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再次收徒

    唐敏简直被这人气得快说不出话!

    “人家找女朋友都看脸,你却只看屁股?”

    叶南耸了耸肩,“好像没人规定不可以。”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唐敏却已经发现这个人油盐不进,所以也闭上了嘴巴,安静地吃饭。

    但是她想安静的时候,叶南却不安静了。

    “其实你的好处,不止屁股。”

    唐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还有脚?”

    叶南笑了,“还不止。”

    “我的胸也就跟林总差不多。”唐敏开始有些气哼哼的。

    叶南却很开心。

    他知道,女人肯跟你说出这种话,要不是已经把你当闺蜜,要不是已经对你。

    不管唐敏是哪一样,叶南无疑都很开心。

    “这倒不是重点。”叶南的神情忽然变得不那么吊儿郎当,竟然有几分正经。

    唐敏当然感觉得到。

    “重点是什么?”

    “你的根骨还好,悟性也不算差,性情倒也凑合。”

    唐敏再次气得笑了出来,“为什么你夸我的时候,我却总想打你?”

    “如果你想打我,最好趁现在尽快。”叶南也笑了,“因为等会你就永远也不能打了。”

    “为什么?”

    “因为等会过后,你再打我,就是大逆不道。”

    唐敏呵呵冷笑,“你是皇帝?”

    “不是。”

    “你是我长辈?”

    “也不是。”

    “原来你知道你不是。”唐敏不屑地道,“看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但是我很快就要成为你的师父。”

    叶南虽然还在笑,但是谁都能看出来,他并没有开玩笑。

    “师父?”唐敏怔了一下,下意识道,“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

    “因为我可以教你很多东西。”

    唐敏何等聪明,已经反应过来,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桩好事和机缘可能已经在眼前了!

    她的心已经开始加速跳动,整个人也因为兴奋而有些颤抖。

    但她毕竟就像叶南夸奖的那样,性情比较稳重,并没有立刻欢呼雀跃,而是故作平静地道:“你能教我什么,偷窥女人,调戏女人?”

    “如果你是个蕾丝,教教你这个倒也不妨。”叶南是什么人,人精似的!哪能看不出唐敏其实已经开心得要死?

    小丫头,竟然跟我玩起了淡定,那就看看谁淡定!

    叶南说完便不再说话,端起盘子,倒了一半的麻婆豆腐进自己的碗里。

    这下唐敏着急了。

    这可是很多人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啊!

    于是,虽然他明知叶南在逗她,却也不得不顺着他的意思。

    “师父……”突然一声腻得要命的娇嗔在叶南耳边响起,让他陡然一个激灵。

    “要不,徒儿再给你多看一点?”

    唐敏媚笑着,竟然无节操地将自己的脚搭在了叶南的大腿上!

    叶南一惊,触电般一下跳了起来!

    现在的女人啊,个个都是人精,真心不好对付!

    但是叶南又不能否认,刚才那一出“师父看徒儿”的戏码很刺激!

    “师父,你怎么了,徒儿伺候的不好吗?”唐敏却不想放过他,楚楚可怜地眨巴着大眼睛,委屈道。

    “行了行了,你快收了神通!”叶南苦笑着举起双手,“你要学什么我都教,行了!”

    叶南并不是虚伪,也并不是对唐敏不感兴趣。

    对于林若冰、秦柔和李淑珍,他都可以直截了当的接受,那是因为他确认对方喜欢他。

    林若冰是自己说的,秦柔是崇拜他很久了,李淑珍更是不得了,想到那一副暧昧暗示的画面,叶南就心潮激荡!

    但是唐敏,他不确定。

    之前三女,或多或少都有些基础,或是英雄救美,或是偶像效应……

    虽然自己也救了唐敏,但毕竟时间太短。而且看这丫头对自己的态度,更像是闺蜜。

    更何况,叶南至少现在还很喜欢这种与她当闺蜜相处的状态。

    “哟,不跟我摆师父的架子啦!”唐敏已经变回了脸,戏谑地道,“还大逆不道!徒弟打师父是大逆不道,师父徒弟,是不是要天打雷劈?”

    叶南能说什么呢?只有苦笑。

    他重新坐会了椅子上,“好了,不闹了,说正事。”只有一种情况下,他才会选择说正事,那就是他闹不过对方的时候。

    唐敏显然已经发现了,不过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揪着不放,更不会痛打落水狗,但是……调侃两句倒是可以的!

    “是,师父您说!”

    “咳咳……”叶南装模作样的假咳两声,“我打算传你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唐敏微皱了下眉,旋即立刻喜形于,“就是你那道白光?”

    叶南点了点头,“没错!浩然正气是儒门的最高绝学,也是不传之秘。”叶南说着,神情忽然变得无比严肃,他很少有这样的时候,所以唐敏也聪明得意识到,他接下来的话很重要。

    “你入我门下,学了这儒家至高秘法,需遵儒家精义教导,不可作奸犯科,更不可随意将绝学显之于人,否则我必不饶你!”

    自从方才唐敏一觉睡醒,和她聊了一会后,叶南便有了收徒的打算。

    他有三个师父,分为释、道、儒。

    而现在,加上唐敏,他也恰巧有三个徒弟。

    慕英姿性情浮躁,刚则易断,故而叶南打算教她修佛,磨炼心性;秦柔性子温婉,单纯无执心,正合“上善若水”之妙,故而是道门功法的绝佳继承人。

    而最后的儒门神通,却是不好找到传人。

    要知道,儒家的思想千年以来,已经有了很大的变更。

    自从经历了程朱理学的教条枷锁以及某些儒家败类的虚伪欺世之后,儒门选择传人一向十分谨慎挑剔。

    这个人既不能是伪君子,也不能是真小人,不偏不倚,有经有权,方是儒家中意的人选。

    叶南是,现在叶南忽然发现,唐敏也是!

    “是,我记住了!”唐敏神庄重地答道。

    叶南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三个徒弟之中,他对唐敏却是最为看重。

    不仅因为她聪明,知道什么时候玩笑,什么时候认真,最重要的是,她一旦认真了,便是走心的!

    很对人认真也不过是当时一刻,但叶南看得出,唐敏绝对是个持之以恒的人。

    也许慕英姿的天分是三人之最,秦柔的心性最适合修行,但在这一点上,她们俩都不如唐敏。

    作者四旺和尚说:各位读者大家好!和尚在此隆重宣布,明天本书就要上架啦!今日加更四章,共更新六章!明日中午12点,准时开始上传vp章节!上架开始,每天爆发更新30章,连续3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鼓励!和尚在此,鞠躬致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