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玉伦

    文玉伦不开心,就会自动开启毒舌功能。

    “抱歉,这位大婶,我不认识你。”文玉伦脸上毫无表情,心里却暗自鄙夷。刚才溪边一群女人的话,文玉伦都听在耳朵里,这个叫碧云的女人,话里话外都在挤兑芸香,真以为世界上除了她,其它人个个都是傻子不成?

    大婶?我有这么老吗?王碧云的脸“唰”地一下全白了。将近十年的时光,在文玉伦身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而她呢?从一个青葱少女变成了有两个孩子的农妇。

    看着自己布满老茧的双手,和露在袖子外粗黄的肌肤,王碧云的双手用力地抱紧了装满衣服的木盆,一转身,啷啷呛呛地走了。

    看着王碧云狼狈的身影,文玉伦的心中略过一丝笑意。这,算是他为芸香向这个女人讨回的一点公道吧!

    “玉伦,这么快就到了?你爸说你早上爱赖床,叔还以为你下午才到。”赵庆山一只手拎着几斤猪肉,另一只手拎着一条四五斤重的大草鱼,笑呵呵地从村口走了过来。

    文老爹前几天给赵庆山来过电话,说是小儿子带大孙子过来赵家沟,让赵庆山帮看看。

    对于文玉伦这个差点做了他女婿的小伙子,赵庆山是喜欢的。文玉伦斯文却不文弱,秀气却无丝毫女气,赵庆山很羡慕文老哥能养出这么好的儿子。

    可惜,和芸香有缘无份啊!赵庆山看着风采日盛的文玉伦,心底暗自叹息。

    想当年,赵芸香可是赵家沟最水灵的姑娘,赵庆山又是个交游广阔的,认识的人不少,帮助过的人也不少,感激他的人也不少。

    文老爹和赵庆山相识于微末,赵庆山有一手过硬的医术,文老爹的老寒腿就是赵庆山治好的。

    文老爹每年都会到赵庆山家住上几天,他只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见到温婉秀丽的赵芸香,文老爹打心底想为儿子求娶。

    赵庆山想着多年好友,知根知底的,也动过将赵芸香嫁到文家的念头。文老爹在青山市是个有实力的,文玉伦赵庆山也见过,长得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品性很不错。

    文家书香门第,最重要的是家风很好,赵芸香要是嫁到文家,赵庆山肯定不用再为女儿操半点心。

    可惜赵芸香不同意,坚持要嫁给周志新,赵庆山拗不过女儿,才熄了和文家结亲的心。

    赵庆山此时见到芝兰玉树般的文玉伦,想起自家不省心的女婿家人,心底不由得涌现出淡淡的失落。

    “赵叔,我来。”文玉伦脸上一红,急忙伸手去接赵庆山手上的东西。文玉伦知道自家老爹和赵庆山关系铁,没想到连他早上喜欢赖床这么私密的事,老爹也出卖了个一干二净。

    作为客人,文玉伦没有丝毫的拘束,毕竟,这是赵家,他以前经常跟着文老爹过来小住的。

    “不用,就几步路了,叔自己拿。”赵庆山闪了闪,让过了文玉伦的手。今天是三合镇的集市,赵庆山想着文玉伦应该差不多会到了,一大早去赶集,割了一块肉,又碰到有老乡抓了几条草鱼来卖,索性挑了条最大的。

    赵庆山知道文玉伦不缺一口吃的,但是,于源县的风俗就是这样,作为主人家,尽自己的最大的能力招待客人,才能显得主人的好客和热情。

    周园园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忙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书,跑到了廊下。

    果然,是赵庆山去三合镇赶集回来了。只是?赵庆山后面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刚进院子,赵庆山就看见廊下掂着脚尖张望着的小人儿。脸上的笑怎么也憋不住。他的外孙女哟~!小小一个就知道心疼人了。

    “外公。”周园园收回好奇的目光,高兴地叫了一声。

    “我的乖孙女,在等外公吗?”赵庆山把手里的东西塞在身后文玉伦的手里,自己的一双大手在身上擦了擦,俯下身子抱起了周园园。

    周园园“咯咯咯”地笑着,躲避着赵庆山故意要扎过来的胡子。

    眼角余光,看见一双眸子静静地盯着他们祖孙俩的互动,眸子里冷冰冰的,看不出一丝温度。

    好冷!周园园吓了一跳,把脸埋进了赵庆山的怀里。

    “哈哈哈,你是园园吧?我是你文叔叔。”一个温润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驱散了园园心中的惧意。

    一只手拎着猪肉,一只手拎着条鱼的文玉伦想和周园园打个招呼,扬起手才发现自己此时奇特的造型,不由得笑了。

    美男,妖孽!周园园差点被文玉伦的笑容闪花了眼。

    “园园,快点下来,这么大了还要外公抱。”赵芸香手里端着一盆洗好的衣服走进院子,看见女儿又赖在老爹怀里,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农村里的孩子,父母都不会娇惯,四五岁的孩子拎个篮子漫山遍野地拔猪草,捡柴火。在周家,周园园也会经常跟着哥哥出去捡枯枝松针之类的回家。

    “爸,不要老宠着园园。”赵芸香噌怪着说了句。

    “呵呵,我就稀罕咱家小九。”自从园园母女俩回了赵家沟,赵庆山觉得自家小院里充满了欢乐,自己也像是年轻了十多岁。

    “芸香妹子,好久不见了。”文玉伦微笑着和赵芸香打了个招呼。尽管文玉伦见到赵芸香后心里满是酸楚,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提的起也放的下,不是吗?

    “文大哥,好久不见。”赵芸香冲着文玉伦点了点头,脸上没有半点不适。当年的事,从头到尾都是文玉伦自己一个人的事,赵芸香从来没有对文玉伦有过半分心思,自然不会有其他情绪。

    “园园,让哥哥抱你去玩好不好?”文玉伦笑眯眯地逗起周园园。刚才他看见了,园园看到自家大侄子,吓得把脸藏在了赵老爹怀里。也难怪,大侄子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冰山样,怪不得人家女孩害怕。

    周园园白了文玉伦一眼,她决定收回刚才对他的评价,什么美男啊?腹黑男还差不多。看到她人小,还欺负上了。

    文玉伦“呵呵呵”地笑了起来。芸香妹子生的女儿像她,聪明着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