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机会

    照周园园前世的经验分析,她妈妈赵芸香属于包子类的。面对着周家人的欺负和打压,赵芸香只会默默地流泪,从来没有奋起反抗。

    贤惠?柔顺?照周园园看来,这些都是赵芸香身上最让她头疼的特性。一个老公不在家的女人,贤惠和柔顺有什么用?如果像只母老虎般强悍,估计周家人还能顾忌几分。

    周园园很清楚周家人的尿性。

    周家人都是欺软怕硬的,面对着暴怒的舅舅和外公,周家人会服软也会陪笑脸。

    如果赵芸香一直软弱下去,周家人肯定会一直欺负她。周园园一家人的下场,还会步上前世的旧路。

    周园园再次痛恨起自己的小身板来。她这么小小一个,武力值等于零,如果赵芸香不能奋起,光靠她,改变前世的命运就是一句空话。

    该怎么办呢?

    周园园想了个办法:刺激一下赵芸香。

    机会很快就来了。

    周园园落水清醒的第一天,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曾经狠狠地掐了自己的手背一把。

    周园园的皮肤白皙,有什么撞伤扭伤的,往往会乌青几天。

    周园园发烧醒过来后,手背又青又紫的,让赵芸香心疼的直掉泪。

    “园园,你告诉妈妈,那天苗苗她们是不是打你了?”赵芸香见女儿精神好一点,急忙盘问道。

    周园园前世不会告状,挨了打都是把事情往小了说。赵芸香没有亲眼看到孩子的困境,总会觉得周家人是老公的亲人,也是她的亲人。

    无可否认,赵芸香是个疼孩子的母亲,周园园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打算把周家人暗地里的龌龊慢慢摆在赵芸香的面前,让她懂得人心的丑陋。

    见赵芸香的视线一直在她手背上打转,周园园点了点头,委屈地说:“妈妈,苗苗她们经常打我,还威胁我不要告状。要不然,就让奶奶收拾我们。妈妈,好痛。”

    周园园举起又青又紫的手,嘟着小嘴,乞求赵芸香的安慰。

    周园园明目张胆地撒谎了。周苗苗她们打她,不会打在没有衣服遮盖的地方。以前,周园园怕妈妈伤心,每次挨了打,都不会告诉赵芸香。就算赵芸香看见,也会说是自己不小心撞的。

    这一次,周园园想知道,赵芸香如果知道她一直被周苗苗她们欺负,会不会强硬一点?

    她的包子妈妈哟~!改造的路任重道远啊!

    赵芸香捧着园园受伤的那只手,心如刀绞。她知道园园有时会被堂姐们欺负,但是,她以为只是小女孩言语间的一些打击。园园身上这么严重的伤,赵芸香第一次看到。难道儿子家胜之前经常鼻青脸肿不是摔的?而是堂哥们打的?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她的两个孩子,到底受了多大的罪啊?

    她家园园从小乖巧,看见她的没有不喜欢她的。周家人怎么这么狠心?小小年纪打人不说,还会威胁园园不要告状。不行,她的儿女们不能这么被白白欺负了,她要写信告诉志新。他们的孩子,在他们看不到的时候,被周家那些亲人们嫌弃打骂,吃了不少苦。

    她这个当妈的一直蒙在鼓里,真失职啊!

    周园园见赵芸香神色间有些悲愤,心里松了一口气。知道生气的妈妈,应该还有救!

    接着,第二次机会马上就来了。

    周园园进医院三天,一共花了六块八毛钱。只要去医院看病,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贵的吓死人的存在。

    那个年代,普通工人一个月才十几块钱工资,能养活一家四五口人。也就是说,周园园进了三天医院,一下子花了一个工人一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

    周春平去医院探望周园园,装模作样地掏过两块钱,等周园园出院的那天,周春平也去了医院,听到护士拿过来让缴费结帐的通知,周春平心疼的直哆嗦。

    周春平一个劲的叫赵芸香带园园回周家村。他听吴金凤说了赵庆山让赵芸香母子回赵家沟养身子的事。他周家媳妇和孙女,养个身子还要回娘家,这不是在打他周家的脸吗?

    如果没有周园园“挨打”的事件在前,面对着周春平喋喋不休的劝说,赵芸香说不定就妥协了。可是,周家的钱和物全部抓在吴金凤手里,那天早上赵芸香煮了个鸡蛋,就被吴金凤指着鼻子骂了一早上。

    周春平说让园园回周家养身体,根本是睁眼说瞎话。

    赵芸香愁眉苦脸地看着护士手上那张明晃晃催缴费的账单,心里闪现过一丝悲凉。她现在口袋空空,拿什么去为女儿结帐?

    周春平见赵芸香不接他的话,心里有些生气,对那张催款单,他选择了视而不见。儿媳妇不听话,拿催款单拿捏拿捏她,也是个好办法。

    身无分文的赵芸香看着装傻的公公周春平,尴尬地恨不得能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护士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生怕这家人欠钱跑了。

    那个年代,给不起医药费的人治好病后直接跑路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等到赵庆山来医院,赵芸香只好向娘家爸爸求助。

    赵庆山二话没说拿着账单去结了帐,然后抱上外孙女,拉上赵芸香,没有理会一旁巴拉巴拉的周春平,回赵家沟去了。

    赵庆山从心底里看不起周春平。一个大老爷们,连自己的婆娘都管不好,丢人。

    回到赵家沟,赵芸香想起女儿生病住院,还要娘家爸爸贴补,心里充满了愧疚。

    周园园借着这件事,对赵芸香说:“妈妈,你怎么没有钱啊?爸爸不是每个月都寄好多钱回来吗?”

    赵芸香一愣。园园说的没错,志新每个月寄二十块钱回来,论理说他们娘儿三个不缺钱花,关键时刻,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哪!要不是她傻,手上怎么会没有一分钱?

    周家一大家子,小姑子身上穿的,回夫家时大包小包搬着走。大侄子脚上踩的,在镇上呼朋唤友下面馆。二哥呢?时不时有新衣服穿,兜里也总是揣的鼓鼓的。婆婆更不用说了,嘴上吃的零嘴,头上抹的头油,哪一样不是志新寄回的钱置办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