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误诊

    叶南步履平缓,却也很快在二楼找到了内科办公室。

    从门外向里望去,果然看见了身材性感,面却庄重的唐敏。

    她此时正在为一位病患诊断。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正躺在检查用的床上,满脸的痛苦;而唐敏则站在床边,一双纤细修长的玉手在男子腹部周围游走按压。

    唐敏还是上午那身打扮,不过再次见到之后,叶南还是一阵惊艳。

    这次看的是背影,从后面看,更加不得了!

    唐敏的特点是容貌长得比较开,第一眼倒不是特别惊艳,但越看越耐看的那种;不过她最诱人的地方,则是那对硕大的**和精致的美足!

    叶南这次从背影中,完整地欣赏到了唐敏那对“巨臀”的魅力!

    凶残!太他妈凶残了!

    肥硕无比,像个大磨盘一样,让人忍不住就想伸出手去拨弄**两下,欣赏一下那令人叹为观止的“臀浪”!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对比起西洋的大洋马们都犹有过之的美臀,放在她身上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也许是她的身材也并不是那种瘦弱型,而是稍稍有些丰满,这也造就了她独特的“质感诱惑”!

    然后就是那对美足了!

    真是太精致了!

    如果她肯去当脚模,那简直就是恋足癖们的福音啊!

    叶南在门外眯眯地感慨着,里面的唐敏却已经皱起了眉头。

    “这位先生,你的症状看起来十有**是急性阑尾炎!可能要立刻进行手术切除!”唐敏郑重地开口道。

    躺在床上的男子此时脸已经疼得蜡黄,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地从脑门上往下掉!

    “啊?不会……我没有剧烈运动,也没吃什么不好的东西啊……”

    唐敏听男子这么一说,立刻拉下了脸,“先生,我是医生,你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干嘛要来医院?我的诊断就是这样,你必须立刻接受手术!”

    叶南在门外听得一阵摇头。

    最近遇到的姑娘,好多都是因为外在原因而变得脾气暴躁,这个唐敏因为被鬼气缠身,做派上已经有些不讲理了!

    “好好好!”男子一见唐敏面不愉,吓得赶忙连声应道:“医生您安排,我就随口说说,随口说说……”

    这年头,患者可不敢得罪医生,毕竟人家是内行,争到最后还是自己吃亏!

    叶南听到这,再也不能坐视了,微微叹了口气,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不能手术!”

    唐敏和床上的病人都吓了一跳,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这么个人。

    唐敏转头一看,瞬间一惊:“是你!”

    他认出了叶南,就是早上那个问她名字的流氓!

    她顿时抑制不住,一股怒火升起,瞪着眼睛呵斥道:“你这个无耻的流氓,又来这做什么!赶紧滚,否则我叫保安了!”

    叶南毫不理会唐敏的暴跳情绪,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根本都不能自主。

    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床上的男子,心里不由腹诽,现在的人,连这么一些简单的病情症状都不知道了吗?医生说什么听什么,要知道医生也是人,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

    “你是不是恶心呕吐,而且腹泻不住,多为水便,轻度发热?”

    床上男子听见叶南一开口,不由一愣,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

    唐敏也被叶南一番话问愣住了,随后听到患者肯定的答案后,一下就呆在原地。

    “因为你根本不是急性阑尾炎,而是急性肠胃炎!”叶南沉稳地开口道。

    “肠胃炎?”男子似乎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差这么多?

    叶南有些同情地看向唐敏,摇了摇头,冲她皱眉道:“就算你心情不好,情绪不稳定,但好歹是个医生!连症状都不问一下患者,就直接做指压试痛,然后武断地下了结论!他是肠胃炎,而且已经疼了很久,不管你按什么地方,他当然都会觉得疼!”

    唐敏完全傻了眼,头脑也突然恢复了一瞬间的清醒,回想起方才自己诊断的过程,顿时一阵恍惚和后怕!

    那是自己吗?

    自己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阑尾炎和肠胃炎,如此简单的两种病症自己都能弄混淆,这……这……

    唐敏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脸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如果今天不是这个流氓的话,恐怕一场医疗事故就要造成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为什么会这么不对劲!

    唐敏越想越觉得头疼,忽然很痛苦地弯下腰去,抱着脑袋埋在了膝盖上。

    她这一蹲下,那对远超常人的**更加显眼了!

    可惜,办公室中两个男人,一个疼得已经怀疑人生,另一个也没心思在这时候起心。

    叶南怜惜地看了唐敏一眼,暗叹一声,运气了先天真气,一声断喝:“好了,现在不是你反省的时候!”

    被这如同暮鼓晨钟一般的喝声惊醒,唐敏娇躯一颤,脑中顿觉清明了几分,连日以来胸口的烦闷也似乎消散了些许!

    唐敏惊异地看了眼叶南,压下心中的狐疑,缓缓站起了身子。

    “这位先生,真的很抱歉,是我的误诊!您确实是急性肠胃炎,我给您开点药,您拿回家按时吃,修养两天!”

    唐敏满怀歉意地对患者说着,而后坐了下去,笔走龙蛇地开了一个处方。

    男子接过处方,倒也没过多刁难唐敏。

    一来,唐敏如此美人,任哪个男人也不忍心过多为难;二来嘛,他实在疼得受不住,没什么力气去计较!

    直到男子佝偻着身躯,蹒跚而去,唐敏这才正视着叶南,缓缓道:“刚才谢谢你避免了我的医疗事故。现在,请你告诉,为什么又来找我。”

    尽管叶南帮了她一次,但是想想早上那么直接地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就心头有火。

    其实,正常人,就算是大美女,被搭讪了,问个名字,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你觉得看不上人家,不理睬就好了,也没必要生那么大的气。

    唐敏这完全是正宗的“鬼迷心窍”,火气旺盛,理智起不了多大作用了!

    叶南当然心知肚明,也不生气,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了唐敏的对面。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叶南气场十足地道:“最近心胸烦闷,嗜睡,却总睡不饱,精深恹恹,食欲不振,生理周期紊乱,易怒,且思绪混乱。”他一口气说完,最后紧盯着唐敏的双眼,“我说的对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