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抱抱

    “园园,听话,让小哥哥抱你去玩一会儿。”赵芸香发话了。文玉伦远道而来,显然是有事找赵庆山,园园在这里,想来会妨碍到他们的谈话。

    男孩听了赵芸香的话,看了周园园一眼,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没有丝毫波动。

    “不去。”周园园摇了摇头,满心不情愿。这个男孩看起来这么冷,妈妈你确定他会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一起玩?还有,抱她去玩是什么意思?她一个老妖婆,又是地头蛇,需要这个刚来的小子带她去玩吗?

    从进门到现在,周园园还没有听到男孩开口说话,难道······他是个哑巴?

    想到这里,周园园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同情之色。男孩长相和文玉伦有七分像,可以预料到长大后肯定也是一个美男。不会说话的美男,想想还真有点可惜。

    “没事,园园跟着我,芸香你自己做自己的事。”赵庆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小外孙女抱得紧紧的,知道园园可能是不乐意和新来的小客人玩。

    昨天文老爹已经在电话里和赵庆山说了男孩的事,赵庆山要了解的基本上已经了解清楚了。玉伦就算有什么补充,也应该和他老爹说的差不离。园园还小,喜欢黏他这个外公,赵庆山心里不知道多高兴。芸香小时候和园园一样,最喜欢黏他了,可惜,芸香十二岁以后,非说自己长大了,再也没有让他抱过。

    “爸,您就惯着她吧!”赵芸香不再坚持让女儿离开老爹的怀抱。也只有在赵家沟,园园才可以尽情地向老爹撒娇,在周家村,那两个老的不骂园园就不错了,哪有耐心陪她玩?

    赵芸香把手上的盆子放在地上,开始晾起衣服来。时间不早了,家里有客人,一会儿她还要杀鱼弄几个硬菜,做事不利索点,中午饭就赶不上时间了。文家和赵家关系虽然近,进门就是客,他们老赵家得好好招呼着。

    周园园见自己的坚持取得了胜利,裂开嘴冲着男孩得意地笑了笑。

    文梓青一愣,以为周园园冲着自己笑是同意了让他抱去一起玩。文梓青抿了抿嘴,伸出双手,还没等周园园有什么反应,已经从赵庆山的怀里换了个位置。

    文梓青虽然面无表情,从赵庆山怀里接过周园园,却像是行云流水般的从容,丝毫看不出有一点不情愿的样子。

    周园园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个怀抱靠着。男孩的胸膛不强壮,但是很结实。半大的孩子,长得很高,都快一米六了。

    周园园满脸通红,强自压下就要溢出口的尖叫。她她她······居然被一个陌生男人抱了?还是一手叉腋下一手托着屁股那样亲热的抱抱。

    虽然这男人还小,但也是个半大小伙子呢!

    老妈呀!你坑死你家女儿了!你闺女可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个老女人啊~衰!

    被个冰山小帅哥给抱了?这算不算老牛啃嫩草?

    啊呸呸呸!老娘才不是老牛!

    周园园心中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却忘了第一时间滑溜下男孩的怀抱。

    文梓青抱着瘦弱的周园园,觉得手里的分量轻的可以忽略不计。这孩子,平时不吃东西的吗?这么瘦?浑身上下才几两***梓青的眉头皱了皱,没发觉自己手上的力气加大了。

    男孩的双臂如同铁箍一般箍的周园园一阵疼痛,周园园反应过来后,开始挣扎起来。

    “放我下去,快点放我下去!”周园园嚷嚷着。

    赵芸香没有理会女儿的乔情。对,在赵芸香看来,女儿嚷嚷着“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就是乔情。五六岁的小女孩,谁抱着不是一样?平日里,园园最喜欢老爹抱她了。

    周园园不知道自己平时娱乐外公的“抱抱”被自家老妈曲解成了这样。

    赵庆山和文玉伦笑呵呵地看着两个孩子之间的互动,家里多个孩子多热闹啊!家胜在镇上上学,园园又是喜静的,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还有啊~他家小园园真好玩,小脸蛋通红通红的,这么小小一个,就知道害羞了?呵呵呵······

    文玉伦也笑眯眯地看着,一点都没有帮男孩解围的迹象。他很想知道他的大侄子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是松手把园园摔到地上?还是忍耐着园园的脾气?在家里,梓青一般不允许堂兄弟们靠近他三尺之内。

    文梓青脸上的平静被打破了,没想到是他误会了,小女孩并没有同意和他玩,是他孟浪了。周园园挣扎力气不大,但是手足都在拍打着,要不是文梓青的身体够结实,说不定早就松手了。

    周园园越挣扎,文梓青抱着她的力气就越大。大力的禁锢,让周园园想起前世那个凶狠的男人,打她的时候力气很大,有时也会箍住她的手,暴虐而又残忍。

    周园园的脑海里,全部都是那张狰狞的脸。

    不!我没有做错事,你不能打我!

    周园园想起前世被那个男人暴揍的场面,只想快点挣脱开禁锢她的那双手。只差一点点,只要挣脱这双铁般的臂膀,她就可以逃到隔壁阿婆家去,就能得到暂时的安宁。

    周园园整个人陷入了无意识的狂乱中,她的手脚不停地挣扎着,踢蹬着。慌乱中,周园园的脚尖无意间踢到了文梓青腰腹间的一个**位。

    文梓青感到腰腹处一阵刺痛,随即,是一丝丝淤堵散去的舒爽。

    “嘶~。”文梓青忍不住轻呼了一声。一个多月了,体内的气行走到腰腹处,总会逆向回流,让他苦不堪言。没想到周园园无意间的举动,倒为他解决了一项大难题。

    “好了好了,园园,别闹哥哥了,下来,外公带你去杀鱼。”赵庆山乐呵呵地看够了热闹,为周园园解围。

    赵庆山的声音让周园园回归到现实,发现眼前的少年并不是前世那个暴虐的男人后,周园园既庆幸又委屈,不由得张开嘴哭了起来:“呜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