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咬死你!

    “哈哈哈哈……你这个丫头,深得我心!”叶南忘乎所以,大手一挥,气派十足地道:“说,你想要什么!今天我开心,满足你一个心愿,随便说!”

    这要是被伏河洛或者他那三个老不死的师父看见了,估计要一巴掌拍死这个小装比犯!

    还满足人家心愿,还随便说!你当你是三清道祖,还是如来佛祖?!

    但是小丫头秦柔却很开心,胸前的一对大白兔都颤抖了起来,惊喜地娇呼道:“真的啊!组长你可不能骗人!”

    “这话说的!我还能骗你一个小丫头嘛!”叶南志得意满,满脸好笑。

    “那好!”秦柔双手十指紧扣,紧张地摆在胸口,满脸希冀地道:“那你收我为徒,你那么厉害,我想跟你学本事呢!”

    “啊……”叶南一听她竟然要这个,不由呆了一呆。

    怎么又是徒弟啊……

    “怎么啦……我就知道你是哄我开心的……”秦柔一见叶南表情,顿时希冀的神采没了,满脸失望,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

    她穿着一身服务员的制式套裙,身材又高挑,典型的一个御姐范儿,加上容貌也很成熟,此时却摆出一副小女孩被欺负的样子,这种反差萌,谁受得了!

    反正叶南受不了!

    “也不是不行,只是……”叶南苦着脸,吞吞吐吐地道。

    “那是什么嘛!你快说啊!”秦柔不依地跺着小脚,撒娇道。

    “我要是收了你做徒弟,还怎么泡你啊!”叶南一脸气闷地说出了真实的想法。

    “哎呀,组长你坏死了!”秦柔本来还以为他又什么难言之隐,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又羞又气又喜,低下头,自顾自地扭捏着。

    “本来就是嘛!”叶南这厮,丝毫不以为耻,反而大大咧咧道:“你说本来一个听话可人的小迷妹,一下变徒弟了,心里落差好大的!”

    “哼!”秦柔气嘟嘟地娇嗔了一声,“就知道你是拿人家开心!根本就是找借口!不愿意教人家就直说嘛!”

    叶南冤枉,我这都是发自肺腑的好!

    “我哪里找借口了!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讨人喜欢吗?我想泡你你还不高兴了,非让人都讨厌你你才开心啊!”

    叶南满嘴胡说八道,歪理一套一套的,简直是令人发指!

    但架不住人家长得帅,有本事,而且性格好啊!

    一般**丝这么耍流氓,早就被抽巴掌了;高富帅耍流氓,那就叫有情调!

    “还说不是敷衍人家!谁说做了徒弟就不能……不能……哎呀,人家不跟你说了!”秦柔先是脱口而出,随即又捂着脸,一副羞涩不已的动人模样。

    叶南一听这话,顿时浑身刺激地直打颤!

    师徒……乱lun?!

    花擦!

    好意外,好惊喜!

    “咳咳……真的……可以?”叶南不要脸地又试探道。

    “不知道!你自己想!”秦柔低着头,面宜嗔宜喜。

    少女的心思啊,真是奇妙……

    现在这个社会,人心浮躁,风气也越来越开放,秦柔这样一个黄花大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陡然遇到了心中多年的偶像,而他性格又是那么的让人如沐春风,哪还有不**的道理?

    叶南也不由地感慨,自己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

    这么些年在外面厮杀拼搏,见过的女人也有很多,也不乏极品美女,但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艳遇!

    难道是老天爷补偿自己的?

    一到了建陵市,各种惊喜的艳遇接踵而至,搞得他心猿意马,简直都乐不思蜀,不想再回京城了!

    在叶南心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概念。

    伏老头一辈子也有好几个女人,自己那三个老不死的师父也天天吹嘘年轻的时候什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从小耳濡目染下,叶南哪会是什么好货?

    他心中的底线就在于一定要负责任而已。

    眼见着秦柔这个小丫头欲拒还迎的样,他哪还能忍得住?

    慢慢伸手,握住了秦柔那一对柔嫩的小手,缓缓将她拉了过来。

    秦柔此时有些意乱情迷,根本不会拒绝,千依百顺地就被叶南拉过去,坐在了他的怀里!

    温香软玉入怀,个中**滋味,无法言喻!

    秦柔也颤抖着,呼吸起伏不定,“嘤”地一下,伏在叶南的怀里。

    这时候的她,完全沉浸在少女初恋的美好感觉中,只觉满满的甜蜜!

    “你这个勾人的小丫头……”叶南闻着她秀发上的清香,双手也开始不老实地在她的臀背上慢慢游走。

    “啊……”当叶南的大手覆盖到她饱满的大屁股上时,从没经历过这等阵仗的秦柔不由轻呼一声,死死抓着叶南的衣服,颤抖着道:“别……那位姐姐还在呢……”

    叶南无奈地扫了一眼昏睡不醒的何清苑,又不甘地狠狠在她屁股上**了两下,才缓缓移开。

    “你就是个大混蛋!”秦柔忽然娇滴滴地说道,“以前崇拜你真是蠢死了!你也跟其他那些讨厌的男人一样,就会占女人便宜!”

    叶南一听,哈哈笑道:“丫头,男人只有一种,不分到底是叶南还是其他男人的!”

    “哼!”秦柔不甘心地撅着嘴,轻轻锤了一下他胸口。

    她忽然有点讨厌自己,二十多年没谈过恋爱,今天这才多一会工夫,就被叶南占了便宜!

    可偏偏自己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难道注定就是要被他欺负的吗!

    秦柔很委屈,很恼火!

    她忽然从叶南怀里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逼视着他,“你这么会讨女孩欢心,是不是已经有很多女人了!我是第几个,说!”

    叶南心里一慌,却又马上镇定下来,打着哈哈道:“瞎说什么啊,我才二十一岁……”

    “别想糊弄我!”秦柔伸手揪住他的耳朵,狠声道:“老实交代!”

    “嘶……疼,疼!好好好,我说我说!”

    秦柔这才放开了小手。

    叶南揉着耳朵,夸张地龇牙咧嘴道:“还有两个,你是第三个,满意了吗?”

    “哼!”

    秦柔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又像委屈地想哭,又像是“果然如此”。

    半晌过后,才突然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我咬死你!”

    然后一张嘴,咬住了叶南的双唇!

    一阵钻心的疼痛!

    叶南心里苦笑,这个丫头,真没看出来还有小辣椒的一面!

    秦柔的小嘴唇也十分柔嫩,叶南疼完之后,猛地抱紧了她,狠狠地亲了过去!

    “唔……”秦柔骤然被袭,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心如鹿撞,二十多年积攒的少女情怀,终于一朝释放!

    方才她去咬叶南,只不过是一时冲动不忿,现在真被叶南吻上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叶南可不会客气,更不讲什么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那要看特定的女人,像秦柔这样,既柔弱得像水,又辣得像火,就得狠狠地“蹂躏”才能征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