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驻唱女1歌手

    “叶xiǎo jiě,我叫徐天宏,这次请你过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起喝几杯。”徐天宏笑嘻嘻的说道。

    叶思雨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道:“徐先生,不好意思,我现在还属于工作期间,不能私自和客人喝酒,这也是我们的规矩,还请徐先生谅解。”

    徐天宏哈哈笑,道:“叶xiǎo jiě放心,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不就是百乐门的人想要强制你卖唱吗,你今天就放万个心坐在那里,我保证,绝对没人敢过来找你麻烦的。”

    虽然徐天宏看似处处为人着想,可是叶思雨着实不想招惹这样的人,更不想和这样的人起坐下来喝酒。

    鬼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尤其是想到刚才他手下那些粗鲁的行为,叶思雨心里就忍不住的害怕。

    只是叶思雨心里也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她拒绝了对方的邀请,这个糟老头子肯定会动粗。到时候,她的处境恐怕更加的艰难。

    想到这里,叶思雨也只能在心中暗暗地安慰自己,眼下自己最好还是先稳住他,等到百乐门的人过来帮自己解围最好。

    “徐先生的盛情难却,我先喝杯可以吗?”叶思雨楚楚可怜的问道:“毕竟我在这里驻唱,如果坏了规矩,以后恐怕没有哪个酒吧愿意找我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徐天宏满不在乎的说道:“叶xiǎo jiě要是因为钱的问题发愁,那就大可不必,我这个人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面对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叶思雨也有些无奈了。接下来的局面也该如何处置,她也有些茫然。

    就在这个时候,叶思雨的个经纪人跑了过来。这个人显然是认识徐天宏,上来就陪笑道:“徐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思雨现在还在演出期间,如果徐先生想要起喝酒,能否等到演出结束之后,我们再慢慢的谈谈……”

    话刚说到这里,徐天宏就巴掌拍了过去,不耐烦的骂道:“滚!”

    “哎,你……你怎么打人啊!”那名经纪人捂着自己的脸叫道。

    徐天宏则是眼睛瞪,道:“打人怎么了,劳资今天想打谁就打谁,我倒是想看看,谁敢拦我?”

    徐天宏态度异常的嚣张,看着就有些骇人。再加上他身边的那几十个护卫,气场十足,般的人,根本就不敢靠近,免得招惹上这位瘟神。

    这个时候,秦嵩直都坐在边,冷眼旁观眼前的切。他等的就是这刻,徐天宏闹的越狠越好。

    所谓不作不会死,大概今天过后,徐天宏就会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只是可惜,那个时候,想必已经迟了。

    徐天宏,这或许是你人生中最后次这么嘚瑟了,尽情的嘚瑟次吧。

    秦嵩心中暗暗想道。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百乐门大厅内所有的客人,几乎都在这边围观。

    徐天宏瞅了眼,心中紧张而又激动。

    “叶xiǎo jiě,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坐下来,和我把这杯酒喝了吧。”徐天宏道:“这样的话,大家谁也不为难,不然的话,会是什么结果,那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叶思雨秀眉紧促,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声冷笑忽然传了过来:“徐天宏,百乐门轮得到你来撒野么?”

    众人都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菊姐带着十多个百乐门的护卫,正朝着这边走来。

    徐天宏也是看了眼,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菊姐,你来的正是时候,今天我请大家喝酒,要不你也来杯?”

    “你请得起么?”菊姐冷笑了声,道:“徐天宏,你到底想做什么?”

    徐天宏干笑了声,道:“菊姐,你也不要激动,我就是想请叶xiǎo jiě坐下来喝杯酒,毕竟,我看她唱了这么长时间,也该下来好好休息下了。”

    “叶xiǎo jiě是我们百乐门请来的。”菊姐冷冷道:“什么时候休息,就轮不到你来操心了。”

    “那如果我非要操这个心呢?”徐天宏问道。

    菊姐秀眉沉,道:“怎么,姓徐的,看你的意思,是要故意找茬儿啊!”

    徐天宏笑了笑,道:“菊姐,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叶xiǎo jiě长得比较迷人,所以想邀请她过来喝杯酒,这个请求不算过分吧?”

