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学武

    一大早,周园园在一阵呼喝声中醒了过来。

    睁开迷蒙的双眼看了看周围,没错啊!她还在赵家沟外公家住着。可是,一大早院子里就这么热闹,有什么事发生吗?

    周园园穿好衣服推开窗,随即被院子里的“意外”惊呆了。

    院子里,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正光着膀子在扎马步。如果不是周围的景色是周园园熟悉的,她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不是吗?既然有机会重生,加上一项穿越也不是不可能的。

    寒风嗖嗖,一大一小这么个装束,说实话,周园园挺担心的,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前世今生,周园园第一次见到赵庆山这样的装束。要不是亲眼看见,周园园绝对不会相信外公竟然还会武功。

    赵庆山腰上缠着一条红腰带,下身是一条宽松的深蓝色灯笼裤,裤腿用和腰带同色的步扎了绑腿,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的千层底圆口布鞋,配上他那似模似样的马步,活脱脱一个后世港台片中的“武林人士”啊!

    还有文梓青那个小屁孩,打扮的和外公一模一样。一高一矮两个人,下身扎着马步纹丝不动,手正对着空气挥拳,嘴里还喊着“嚯”“哈”。

    从这几天的观察中,周园园得出个结论,外公赵庆山不是个爱显摆的人。赵庆山做事一直很低调,从来不会和别人吹嘘。

    难道?外公还是个武林高手?周园园琢磨着。

    武功啊!学好了能不能飞檐走壁高来高去不知道,肯定不会让别人想打就打想欺负就欺负。周园园兴奋了。

    俗话说的好,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来的可靠。强大的武力值不仅是男人追求的,重生后身为小萝莉的周园园,特别渴望武力值这东东。

    如果前世周园园的拳头够硬,她就不会被堂姐欺负还不了手,如果前世周园园的武力值够强大,那个经常打骂虐待她的男人,就没有了发挥的余地。不管谁欺负她,周园园都可以毫不留情地反击。

    脱下厚重的小棉袄,周园园屁颠屁颠地加入了挥舞拳头的行列中。

    从那天开始,赵庆山教文梓青练功的时候,身边多了个小小的身影。

    看见周园园跟着挥胳膊甩腿的,赵庆山心里乐开了花。赵庆山不是个迂腐的人,家传武功不会弄个“传媳不传女”之类的。当然啦!这也是因为周园园是赵家血脉,换成文梓青,赵庆山可是直接让他变成“赵家人”才肯教。

    外孙女婿,勉勉强强也算是赵家人啦!赵庆山看着学到认真的“一对小夫妻”,心里满是得意。

    实践证明,他赵庆山的眼光比女儿芸香好的多。没见他当年为芸香选定的女婿文玉伦吗?和芸香自己选的周志新一比,还真不是强上一星半点啊!

    我的乖小九哟~!外公早点替你划拉个好外孙女婿,好过你自己长大后瞎琢磨。女孩子家家的,最容易被人骗了。瞧,你妈芸香就是个活生生的反面教材啊!梓青这孩子多好,起码长大后壮实,武力值高,绝对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儿,

    赵庆山教文梓青学武,是出于爱才之心。对于小外孙女周园园肯

    跟着学,赵庆山心里更高兴。周园园身上都流着赵家的血液,是赵家的后人,学赵家的功夫,在赵庆山看来,完全是一件“肥水不留外人田”的事。

    但是,由于赵国辉的资质摆在那里,赵庆山对于周园园却没有多大期望。在赵庆山看来,女孩子,不希望她能学成多好的武功,学点基本的招式自保还是不错的。

    赵庆山没反对,文梓青更没有任何意见。比起刚到赵家沟,文梓青外表看起来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实际上,他和赵家人相处的不错。

    文梓青来赵家沟的时候,没想到会留下来,随身行李只有一套换洗的衣服。文玉伦走的急,也只留了两百块钱给他,并没有带文梓青去采购一番。

    文梓青前世过得粗糙,除了部队里发的衣服,没有自己打理过服装。有两套衣服换洗,对他来说是很正常的事。

    还是赵芸香细心,见文梓青接连几天都是那两套衣服,一套干了才洗另外一套,才明白了文梓青的现况。

    从老爹赵庆山口中,赵芸香知道文梓青的身世后,对这个少年起了恻隐之心。十二三岁的大孩子,一天到晚说不上两句话,在赵芸香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没见周园园和周家胜,一天到晚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吗?一时都闲不下来。

    赵芸香认为,文梓青是个可怜的孩子,出生在那样的家庭,虽然物质方面什么都不缺,但是却缺少了来自亲人的关爱。

    赵芸香本来就母爱十足,知道文梓青身世后,更是把文梓青当成自家孩子一样看待。赵芸香当天就去三合镇上扯了几块布,连夜给文梓青缝制了几身衣裳,内衣外衣都有。

    文梓青第二天早上看到自己床头几套簇新的衣裳,眼睛都红了。他这是碰上贵人了呀!芸香姨掏心掏肺地对他,就连园园妹妹,无意中踢他腰腹处的那一脚,也帮他解开了瘀堵着的那条经脉。

    赵庆山说,学武之人体能消耗大,要多吃肉禽蛋之类的食物。

    赵芸香每天换着花样煮吃的给大伙儿补身体,文梓青从那些烹调繁复的食物中,看到了赵芸香满心的关爱。文梓青母亲离世的早,两辈子,文梓青除了在照片上见过母亲,根本没有享受过母亲的关爱。

    文梓青不多话,心里却很清楚赵家几个人对他的好意。赵芸香的所作所为,正是文梓青心目中母爱的代表。又加上文梓青和周园园的婚事已定,不知不觉中,文梓青把自己也当成了赵家的一份子。

    对于整天想招整蛊他的周园园,文梓青也少了几分探究,多了几分关心。不管园园妹子是不是重生的,今生今世,她就是他文梓青的妻子。他只要在她身边守候着她,等着她长大,就好!

    对于文梓青的心理变化,周园园没有丝毫察觉,反正在她看来,文梓青就是一天到晚都是冷冰冰的大冰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