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鱼丸

    俗话说:钱壮英雄胆。周园园认为,女人也需要钱壮胆。一个女人,凭着自己的双手能赚大把的钱,就会坚强而又自信。她妈赵芸香也一样,有了自信心,性格才能变得强势一点。

    周园园前几天还打算鼓动老妈做了鱼丸去三合镇上找销路,这个年代,私人是不能做生意的,一切和买卖沾边的事都是“投机倒把”。三合镇上有机关单位和几家工厂,加起来有几千人呢!周园园把眼光瞄向了那几个公家食堂。

    周园园知道,过不了两年政策就会放开,私人买卖会开始兴盛起来,到了那时候,手上有好东西不会愁卖。可是现在,要是没有搭上公家的路子,私人做买卖是会被批斗的。前些年运动多,被批斗的人下场都很凄凉。

    周园园本来以为,她的发财大计要到明年才能开始实施,没想到今天文玉伦就自己送上门了。

    周园园上午从赵庆山嘴里知道文玉伦家里的背景,心里的小九九已经拨拉了一遍。要是文玉伦能帮忙,他家的鱼丸搭上公家的销路,肯定能行。

    文玉伦家在青山市的能耐不小,文老爹和赵庆山算得上铁哥们,赵庆山出手帮文老爹治好了老寒腿。文老爹自己对赵庆山一贯都是毫不客气的,瞧!大孙子有事,直接就把人给送过来了。这人和人之间,不就讲究个有来有往?文老爹不见外,她周园园让文玉伦帮点忙,貌似也很应该啊!

    文玉伦的眼前一亮,s省不靠海,整个漫长的冬季,饭桌上除了地窖里储存的白菜和土豆,供销社的副食品柜台偶尔供应一点冰冻的鱼,还真没有什么新鲜的。这鱼丸味道好不说,冰冻后还能长期保存,相信很多人愿意买回去尝尝鲜。

    周园园的话一出口,饭桌上另外几个人都愣了一下,接着,反应各不相同。

    赵庆山伸出布满老茧的手摸了摸园园的发顶,夸了句:“哟~我的小九儿怎么这么聪明,还知道鱼丸可以卖钱?”

    “园园,小孩子家家的,不要整天想些有的没有的东西。”赵芸香觉得不好意思,板着脸教训了女儿一句。文大哥远来是客,怎么能拿自家的事麻烦人家?

    赵芸香随即心中有些酸楚。她的园园,是被医院催款的护士吓到了吧?这几天,不是拉着她折腾这就是折腾那,说是做好了可以换钱。

    都怪她这个当妈的没用,手上没钱,让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没有安全感。

    “肯定好卖,你让我想想······”文玉伦直接接了一句,随即盯着盘子里所剩无几的鱼丸,陷入了沉思中。

    只有文梓青没有说话。文梓青听了周园园的话,抬起头,看了周园园一眼,心里暗自琢磨:五六岁的小萝莉一个,带着一脸的天真,说出的话却不像这个年纪大小孩子,比一般的大人还犀利太多,是有心?还是无意?

    文梓青的脸上一片平静,心中却掀起了一阵波涛。难道她······也是重生的?

    不怪文梓青会这样想,重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在他身上发生了,他又是个多疑的,肯定会抱着怀疑的眼光去怀疑他认为值得怀疑的人,比如周园园。

    见文梓青的目光盯着自己,周园园觉得身上又开始发凉了。哎呀妈呀~这孩子,怎么像是冰块一般不停地散发冷气?如果现在是夏天,还能省点冷气费,问题是现在冬天了好不好!

    周园园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板凳,把自己的身影藏在了赵庆山魁梧的身子后面。在文梓青的眼光下,周园园觉得自己整个人被他看透了一般。

    不过是个小屁孩,怎么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压力?周园园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不去想这个问题。反正文梓青来赵家是做客,说不定吃完饭就回家了。她周园园,和他应该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上午被文梓青抱抱后,周园园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一会儿,才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文梓青应该是听了她妈赵芸香的话,才对她这个小萝莉释放自己的善意,想抱她去玩。可她呢?表现的太敏感了些。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应该很高兴有人陪自己玩才是。

    周园园做了一番自我检讨后,心里平静了下来,趁着赵芸香叫吃午饭的机会,周园园重新出现在文梓青面前。

    前世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文梓青身上自然而然有股杀气,加上文梓青两辈子都不善于和人交往,自然会让人觉得他冷冰冰的。

    重生后,周园园的第六感特别敏锐,文梓青身上的杀气让她很不舒服。不过,周园园没有像文梓青这么多疑,她认为,重生是上天的恩赐,哪里可能一抓一大把?

    面对着一脸平板的文梓青,周园园以为是自己上午的乱发脾气伤到了对方。

    周园园的内心是羞愧的,她一个老女人,居然因为被这个孩子抱了一下就哭了?真是她身上一辈子洗也洗不去的污点啊啊啊!她该怎么弥补一下这孩子心上的伤痕?

    “赵叔,这鱼丸还有吗?我想带点回去让我爸尝尝,您看怎么样?”文玉伦思考一会儿后做出了决定。

    “呃?”赵庆山没有听懂文玉伦的话,有点懵。

    赵庆山知道文玉伦不是贪小便宜的人,今天怎么吃完了还想带着走?

    “赵叔,这鱼丸,在我们s省算是新奇货,要是能上供销社的副食品柜台,肯定有人买。”文玉伦解释着说。

    赵庆山恍然。文家小幺这是想出手帮芸香一把呢!这孩子,品性真好!当年和芸香的事没成,也不记仇,有机会还不忘记拉芸香一把。

    “还有一碗,一会儿我给文大哥装上。”赵芸香反应过来,急忙说。

    赵庆山今天买的这条草鱼够大,做鱼丸也不用全是净鱼肉,而是在鱼肉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淀粉。赵芸香做的时候做多了些,本来打算留着明天吃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