    菊姐神色冷漠,双冷目,紧盯着徐天宏。

    要是换做平时,徐天宏在看到菊姐这么盯着他,心里早就害怕。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

    今天徐天宏打定了主意,就是要让百乐门的人好看。因此,不管菊姐什么态度,他都不会退缩。

    “菊姐,你别生气啊。”徐天宏笑嘻嘻的说道:“身体可是自己的,要是气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菊姐蹙着秀眉,言不发。

    而这个时候,秦嵩则是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菊姐早就看到了秦嵩,只是没有打招呼。如今,看到秦嵩朝着这边走来,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秦老弟,刚才你也直在看着叶xiǎo jiě,既然现在叶xiǎo jiě来了,要不你也起和她喝杯酒?”徐天宏满脸堆笑。

    秦嵩淡淡笑,道:“那我就借徐老爷子的福气,来敬叶xiǎo jiě杯。”

    不及话声落下,秦嵩就举起杯酒。

    叶思雨看到秦嵩举杯走来,眉宇间闪过了丝的犹豫,也不知道是否该喝了这杯。

    “叶xiǎo jiě,初次见面,这杯酒算我敬你。”秦嵩嘴角扬起丝轻笑:“我干了,你随意。”

    叶思雨看到秦嵩饮而尽,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望向菊姐。

    “这个……”

    菊姐眼神闪烁不定,犹豫了片刻之后,才道:“叶xiǎo jiě,盛情难却,那你就喝了这杯吧。”

    菊姐发话,叶思雨也不敢不从,只能硬着头皮,将这杯酒饮下。可是她从心里,却对秦嵩产生了深深的恨意。

    而徐天宏看到秦嵩和叶思雨喝了杯,也是凑了过来,笑嘻嘻的说道:“叶xiǎo jiě,既然你和秦老弟喝了杯,那我这杯酒你也必须得喝了,这个面子你总不能不给我吧?”

    叶思雨无奈,只能道:“好吧,我酒量不是很好,最多只能再喝杯。”

    说完这话,不等徐天宏再说什么,叶思雨就道:“我先干为敬!”

    这次,叶思雨喝的很是痛快,就是连徐天宏也没想到她喝得这么快。

    “徐先生,我已经喝了。”叶思雨道:“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忙了。”

    “等等!”徐天宏连忙喊道。

    要是让叶思雨就这么走了,那他肯定是不会甘心的。

    “徐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叶思雨问道。

    徐天宏迟疑了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厚着脸皮,道:“杯酒怎么能尽兴,既然要喝,那就多喝几杯!”

    挥手,徐天宏喝道:“给我满上!”

    他手下的几个人也不迟疑,连忙将酒杯倒满。

    叶思雨看到后,秀眉紧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能将目光望向了菊姐。

    菊姐心里清楚,事到如今,如果她再不出面的话,局势的主动权只能掌握在徐天宏的手中。

    就在她打算出面阻拦的时候,却不想秦嵩的目光忽然射来,似乎是在暗示什么样。

    菊姐看到后,先是愣了下,随即隐约明白了秦嵩的意思。

    秦嵩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让菊姐不要去阻止徐天宏。虽然不明白秦嵩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对于秦嵩的命令,菊姐向来都是无条件的执行。

    时间,菊姐只能深吸了口气,恶狠狠的瞪了徐天宏眼,将心头的口恶气压了下去。

    “菊姐,我……我真的喝不下去了。”叶思雨小心翼翼的说道,希望菊姐可以出面帮助她挡住徐天宏。

    可是菊姐因为接到了秦嵩的命令,对于这个事情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叶xiǎo jiě,徐先生既然这么想喝,那你不妨就陪他再喝上杯。”菊姐道:“免得让别人以为我们玩儿不起。”

    闻言,叶思雨无奈,只能接过酒杯,道:“徐先生,这是最后杯了。”

    徐天宏嘻嘻笑道:“是不是最后杯,我可不敢肯定,总之,什么时候我喝得尽兴了什么时候才行。”

    “姓徐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菊姐再也忍不住,怒道。

    徐天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笑的更是得意了起来:“菊姐,我怎么就欺人太甚了,难道和你们的人喝几杯酒也不行?”

    声感慨后,徐天宏自顾自的说道:“和我喝酒,那是你们的荣幸,叶xiǎo jiě,来吧。”

    叶思雨紧咬着朱唇,只能将杯中的酒饮而尽。

    这次,她喝完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颔首,转身就要离开。

    徐天宏看到后,暗示了个眼神,他手下的人随即就挡住了叶思雨的去路。

    “你们要做什么?”叶思雨怒道。

    其中名男子道:“不好意思,叶xiǎo jiě,我们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你暂时还不能离开!”

    “你们要是再拦着,我就报警了!”叶思雨也急了眼。

    可是徐天宏听到后,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得意的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