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阴阳通杀

    “现在,我至少已经放心了一半。”

    沉默了良久,叶南忽然笑着开口道。

    “什么意思?”

    “你观察很仔细,心思也很细腻,分析能力也不错。”叶南的眼神恢复了清明的睿智。

    “所以你觉得能从我这问出很有价值的事情?”叶南睿智,唐敏却也不笨。

    “没错。”叶南又笑了,他发现自己实在很欣赏这个女人。

    如果她和苏灵娜换个位置,她一定做得更好,而且会好很多!

    倒不是贬低苏灵娜,只不过很多时候,性格决定了太多事情!

    “但是我却想不通,你还有什么事需要问我。”唐敏略带郑重地看着他,“那个东西……刚才不是被你解决了?”

    说道被鬼魂缠身的事情,她依旧忍不住一阵后怕。

    “只能说你这件屋子不会再有危险的东西能进来,而且你只要随身带着我的玉佩,一般的脏东西也近不了你的身。”

    唐敏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不由换了个姿势,右腿膝盖缓缓弯曲了起来,脚面搭在茶几上,似乎真的想给叶南提供方便,让他看得更清楚。

    “那你还要问我什么?”

    “你的安全问题很好解决,但是幕后的人却很难揪出来,他的动机也很难弄清楚。”叶南的眼神中透出一丝凝重。

    “幕后的人?”唐敏倏然一惊,那一颗颗晶莹的脚趾似乎都有些紧绷,“你是说,那个……那个东西是有人指使的?”

    叶南点头。

    “你怎么知道?”唐敏显得很慎重,她心思非常剔透,当然已经明白,有叶南在,鬼不算什么,最可怕的,还是人!

    “两点。”叶南条理清晰地道,“首先,之前已经说过,这只鬼生前就对你有不轨之心,所以肯定死了没多久。新鬼若无天大的机缘,无法长存世间,故而必定是有人豢养。”叶南顿了顿,续道,“其次,你房内不仅被布下了一种对普通人有害的阵法,而且还被人下了慢性的春药。”

    “春药?!”唐敏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猛地一下坐直了身子。

    怪不得……

    恍惚中,玉容也微微泛红。

    她最近除了情绪暴躁,心烦嗜睡,还总有股从未体会过的奇怪躁动……

    “我一开始判断,这只鬼想把你变成纯阴人而不是直接杀了你让你成为跟他同类的鬼魂,主要是因为他想让你保持人类的质感,享用起来更加舒爽……”

    “你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恶心!”唐敏忽然打断了叶南的话,眉头紧皱,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似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呃……抱歉……”叶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方才边想边说,没有顾及太多。

    “你继续。”唐敏没有责怪的意思,神情凝重地道。

    “当我察觉到你房内的春药时,我才发现,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鬼魂对付纯阴人,根本不需要春药,用自身的阴气刺激纯阴人的身体,便是最好的春药!”叶南侃侃而道,“但是你的房间偏偏被下了春药,这只能说明……”

    “除了鬼,还有人!”唐敏脱口惊呼。

    “没错!”叶南点点头,旋即又玩味地冲唐敏笑道,“恭喜你,唐医生!”

    “恭喜什么?”唐敏仍沉浸在震惊中,没料到叶南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由一愣。

    “你的美貌性感已经通杀阴阳两界!”叶南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据我所知,同时被人和鬼觊觎的人,并不多。”

    唐敏顿时气结!

    这是在夸人吗?!

    “你这人非但不是老实人,而且是个十足的混蛋!”

    这副气哼哼的样子,却也十分惹人喜爱,她本就是个各方面都很讨喜的女人。

    叶南哈哈一笑,“我确实是个混蛋,不过你不得不承认,我是混蛋中,最可爱的那一个!”

    唐敏听了他不知廉耻的自夸,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点我也同意!”

    “所以你想知道所有追求过我,对我有不轨之心的人都是谁?”笑完后,唐敏又表现出她那玲珑的心智。

    “说得一点不错!”叶南也笑了出来,他发现,和唐敏这样的女人说话,实在很愉快,因为不用费心去解释。

    “那恐怕你还得再等等了。”唐敏忽然也调皮地笑了。

    “因为人数太多,你要花很长时间?”叶南很配合地说道。

    “你真聪明!”唐敏笑得像个得逞的小狐狸。

    这个女人真的太少见!

    她似乎有很多种不同的面貌,但却一点都不突兀,每一种都是基于她最本源的魅力,基于她这个人本身。

    “我以为只有我很自恋……”叶南苦笑着摊了摊手,“那你需要多长时间?我只希望这个名单不要太长!”

    唐敏仰着头,好像正在大致地盘算,片刻后重新看向叶南,“恐怕得从现在一直到明天早上!”

    叶南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地迎上她的目光,“明天早上?”

    “是。”

    “那我明天早上来找你拿?”

    “那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在想的时候,并不是简单的一个个想名字。”唐敏又笑了,这种奸商般的笑容叶南十分熟悉,因为这本是他擅长的。

    “我需要想发生过的事情,通过事情去想。”

    “那又怎么样?”叶南警惕地问道。

    “所以我当然需要有个人在旁边给些提醒。”唐敏笑得更开心了。

    “我们昨天才认识,你的事情我一无所知,没法提醒。”叶南立刻开口回道,生怕晚了一步。

    “但你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给我提一些帮助记忆的问题,这个你总是会的。”

    叶南沉默。

    因为他忽然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女人已经决定了一件事情的时候,她会有一万个理由来支持,不管这些理由看起来有多么扯淡!

    “所以我必须在这呆到明天早上。”叶南语气有些不开心。

    “好像是的……”唐敏却很开心,“我这间房子,很多男人想进来而不得,你却又能再这多留十几个小时,难道不应该很高兴?”

    叶南又没了脾气。

    他再次想起苏灵娜送给他的金玉良言,让他管住自己的嘴,不要油腔滑调,可恨自己总是忘记。

    所以才一次次的搬石砸脚!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既然不能反抗,那么至少不能太糊涂。

    唐敏忽然起身向厨房走去。

    “我毕竟是个女孩子,也是会害怕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