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想通

    周家一大家子,只有他们三房一家,周志新嫡嫡亲的亲人,没有沾周志新半点光。

    吴金凤每回买东西,都没有赵芸香娘儿几个的份。周家其他人吃吃喝喝高高兴兴的时候,就连周园园和周家胜看多两眼,都会被吴金凤骂上半天。

    这一次,园园被周志强家的苗苗推下水,发高烧生了病,周家除了周春平和吴金凤,没有谁去医院里看过一眼。就是吴金凤那次去医院,也是被周春平逼着去的。

    周家其他人,包括害园园生病的周苗苗,以及周苗苗的父母周志强和谷大花,一个个像个没事人一般,连医院的门口都没踩进来过。更不用说赔点钱给园园看病。

    “妈妈,如果外公没有帮我们交钱,我们欠了医院的钱,是不是会被警察抓走啊?”看着若有所思的赵芸香,周园园继续装天真。

    农村里的人大多朴实,教育自家孩子,都会教孩子手脚要干净,不要拿别人东西,偷东西的人就算被打死也是白死。还会教孩子不要随便问别人借人钱,借钱不还的人,会被警察抓走之类的。

    周园园稚嫩的话语,让赵芸香又楞住了。

    这些年来,周志新寄回来的钱被吴金凤刮了个一干二净,要是没有娘家爸爸和弟弟帮衬着,他们娘儿三个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子。他们娘儿三个身上的衣服鞋袜,饭桌上时不时出现的荤腥,哪一样不是娘家送过来的?

    要是没有娘家依靠,她赵芸香该怎么办?

    赵芸香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点清高过头了。钱这东西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人一辈子,吃喝拉撒,哪一样离得开钱?孩子一有病,钱就像流水一样花出去。没有钱看不了病?等死吧!

    赵芸香抱着女儿,心里有点后怕。园园这次发烧这么凶险,要是不进医院,说不定就······

    想起那个可怕的后果,赵芸香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做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赵芸香可以不考虑自己,却不能不为孩子多想想。

    这么多年来,赵芸香习惯了娘家的帮衬,对周志新的钱并不怎么看重。

    在赵芸香的潜意识中,认为周志新是吴金凤的儿子,孝敬吴金凤是应该的。

    赵芸香刚过门不久那次,吴金凤撒泼要钱,让赵芸香的心里堵了一口气。

    吴金凤生养了周志新,有权利要周志新的孝敬。做为媳妇的赵芸香,潜意识中觉得自己该硬气一点,不花周志新的钱。

    那时候,赵芸香还没有孩子,认为自己有一双手,就算没有周志新的钱,她也可以很好的活下去。

    这些年来,两个孩子的相继出生,让赵芸香的负担加重了不少。赵芸香是骄傲的,没有吴金凤的松口,赵芸香还是不想花周志新一个子儿。

    女儿园园的一通话,让赵芸香意识到,周志新不仅仅是吴金凤的儿子,还是她赵芸香的丈夫,园园和家胜的父亲。

    男人该赚钱养家,就算她赵芸香不用花周志新的钱,孩子们呢?她总不能一直让娘家爸爸和弟弟帮自己养孩子吧?

    被周园园一点拨,赵芸香醒悟了。周志新寄回来养家的钱,他们母子三人最有资格用。

    周志新是他们娘儿几个最亲近的人,男人赚钱养活妻儿,天经地义。凭什么他们娘儿几个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外人”花着周志新的血汗钱,他们几个却要苦挨日子?

    刚好,过不了两天,周志新寄钱回来了。

    邮递员直接把汇款单给了赵国辉,之前也是,赵国辉在镇上方便,都是直接去邮局取了钱给妹妹送去。

    赵芸香拿了赵国辉帮取回来的钱,第一次没有交给吴金凤的念头。

    赵芸香从中拿出几块钱,把赵庆山在医院里垫付的钱给还了。

    赵庆山摆了摆手,拒绝了。赵庆山自己有钱,花在儿女身上根本不心疼。但是,见赵芸香想通了,赵庆山还是忍不住的开心。

    赵庆山前些天才知道,女儿嫁过去这么多年,一直没花到女婿寄回来的钱,那些钱,全被周家那个不着调的老太婆给抢走了。

    对,就是抢!赵庆山这样认为。

    未出嫁前,赵芸香的温柔贤惠,是赵庆山觉得自豪的事。

    结婚前,赵芸香在娘家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平日里帮人缝制衣服,一年到头也能赚点钱。赵庆山和赵国辉身上的衣服鞋袜,都是赵芸香一手打理的,虽说不能经常换新的,但是却被赵芸香浆洗的很干净,就算打的补丁,也尽量用同色的布缝的平平整整的。

    结婚后,赵芸香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给娘家爸爸和弟弟买东西了,就连回娘家,一年也只有过年时一趟,来去匆匆。

    赵庆山心里有点失落,却以为女儿是有了孩子有了家,花钱要节省点。

    赵庆山知道女婿周志新一个月多少工资,周志新也和赵庆山保证过婚后会好好对待芸香,赚的钱会交到芸香手上。周志新每个月给多少钱赵芸香,结婚前就和赵庆山报备过,所以赵庆山没想过赵芸香是因为手里缺钱,才买不起礼物。

    赵庆山以为赵芸香有了孩子舍不得花钱,平时,尽量给女儿买些生活用品送过去。反正他一儿一女,钱花在谁身上,他都愿意。

    前些天赵国辉告诉赵庆山姐姐家的状况,让赵庆山这个粗汉子坐在床头默默地流了一晚的泪水。

    周家真是个大坑啊!他一个水灵灵的女儿,嫁进去被婆婆当奴婢使唤,芸香连自己丈夫给的养家钱,也被狠心的婆婆抢了个精光。

    赵芸香不知道老爹的心里,一瞬间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见赵庆山不肯收她的钱,不由得急了。

    “爸爸,这钱是急用时借您的,您要是不要,我,我······”

    赵庆山看着女儿快要哭出来的神情,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收起了赵芸香手里的钱。

    芸香的日子不容易啊!这钱他不要,还不知道周家那个老太婆会做什么妖。芸香是个柔顺的,手里就算有钱,还不知道能捂上几天?

    赵庆山叹了口气,他有点后悔前些年没有教自家姑娘凶悍一点。没有丈夫护着的女人,日子过的不容易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