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小草

    周园园忙的很,除了每天早上跟着赵庆山打拳,一有空她就拿着从赵庆山房里翻出来的那本医书看,有时还会指着书中不认识的草药图问赵庆山。

    赵庆山乐坏了,没想到赵芸香和赵国辉两个都不喜欢的武功和医术,园园两样都喜欢。赵庆山也不管周园园听不听的懂,每天多了一件事做,就是捧着那本《赵氏医经》和周园园细细讲解。

    在赵庆山看来,不管周园园能不能听懂他说的“补益、发表、攻里、涌吐”还是“升阳益胃参术芪黄连半夏草陈皮”,小孩子嘛!就算学不到医术,多学几个字,也是不错的。

    这天一早,一大两小刚练完功,小草来了。小草是古大娘的孙女,和周园园玩的比较好。

    “园园,去不去山上捡松塔?”小草站在院子门口,手上挎着一只和她身子差不多高的大篮子。

    大青山上有很多松树,一到秋天,松树为了过冬,会让一部分的松针和松塔从树上掉下来。大青山上的松树多,每到秋冬季节,松针和松塔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大青山虽然还在封山期,但那时针对砍伐树木来说的。封山期的大青山,附近的村民们要去捡些松针松塔或者枯枝回来烧火,国家还是允许的。

    干枯的松针可是好东西,赵家沟很多人家会捡回家当火引子,只要一点点火星,就能烧的旺旺的。至于松塔,就只能当柴烧了。

    农村的孩子们,一到五六岁就开始帮家里干活,挖猪草捡松塔搂松针,赵家沟的孩子们都是干惯的事。

    赵庆山家没有养猪,自然不需要拔猪草。小草想了两天,才想到捡松塔这样既好玩又轻松的事,才来找周园园一起。

    “小草,进来,我吃完早饭就和你去。”周园园伸手拨了拨汗湿的头发,招呼小草。

    周园园刚练完功,这么寒冷的天气,身上还是出了汗。既然要上山,周园园想抹一把身子换件干燥的里衣,免得山风一吹着了凉。再加上吃个早餐,没有二十分钟这些事可做不下来。

    “园园,我就在这里等你。”小草摇了摇头,固执地站在门外。小草前些天到赵家来玩,周园园送给她一条好看的丝带,回家的时候,赵芸香还给她装了满满一口袋的水果糖。

    结果呢~小草拿着东西回家后,小草妈妈很高兴,当即没收了小草的丝带和糖果。小草妈妈说,大姐今年十三岁了,扎上小草的那条粉红色丝带正合适。水果糖分给了小草的三个兄弟,理由是小草在赵庆山家吃过又玩过了,这些水果糖要让给没吃过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吃。

    小草妈妈还叫小草去赵庆山家跑勤一点,反正周园园喜欢她陪着玩,小草放下家里挖猪草和打柴火的活去陪她玩,连吃带拿才应该。

    小草很不好意思,她到庆山大爷家玩,园园和庆山大爷芸香姑姑对她都很好,她怎么能够想着要人家东西?再说了,她就算陪着园园玩了半天,回家后挖猪草捡柴火那些事,也没落下啊!

    小草打定主意,以后不轻易进庆山大爷家,省的又要吃又要拿的,多不好意思!

    见小草不肯进来,周园园只好快手快脚地抹了一把脸,换了件里衣,没顾的上吃早餐,手里抓了两个大包子,提了个空篮子就往门外冲。

    “园园,拿多两个包子,分点给小草吃。”赵芸香追了两步,扬声喊着。

    周园园回过身摆了摆手,顾自走了。

    “哎~!这孩子可真急。”赵芸香埋怨了一声。大青山就在那里,山上的松塔多的是,园园跑那么快做什么?

    “姨,我去吧!”文梓青拿出一只饭盒,从锅里夹了几个包子,装上拎着走了。赵芸香今天早上做了几大锅包子,香的很,文梓青一口气吃了六个。

    小女孩有时候玩起来会忘了时间,园园又是个不爱吃独食的人。文梓青知道周园园肯定会把手里的包子分一个给小草。这么一趟拳脚练下来,园园一早上只吃一个包子,过不了多久就饿了。

    果然,离开家不到十来米,周园园就把手里的一只包子塞给了小草。

    白白胖胖的包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小草早上只喝了一碗稀粥,闻起来觉得更饿了。

    ”园园,你自己吃,我吃了早餐出来的。”小草嘴里的唾沫不停地分泌出来,却还是坚决地把包子塞回给周园园。奶奶说了,这个年月,谁家都不容易,不能随便馋别人家的吃食。

    小草自己家就是,爹娘两人赚公分,下面有三男二女五个孩子,一年忙到头,全家能吃上几天干饭就不错了,其它日子里,顿顿都是稀粥。

    园园手里的包子一看就是精白面做的,比小草的拳头还要大,软乎乎萱乎乎的,肯定是白菜肉馅的,小草都已经闻到肉和白菜的香味了。肉啊!这金贵玩意儿小草家一年到头才能吃上那么一回两回。

    “小草,你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吗?好朋友分给你一个包子,你为什么不要?再说了,我手上还有一个呢!”周园园把包子硬塞进小草的手里,自己举起手里的包子狠狠咬了一口。

    真的是白菜猪肉馅的,周园园咬了一口就看见油汪汪的馅了。

    咬了一个口子的包子飘出浓厚的肉香味,小草再也忍受不住诱惑,举起手中的包子轻轻咬了一小口。唔~真的很好吃,和想象中一样,软乎乎的,咀嚼后满嘴的麦子香味。

    “好吃吧?”周园园见小草咬了一点点,还没有吃到里面的馅,就幸福地眯起了眼睛。周园园的心中不禁有些酸楚现在的日子,虽说不用挨饿受冻,离物质充沛却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过两年吧!过两年就好了。到时候,农村里开始包产到户,家家户户为了自己拼命干活,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小草这孩子,真懂事啊!才六岁,虽然馋包子,却尽力推脱。前世的她,六岁的时候还是个傻傻的傻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