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溪边

    赵家沟村前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透明,溪流虽然不宽,水深只到人小腿肚上一点,但是洗洗刷刷的,还是很方便。

    沿着溪边,一溜儿都是结结实实的泥土房,有几幢的屋顶上,还盖着结实的青瓦片。

    赵家沟家里条件好一点的,都住在溪水边。只有几户家中特别贫困的,连泥土房都垒不起,在靠近山边的地方搭了几间茅草屋。

    赵庆山家住在村头第二家,宽敞的四合院,明亮的大瓦房,是赵家沟最气派的建筑。

    小溪边砌了一条六七米长的台阶,村里人洗衣服什么的,可以放在台阶上揉揉拍拍,很方便。

    这天上午,赵芸香去溪边洗衣服。

    “芸香,这里这里。”一个和赵芸香差不多年纪的小媳妇扬着手,招呼赵芸香到她边上去。

    长台阶上,几个大婶子小媳妇把手里的东西腾了腾,为赵芸香腾出了个空位。赵庆山在赵家沟的地位不低,村民们对赵家人也高看一眼。

    “碧云。古婶子,大妹子。”赵芸香和大家打了个招呼。离开村子几年,有些嫁进来没多久的小媳妇,赵芸香不认识,不过她是个懂礼的,微笑着打个招呼是应分。

    王碧云见赵芸香这几年看起来憔悴了不少,心里暗自舒爽了不少。

    王碧云是赵芸香做姑娘时的好友,赵芸香未出嫁时,王碧云经常跑赵家玩,两人在一起纳纳鞋底,织织毛衣什么的。

    赵芸香出嫁后,王碧云嫁给了本村的一个小伙子,现在也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哎~芸香,听说你和婆家处的不好,才回娘家来住几天,是不是啊?”王碧云很好奇,当年赵家沟最美丽贤惠的姑娘,怎么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在农村里,被婆家嫌弃可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

    赵芸香默默地洗着手上的衣服,对王碧云的话充耳不闻。

    不错,她赵芸香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个可怜人,但是,不管怎样,都轮不到王碧云来可怜她。赵芸香心软,不代表她听不出王碧云话中的恶意。

    小溪边,历来是赵家村的八卦集散之地。赵家村一共才二十几户人家,现在溪边聚集的,就有五六个人。

    想当年,王碧云做为赵芸香的朋友,沾了她不少的好处。包括从赵家时不时拿回去的米和面,以及赵芸香还没上过几次身的“旧”衣服。

    “芸香,你也真傻,周家对你不好,你不会去部队里找你家志新?你家志新不在家,你回娘家有什么用?还不是浪费娘家的米粮?”王碧云见赵芸香没有出声,以为赵芸香被她羞到了,继续唧唧呱呱地发表着意见。

    当初赵芸香出嫁的时候,村里的姑娘们都羡慕她嫁的好,老公是部队里当兵的,还长得一表人才。

    王碧云很不服气,觉得这世上所有的好事都被赵芸香占了。从小到大,赵芸香一直被赵庆山宠着,赵家沟能上初中的姑娘,只有赵芸香一个。其它姑娘们,都是读了一两年小学就缀学了。

    这个年代,家里的男孩子上学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半大的小子可以去生产队挣公分了,每一家肚子里吃的粮食,都是和公分挂钩的。公分挣得多,分粮食的时候就分的多。

    赵芸香小小年纪没了妈,照理说应该是个可怜的娃。没想到赵庆山为了孩子,连老婆都不再娶了,还对两个孩子宝贝的很。

    赵庆山有工资有补贴,带着两个孩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很多人眼热着呢!

    王碧云家呢?她是最小的,上头有三个哥哥。王碧云觉得自己和赵芸香比,就是一个可怜虫。

    王碧云小学上了两年,家里就不给上了,在家养猪喂鸡做家务,还要带侄儿侄女。十二三岁跟着家里人去生产队出工,回家还要忙活家务,最可恨的是,做那么多的事没有人说她一句好,饭也吃不饱,整天不挨骂就不错了。

    “碧云嫂子,你家铁柱对你好,怎么两个月子都没让你坐,生完孩子就下地了?”一个小媳妇看不过眼了。赵芸香回娘家才住几天,王碧云就经常在村子里散播一些对赵芸香不好的流言。

    小媳妇听自家婆婆说过,这个王碧云不是个东西,白眼狼一个,以前沾了赵芸香不少光,却在背后说赵芸香的坏话,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

    农村人朴实,讲究的是有恩报恩有怨气就吵一架。当面笑嘻嘻,背后插一刀的人,不讨人欢喜。

    王碧云做月子的事,在赵家沟被人说了好几年的嘴。

    女人生孩子,一只脚算是踏进了鬼门关。于源县地界,再穷苦的人家都会让媳妇生完孩子后好好坐个月子,最少三十天不能下地干活。

    王碧云却没有这个待遇,生两个孩子都是三天后就下地了。

    王碧云暗恨。要不是赵芸香当年不肯帮她介绍个城里人,她王碧云用的着嫁给铁柱那个窝囊废吗?铁柱娘是个泼辣的,王碧云过门后婆媳俩交过几次手,王碧云完败。

    坐月子的时候王碧云本来想借着生了个儿子拿乔,铁柱娘才不惯着她,拿自己生完铁柱就下地干活的事来说,让王碧云进了自己下的套。

    被那个小媳妇戳了肺气管子,王碧云脸憋得通红,却回不出半句话,只好把衣服在石板上拍的水花四溅。

    “芸香,园园好多了吧?待会婶子带小草去你家,找园园一起玩。小草可喜欢园园了。”王碧云身旁的古大娘开口打圆场。

    铁柱是古大娘的侄子,王碧云这个侄儿媳妇捅出来的篓子,她这个当姑姑的,说不得只好帮着圆圆场子。

    “谢谢大娘,园园早就没事了。小草那孩子,和园园玩的好,大娘尽管带她过来。”赵芸香对着古大娘露出了一丝笑脸。

    古大娘心眼好,赵芸香没出嫁前,女儿家的很多事都是古大娘指点她的。

    小草是古大娘的孙女,今年和园园同岁。

    园园来到赵家村后,一天到晚往赵庆山房里的那堆医书里钻。有时候捧着书,从早到晚舍不得放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