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决定

    周园园不知道她好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特别丰富,一双杏仁大眼眨巴着,配上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特别可爱。

    想起赵庆山刚才和自己说的话和自己的决定,文梓青觉得“哄”的一声,现在不仅耳朵发烧,连脸都有烧起来的迹象。眼前的周园园虽然是个小萝莉,长大后的模样文梓青却是一清二楚。

    周园园见文梓青的耳朵越来越红,却没有为自己解惑的意思,周园园翘了翘小嘴,顾自跑开了。

    算了算了,其实她的好奇心也不算太重,逗冰块开口这项艰巨的任务,她还是别做了。

    文梓青看着穿花蝴蝶一般的小身影飞奔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厨房里传来赵芸香周园园两母女“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文梓青冷硬的心底出现了一丝期盼。他这个天煞孤星,也是能拥有柔情的吧?

    文梓青回想起刚才和赵庆山的谈话。

    赵庆山为文梓青做完针灸后,等文梓青穿好衣服,赵庆山眯着眼睛看了文梓青好半晌,才开口问道:“梓青啊!你有没有想要学好武功?”

    “想。”文梓青想起前世的遗憾,毫不犹豫地回答着。

    “好!”赵庆山赞叹了一声后,疾步走到门边,拎起门后地上的一块青石,走回文梓青身前。

    “我来。”文梓青不知道赵庆山搬块石头干什么用,忙伸手去接。

    赵庆山摇了摇头,把石头放在地上。

    还没等文梓青明白赵庆山的用意,只见赵庆山运气在手,一拳砸向青石。

    赵庆山的手完好无损,坚硬的大青石上顿时出现一条裂痕,接着,大裂痕边上出现了一条条小小的裂痕,再接再,小裂痕像是蜘蛛网般越来越多,不到两分钟,整块的青石裂成了好多块大大小小的石头。大的如同文梓青的拳头般大小,小的如同莲米般。

    哇!没想到赵爷爷功夫这么厉害!这是快要进阶宗师的节奏啊!文梓青惊呆了。文梓青前世苦练武功,临死也没能迈进武学大师的境界。

    据文梓青所知,武功练到了一定的强度才能称为武学大师,大师上面是武学宗师,宗师上面是武学大宗师。前世,文梓青在青山市爷爷家见过赵庆山,没想到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赵庆山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武学高手。

    “嘿!老了,不中用了,如果年轻二十岁,我能把这块青石全部打成莲米般大小。”赵庆山自嘲地笑了笑。确实,自从赵庆山的膝盖受伤后,原本通畅的经脉到了膝盖处就堵住了,这些年来,赵庆山已经不能修炼内功,只有外家拳法没有放弃练习。

    内力这玩意儿,你不修炼,它不会自己多起来。相反,它会在身体里面缓慢地流逝。前些年赵庆山还感觉不出,近两年来,赵庆山觉得自己的功力倒退了一大截。

    “很厉害!”文梓青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赵庆山明白他的意思,是佩服他武功高低意思。

    “梓青啊!你愿不愿意跟我学赵氏武学。”赵庆山秀完肌肉后,笑眯眯地问。赵庆山早就打算好了,先用强大的武力诱惑着,如果文梓青还不动心,他再想想其他办法。

    赵氏武学?赵爷爷姓赵,这赵氏武学难道是赵家不传之秘?文梓青的芯子不是真正的小孩,心思一转,自然明白了赵庆山的言外之意。

    “赵爷爷有什么条件?”文梓青问道。

    嘿!上钩了!赵庆山暗喜。

    “梓青啊~!赵爷爷我很喜欢你的学武天赋,可惜······我这家传武学,祖宗曾有遗训,非赵氏亲族,不得外传。你看我那外孙女,长的甚是玉雪可爱,你要是做了我赵家后辈的亲人,这家传武学自然······”赵庆山一顿天花乱坠的说辞顿时新鲜出炉。

    “赵爷爷,等园园妹妹长大了,我愿意娶她。”还没等赵庆山说完,文梓青急忙表态。

    对啊!他这个榆木脑袋,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园园妹子前世过得悲苦,就是因为嫁了个人渣。如果园园妹子长大后能嫁一个疼爱她的丈夫,不就能一世平安喜乐?

    他文梓青前世算得上年轻有为,加上重生后先知先觉的优势,这一辈子,应该不会比前世混的差。文梓青前世没有结过婚,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妻子,但是,他相信,他一定会对园园妹子好的。

    “你小子,不会是看中了老头子的功夫才这样说吧?我家小九丫头,值得人真心对她。”文梓青答应的太快,赵庆山又觉得有点不满意。

    “赵爷爷,我没有,我不是。”文梓青急了。赵爷爷把他看成什么人了?他愿意拿自己军人的身份发誓,他是真心要对园园妹子好的。

    “呵呵呵·····好!好!”赵庆山这下子总算满意了。他就知道,他家小九是个好姑娘,梓青这小子有眼光啊!

    “那行,你既然同意了,你爷爷那里我也要去说一声。小子,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哈。”赵庆山高兴地搓了搓双手,在屋子里转了两个圈圈后,打算马上乘胜追击,直接给老友文老爹打个电话,把园园和梓青的事给确定下来。

    赵庆山的至理名言:该拿下的趁早拿下,迟则生变。

    青山市,市委家属院。

    文老爹刚洗漱完,正准备坐下来吃早餐。白粥配馒头,外加一碟酸辣萝卜条,是文家的标准早餐。

    还没等文老爹开动,电话铃响了。

    “文书记,是赵家沟的来电。”保姆刘阿姨放下电话,站直身子对文老爹说。电话那头的老头子,那个嗓门可真洪亮,刚才差点没吓刘阿姨一跳。

    赵家沟?不会是梓青出了什么意外吧?文老爹放下手里的筷子,以不符合他年龄的敏捷窜到了电话机旁。

    “刘阿姨,下次这样的电话,你让他等十分钟后再打过来。真是的,连吃个早餐都不安生。”餐桌上,文妈妈不满意地说了一句。

    那些乡下人真没见识,不知道现在是吃早餐的时间吗?打什么电话?她家老文是个念旧的不错,那也不能有事没事折腾一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