地位!

    “叶南,你怎么样了,没事?”沈秋曼蹲在叶南身边,见他不说话,神情凝重,焦急地再次问道。

    叶南一抬头,看见沈秋曼关切的面容,不由善意地笑了笑,“我没事……”

    由于沈秋曼半蹲着,上半身的职业短袖套装中,两团肥嫩的玉兔挤出傲人的深沟,直接将叶南晃花了眼。

    不得不说,小叶哥的心真大!

    这时候了还忙里偷闲,眼睛上占占便宜。

    沈秋曼一见他目光,立刻反应过来,面微红,却不遮不避,只是娇嗔道:“往哪瞄呢!病了都不老实,小心我告诉你家若冰!”

    叶南嘿嘿一笑,揉了揉鼻子,站起身来,“本能,呵呵,本能……”

    沈秋曼白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异变陡生!

    “啊!”

    林若冰的办公室中,突然传出一阵刺耳地尖叫,嗓音中透着无限的惊恐和凄厉!

    “若冰!”沈秋曼吓了一跳后,立刻失声惊呼。

    而叶南早就转身,冲进了办公室!

    入眼处的场景,却让叶南一呆。

    林若冰此时站在办公室中央,双手高高举起并拢,手腕处被一个暗灰的光圈紧紧地箍着,双脚脚踝处也有一个同样的光圈将她双腿束缚,整个人正慢慢地凭空上升,好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往上吊!

    跟着进门的沈秋曼见到这副诡异的画面,顿时美眸瞪得浑圆,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发不出半点声音。

    叶南脑子转得飞快!

    果然有高手在搞鬼!

    方才这个人应该是悄然对自己下手,想先解决了自己,但没想到自己的镜心超乎寻常的顽强,便转而直接对林若冰动手了!

    只是,凭对方的实力,既然可以无声无息地阴自己一下,完全能做到不声不响地杀了林若冰!

    为什么只是像现在这样,恶作剧似的,故意给林若冰出声示警的机会呢?

    “呃……呃……”

    这时,林若冰粉嫩的颈脖周围,也突然亮起了暗灰的光芒,转瞬间又化作一个光圈,紧紧地箍在她的咽喉上!

    林若冰顿时一阵窒息,痛苦地皱起了秀眉。

    此时她以一个受刑者的姿态被吊在半空,蓝裙飘飘,青丝飞扬,好似一个被折辱的仙子,很容易勾起具有变态**者的兽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