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周家胜

    周家胜到镇上上学,心里是高兴的,可是他放心不下妹妹。他在家的时候,堂哥周家勤和堂妹周苗苗他们,就经常欺负他和妹妹。妹妹性子软,挨了打后只知道哭,也不知道还手。还拉着周家胜的手,叫他不要告诉妈妈。

    周家胜知道爷爷奶奶都不喜欢他们和妈妈,爸爸不在家,妈妈每天都要做很多事,有时候累的腰都直不起来。

    周家胜不想让妈妈担心,每次挨了打,兄妹俩都会瞒着妈妈,就算瞒不过去了,也尽量把事情往小了说。毕竟,有时候脸上和身上的青肿瞒不过关爱孩子的母亲。

    每当这种时候,赵芸香都会抱着他们默默地流泪。赵芸香伤心后的第二天,周家胜总会想办法报复回来。周家勤比他大三岁,力气比他大很多,他打不过。但是,收拾收拾周苗苗,还是小菜一碟。

    周苗苗是个傻的,每次被收拾了还不知道,踩狗屎是以为自己不小心,摔了个大马趴也会以为是路不平。

    周苗苗不知道,狗屎和路上那个坑都是周家胜故意弄的。狗屎上面撒一层泥,让周苗苗一眼看不到,坑专门找周苗苗喜欢走的那半边挖,摔她一次算一次。

    小娘皮,下次让你尝尝别的厉害!周家胜一路走一路寻思着。

    徐丽琴看了眼板着一张小脸的周家胜,觉得这个外甥真可爱。她和国辉,什么时候生个像家胜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周园园正和赵庆山玩胡子扎扎的游戏,笑的“咯咯咯”的。

    “妹妹,妹妹。”周家胜的声音从走廊上响了起来。

    “哥哥,在这里在这里。”周园园扬声招呼着。

    “妹妹,妹妹,这个送给你。”周家胜一路小跑着,气喘吁吁的,却小心翼翼地护着手里的瓦罐。

    周园园停止了和外公的游戏,笑眼弯弯地叫了声:“哥哥。”

    “哎!”周家胜大声地应了声。妹妹最喜欢他了,瞧!妹妹一见到他,连外公都不理了。

    周家胜挺了挺瘦小的胸脯,觉得自己瞬间高大了不少。

    赵庆山见两兄妹聊的愉快,看见儿媳妇徐丽琴站在一边,示意她出去说话。

    园园这次遭了这么大的罪,他们赵家肯定要为芸香母子几个出头。赵庆山知道儿子赵国辉肯定也是和他一样的心思,至于儿媳徐丽琴,他想问问她的看法。毕竟,两家要是闹的不好,芸香母子三个说不定以后都要在娘家生活。

    徐丽琴娘家在三合镇上,娘家爸妈都是工厂的工人,家庭条件还不错。徐丽琴自己在供销社站柜台,是个爽利的姑娘。

    不过,再爽利的人碰到有关自己利益的事,都会掂量掂量。赵庆山虽然相信儿子的眼光,却还是要问个清楚心里才踏实。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在自己家里还要受儿媳妇的白眼。

    赵庆山知道,不管儿媳反不分对都改变不了他的决定,但是,他想试试,这个儿媳是不是和他们赵家一条心。

    徐丽琴放下手里拎着的饭菜,和赵庆山走出了房门。

    徐丽琴知道公公肯定找自己有事。大姑姐的事,不好当着孩子们的面说。听国辉说,大姑姐这些年在周家受了不少的委屈,他们赵家,肯定要为大姑姐出头的。接下来什么打算,是和周家撕破脸还是教训教训就算了,都要由公公赵庆山来安排。

    周园园看了外公和舅妈的背影一眼,心中若有所思。她知道外公和舅舅肯定会帮他们的,血浓于水,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妈妈赵芸香都是外公和舅舅的逆鳞。

    舅妈徐丽琴,本质上是不错的,奈何家里有个拎不清的老爹。前世的时候,赵国辉一出事,徐老爹立马逼着徐丽琴和赵国辉离了婚。

    这辈子,她会提醒舅舅,尽量不要重复前世的旧路。赵国辉年纪轻轻做了主任,底下不服气的人肯定有,有人使坏也不出奇。

    徐丽琴本质不错,当她周园园的舅妈,挺好的。

    “妹妹。”周家胜见周园园的眼神盯着外公的背影,以为妹妹是舍不得外公,急忙展现一下自己的存在。

    看着一脸讨好的周家胜,周园园把心思放回了眼前的哥哥身上。她现在是个小孩子,大人的事不能明目张胆地参合。不过,她暗中做点什么,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妹妹,瞧,我昨天刚抓的,本来打算星期六带回去给你玩。”周家胜举了举手里的瓦罐,对妹妹献宝似地邀功。

    “哥哥,是什么呀?”周园园见到周家胜手里熟悉的瓦罐,心中一酸,差点流下眼泪。

    前世的时候,周家胜也送过这样的瓦罐给周园园。如果园园没有猜错,瓦罐里面装的是一些清水,还有几只活着的小虾。

    是的,就是活着的小虾。这个季节,生活在河里的小虾都是恹恹的,更不用说周家胜养在罐子里的小虾,两天没养死已经算他很有本事了,活蹦乱跳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周家胜自己喜欢小猫小狗小鱼小虾这些小动物,在他的心里认为,送自己最喜欢的小虾给妹妹,妹妹肯定会高兴。他到镇上上学,妹妹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

    周园园贴着瓦罐的边缘放轻呼吸,像是怕自己呼出的白气惊到了瓦罐里的小河虾。周家胜是个好哥哥,只要是周园园喜欢的东西,周家胜都会千方百计为周园园去淘换到手。

    曾经的周园园,是喜欢小虾的,看着一只只小虾在水里游来游去,她的心里充满了对大海的向往。

    只是,在那件事发生后,周园园就讨厌上了小虾,其实,她更讨厌的是她自己。

    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这一罐小虾,哥哥的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前世的时候,每次噩梦中惊醒,周园园都会这么想。

    周园园清楚的记得,前世的时候,周家胜就是因为护住这瓦罐和河虾,和堂哥周家勤推搡了起来,最后,瓦罐破了,哥哥也被周家勤恶意推倒在破碎的瓦罐瓷片上,脸上划了两条长口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