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打了小的,来了大的!

    林若冰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轻呼一声,待坐到他大腿上之后,才娇嗔地白了他一眼。

    “首先,小曼不是你想要就能得手的。”

    “这有什么!”志得意满的叶南傲气地“切”了一声,“别说她了,冰雪女神又怎样?我不照样想亲就亲?”

    林若冰怔怔地看着他,忽然又笑了出来。

    这两天,她笑的次数却是太多了,搞得叶南都有些怀疑,怀里的这个,到底是不是林若冰!

    “世事真的很奇妙!”林若冰搂着他,淡淡地道,“如果是别的男人说出这种张狂的话,我肯定看都不看一眼;但偏偏你说这种话,我不但不讨厌,反而真觉得你能做到。”

    叶南哈哈大笑,“这就叫"qing ren"眼里出西施!”

    “臭美!”林若冰也笑意盈盈地回了他一句,“好了,心满意足了吗?可以放过我了么,我要工作了!”

    叶南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不过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表现出一副猪哥像,搞得八辈子没碰过女人似的!

    所以他很大气地放开了束缚住林若冰纤腰的双手,随后站了起来,“是,林总!我收拾桌子,您工作!”

    说完,叶南冲她温柔地一笑,顺手将桌上剩下的盒饭包装拿了起来。

    看着叶南走出办公室的背影,林若冰又是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全身都被一种叫做甜蜜的感觉充斥着。

    决定和叶南在一起,也许是她人生中最大胆、最草率的一次决定了。

    短短地时间内,不仅自己主动向他示爱,更是随随便便就任他占了便宜。

    这在以前的她,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但是这两天,她想了很多事情。

    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她自信已经比较了解叶南这个人,无论从性格还是能力,都能算得上是男人中快要灭绝的那一类。

    她自从上初中开始,身边就一直围绕着各式各样的从男生到男人的追求者,其中不乏家世优异,有权有势,为人也出众不凡的所谓精英。

    但是这些人给她的感觉永远是那么的虚幻,那么的不真实。

    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人能勾起她心中的感觉。

    然而叶南不同。

    他举手投足都很有涵养,但是很多事情又是不拘小节,让她感觉特别的真实可靠!

    她向来就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不顾爷爷的反对,毅然留在建陵市创业,而且还是做了人力资源这一在国内仍算是新兴的行业。

    一旦她发现了叶南的优秀,便立刻决定行动。

    她不喜欢等,也不喜欢藏着掖着。

    可能,这就是她和别的女人最大的不同。

    叶南当然不知道林若冰正在办公室里审视自己的内心。

    他将两个饭盒扔进了走廊处的大垃圾桶后,正准备回办公室,手机却响了。

    他本能地打了一个寒颤,双手缓缓向兜里伸去。

    “别是苏灵娜,千万别是苏灵娜……”

    他拿出手机,闭着眼睛祈祷着。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叶南刚刚做了“亏心事”,现在最怕的就是苏灵娜这只“性感女鬼”!

    猛一睁眼,见是个陌生号码,顿时松了一口气!

    随即又有几分疑惑,什么人找自己呢?

    “你好,哪位?”叶南接起了电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响起了一个威严中带着几分阴狠的中年男音。

    “叶南叶先生是吗?”

    “是,你哪位?”

    叶南皱起了眉头,听声音,他确认不认识这个人,而对方却知道他。

    “鄙人马六,道上的人给面子叫一声六哥,黄成是我属下。”马六的声音四平八稳,一听就是惯于发号施令的那种人。

    叶南顿时心里一片通明,同时又有些烦恼。

    打了小的来了大的,这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六哥是!”叶南决定不拐弯抹角,这次一定要一次性把事情解决。

    “说,时间地点。”

    电话那头似乎有一瞬间的诧异,没想到叶南这么直接。

    “叶先生果然是痛快人!五天后晚上九点,正泽大厦天台,恭候大驾!”

    “好!”叶南没有废话,直接应了声,而后挂断了电话。

    跟这些黑道的地痞也没什么好说的,不打服了他们,永远都会像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叫,十分烦人!

    与此同时,市中心正泽大厦十九层的一间办公室中,马六看着手中已经响起忙音的手机,不由一阵失笑。

    “很久没遇见这么有个性的年青人了!”

    马六身材魁梧匀称,剃着光头,长得却是方头阔脸,眼中精光时隐时现,倒不想是普通的地痞流氓。

    在他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一个同样虎背熊腰的汉子右手吊着绷带,敬畏地看着马六,小心翼翼道:“六哥,您可别轻敌,这小子实在不简单,我们一共七十八人,人人手上都有家伙,愣是连他一根头发都没伤到,反倒我们个个筋断骨折!”

    若是叶南在此,肯定一眼就认出,这人正是**的老大,人称成哥的黄成。

    黄成从医院出来之后,知道凭叶南的身手,自己万万奈何不得,但又不甘心咽下这口气,便来找到自己的老大六哥。

    对于六哥,他信心十足,不过想到叶南的生猛,还是不放心地提醒了一句。

    “行了!”马六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同手也不屑地看了黄成一眼,“你还有脸说!让你平时多练练功夫,就他妈知道埋在女人屁股里,你这熊样,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是是是……”黄成吓得冷汗直流,忙低头唯唯诺诺,“六哥教训的是,成子以后一定发奋练功!”

    对于这个不争气的下属,马六也是恨铁不成钢,看他吊着绷带的可怜样,也不忍心再教训他,稍稍放缓了口气道:“这次我帮你出了这口气,以后这种活儿不要再接!你也知道,老爷子突然金盆洗手,一心想图安逸,最近都给我老实点,别捅出什么篓子!”

    “知道了六哥!”黄成恭敬地应道,“您放心,我已经打电话给了那个姓冯的,告诉他清苑地产这块,咱们碰不了,钱也退给他了,让他另请高明。”

    “嗯!”马六点了点头,“你说话要客气些,这事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地道!那个姓冯的也不好惹,他老子是省委副书记,官面场上,虽说咱们不怕,但是能不惊动老爷子,就不要去惊动他,你明白吗?”

    “是,六哥!成子明白!”

    “好了,下去!”马六说完,似乎有些累了,摆了摆手,打发走黄成。

    “叶南……有点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