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赵家沟

    赵家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赵家沟背靠绵延的大青山,山里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野兔山鸡狍子,黄芪党参三七,只要你运气好,进山一趟得个一两件也不是难事。

    前些年大饥荒,大青山上的绿树绿草算是遭了殃,能吃的东西全都进了人的肚子里,大青山快变成秃头山了。

    灾难过后这些年,大青山一直封山养林,不准随便进去乱砍滥伐。不过,也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穷疯了的,偷偷上山砍几颗树,偷拿到山那边的大兴市卖。

    那些都是外村人,靠近大青山的赵家沟反而没有这样的事件发生。村里二十几户人家,在赵庆山的带领下,村子的风气很好,村民们守望相助,从来没有偷偷摸摸之类的事件发生。

    那个年代,每个村子里都有个知青点,城里的姑娘小伙子们,到了年纪就要到农村体验生活。

    赵家村也有一个知青点,住着三四个知青。

    城里人到乡下,看见农村的生活环境比不上城里,下地干活又累,一年到头还填不饱肚子,肯定思念自己的家乡。

    可是,来到了农村,回城谈何容易?直到近半年,上面的政策开始松动,听说有些知青家里有能耐的,已经在为自家孩子找回城的路。

    外来的人多了,心又不在农村,村里的村长和村支书都很头疼。

    赵家沟属于三合镇的管辖范围。

    赵庆山从供销社退休后,三合镇的镇委书记好说歹说,让赵庆山接任了赵家沟村支书的职务。赵庆山是个老党员,又是战斗英雄,思想觉悟高,有了赵庆山做村支书,镇领导放一百二十个心。

    时间过的飞快,周园园住了三天院,出院后,就和赵芸香来到了赵家沟。周家胜还是寄放在镇上赵国辉家,上星期六刚回了赵家沟一趟。

    一眨眼,赵芸香娘儿几个在赵家沟已经住了十来天了。

    赵芸香虽然归心似箭,但是,每天看着女儿脸上毫不掩饰的笑容,叽叽喳喳活泼的样子,和女儿渐渐通红圆润的小脸,赵芸香要回周家村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出嫁前,赵芸香天天住在赵家沟,心里安安稳稳的。出嫁后,赵芸香再回赵家沟常住,心里总会有点别扭和不自在。

    赵家沟虽好,爸爸和弟弟对他们娘儿几个也很好,赵芸香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在农村,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一年到头,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只能像走亲戚一样,小住三两天已经是极限。像赵芸香这样一住十来天,是哪一家嫁出门的姑奶奶想都不敢想的事。

    那个年代,每一家每一户的日子都不宽裕,家里多几个人就要多几张嘴,一日复一日的,要添多少粮食进去?再说了,就算是爹妈不在意,兄弟媳妇能不在意吗?

    赵芸香家的情况不一样,赵芸香知道老爹赵庆山的工资能养活她一家人,兄弟媳妇徐丽琴也表过态,让她带着孩子尽管在娘家住着。

    可是,赵芸香的心里还是不自在。

    她这个嫁出去的女儿,不能帮上娘家的忙不说,还经常占娘家的便宜,她没脸啊!

    周家村的日子虽然艰辛,但那里是自己的家。赵芸香是个传统的女人,信奉有丈夫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嫁到了周家,不管婆婆妯娌们怎么样,只要周志新对她好,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娘家虽好,奈何已经不属于她了!

    周园园冷眼旁观,猜测到赵芸香的几分心思。

    这几天,周园园一直旁敲侧击的,打探赵芸香对周志新的态度。

    在前世,周志新那样匪夷所思的死法,让赵芸香背上了“流氓媳妇”的骂名。周园园和周家胜也被人骂为“流氓崽子”,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吐口水。

    那个年代,**是个很严重的罪名,更不用说周志新还是个退伍军人。更要命的是,据那女人说,周志新和她已经“好”了几年了。

    周园园不知道周志新前世是不是真的“流氓”,但是,因为周志新,她,妈妈和哥哥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重生后,周园园的心中,对妈妈赵芸香和哥哥周家胜有着说不出的怜惜和愧疚,唯独对爸爸周志新,周园园没有一点好感。

    周园园不相信周志新不知道妻子在周家的处境。为了老娘不会去部队闹,为了不脱下那身绿军装,周志新把他们母子三个留在周家村,饱受欺凌,这就是周志新的错。

    做为一个丈夫和父亲,前世的周志新是失职的。头几年,他光顾着自己的部队,自己心爱的事业,忽略了孩子们的成长。转业后,周志新还没有来得及为妻子儿女做点什么,就那样屈辱地死了。

    周志新死了还没有什么,一了百了。尴尬的是还活着的妻子和儿女,要为他承受世人的冷漠和口水。

    照周园园看来,周志新这样的父亲,有还不如没有。如果赵芸香愿意,周园园举双手同意赵芸香和周家一刀两段,和周志新一刀两段。

    可是,赵芸香对周志新一往情深。

    周园园经过几天的旁敲侧击,得出了这个结论。

    赵芸香的脑袋转不过弯,让周园园颇为苦恼。

    赵芸香离不开周志新,让她的计划有了偏差。原计划中,周园园打算借着外公和舅舅的手,让赵芸香脱离周家,从此她周园园和周家人,各走各的路,最好老死不用往来。

    凭着脑袋里超前的知识,周园园自信能带着妈妈过上好日子,就算他们的人生里没有了周志新,也可以生活的很好。

    如果可能的话,周园园也不介意赵芸香找第二春。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这世上多的是。

    周园园有信心,凭着她妈赵芸香的容貌和品性,找个比周志新强的男人,根本不难。

    赵芸香的一根筋,让周园园添了很多烦恼。

    一想起自己以后的日子还要和周家那帮极品扯在一起,周园园就有着淡淡的忧伤。妈蛋!远离极品,确保安全啊啊啊!

    周园园觉得脑袋上为数不多的头发都要拔光了。远离的路走不通,只好思考在周家冲杀出一条活路的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