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包子

    “好吃,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小草拿着咬了一口的包子,猛力地点着头。

    “哟~这肉包子不好吃还什么好吃呀?啧啧啧······园园啊~你个女娃子脑壳不大好吗?这么香喷喷的包子不自己在家吃还分给别人吃?看我不告诉你妈妈去!”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吓了园园和小草一跳。

    周园园抬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正恶狠狠地盯着小草,确切的说是小草手里的大肉包子。妇女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蓝布大褂,剪着一头齐耳短发,圆盘脸,要不是脸上一双恶狠狠的倒三角的眼睛破坏了她的姿色,年轻的时候应该还算有三分美貌。

    “碧云婶子。”小草怯怯地打了声招呼。这个碧云婶子,是小草奶奶古大娘的娘家侄儿铁柱的媳妇。

    小草听奶奶说过,这个王碧云眼皮子浅嘴巴坏,整天在村里说东家长道西家短的。不是个好女人。

    今天被王碧云撞见自己在吃园园给的包子,会不会去和她妈妈学嘴?

    想起自家母亲明晃晃重男轻女的行为,要是王碧云今天去她家学嘴,小草知道回家后肯定少不了一场骂。

    周园园才没有小草那些顾虑,她打量了王碧云一眼后,没有理会她,顾自咬起手里的包子来。

    浓郁的肉香夹杂着面粉独特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让王碧云的嘴里唾沫直冒。她记不清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吃过包子了,好像是芸香嫁了人之后,大概有**年了吧?

    赵家沟村里上大青山的路只有两人宽,小草和周园园已经来到了山脚下,有王碧云挡在路中间,周园园和小草就过不去。

    见周园园吃的香,小草心情沉静下来后,举起包子往嘴边送去。反正到山脚了,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上山。她今天的目的并不是捡松塔,而是陪周园园一起玩。既然是玩,在哪里都差不多。

    小草的包子刚要凑到嘴唇边,突然手上一空,包子不知去向。

    周园园一愣神间,王碧云已经伸手夺过了小草手里的包子,放在自己的嘴里狠狠咬了一大口。

    王碧云的嘴大,咬的又狠,一口下去,白白胖胖的包子已经不见了三分之一。

    小草惊呆了,回过神来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你干什么?干嘛抢小草的包子?”周园园火了。把手上的包子三口两口塞进了嘴里,周园园一个健步冲上来,劈手夺过王碧云手里剩下的半个包子。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抢回了包子,看来这几天的学武让自己的身手敏捷了些。周园园想。

    “那个小草啊~婶子是帮你尝尝这包子的味道怎样。”王碧云一不留神被周园园夺回了包子,不好意思再去抢夺,急忙和小草解释了一句。

    刚才被周园园一喝,王碧云都没来得及好好品味一下嘴里包子的味道就吞下去了。太可惜了!看着周园园手里半个白白胖胖的包子,王碧云砸巴了砸巴嘴。那肉香的味道一瞬间还是让她的味蕾得到了暂时的满足。

    “婶子,你赔我的包子,你赔我的包子!”小草见周园园抢回了半个包子,也不依不饶起来,拉着王碧云的衣角,小草闹上了。一个大人抢孩子的东西吃,这事在哪儿都说不过去。更何况王碧云算起来还是小草的长辈,哪有这样不要脸不要皮的长辈?

    “碧云,家里没水了等着用呢,你还在磨蹭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走出屋外,见自家媳妇还在路边杵着,心里很不高兴,脸就拉的老长。

    “婆婆,我这就去。”王碧云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扬声回应了一声。

    老妇人站点地方离他们几个人有十几米的距离,王碧云的婆婆看的见她们的人影,却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

    “碧云婶子,你赔我的包子,你赔我的包子!”小草也说不出什么话来,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两句。

    “好了好了,别闹了,等会婶子赔你一个,一整个的。”王碧云见她婆婆往这边走来,怕被婆婆知道她刚才干的“好事”,急忙答应了一句。

    看见婆婆铁柱娘,王碧云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闻见包子散发的香味,她竟然和小孩子抢东西吃了。婆婆铁柱娘是个很好强大女人,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抢小孩的东西吃,骂一顿是轻的,最怕她挑唆铁柱打自己一顿。

    都怪赵芸香,没事做什么包子啊?显摆她家条件好吗?不叫孩子躲在家里偷偷吃,这不存心诱惑人吗?

    王碧云用手里的钩挑子挑起脚边的两只空水桶,绕过拦路的小草和园园,飞快地往溪边走去。

    王碧云打算好了,她反正要去溪边挑水,一会儿绕路去赵芸香家一趟要个包子,最多她也咬一口,赔给小草也就是了。

    周园园手里拿着半个包子,本来想拦住王碧云,见铁柱娘说家里等着水用,也就由得王碧云走了。

    小草哭哭咧咧的,见王碧云走远了,也不敢去拦,翻来覆去就是“你赔我包子,你赔我包子。”

    铁柱娘不知道几个人间发生了什么事,见媳妇做事去了,留下的两个孩子小小的五六岁大,料来不可能和她家媳妇有什么冲突,也没有在意,转回身回了自己的家。

    小草气急了,迈着小短腿就往王碧云家走。碧云婶子太欺负人了,她今天要和古婆婆告状。

    “小草,回来,不要气着古婆婆。”园园拉住了气呼呼的小草。来赵家沟这么些天,周园园听说过铁柱娘有病,万一被王碧云的事气到就不好了。

    “小草,算了,回去我再拿个包子给你。”周园园选择了息事宁人。

    “我不要你赔,我要碧云婶子赔。”小草嘟着嘴说:“我不告诉古婆婆,我回家告诉我奶奶,让她骂碧云婶子。”小草奶奶古大娘是铁柱的亲姑姑,就算教训王碧云几句,料来她也不敢回嘴。

    “嗯嗯,小草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周园园忙夸奖了句。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