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放过

    小草红着脸笑了。虽然香香的包子被碧云婶子啃了一半,但是有园园这样的朋友在身边安慰她,真好。

    “小草,这个包子脏了,扔了吧!”周园园看着手里被咬了半个的大包子,想起王碧云那口大黄牙,心里直犯恶心。

    “不行,包子还能吃的。”小草听周园园说要扔掉包子,顿时急了。白白软软的精白面,里面还是肉馅的,哪里能这么浪费呢?

    周园园一愣,她又忘了,这个年代不是后世的盛世,什么都不缺。在这个年代,一家人煮碗红烧肉,一块肉姐妹几个一人一口也是照样吃的香。

    唉~!还是穷啊~!周园园叹了口气,小心地撕下包子牙齿印旁边的一点点面皮,再递给小草。虽然这样做有点“掩耳盗铃”,但是,聊胜于无吧!

    小草吃着被王碧云“荼毒”过的半个包子,心里满足地直冒泡泡。

    园园家的包子做的很实在,肉多菜少,小草这辈子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在她的心里,把园园当成了自己最好最好的朋友,没有其它。

    文梓青手里攥着几粒圆滚滚的石子,跟在周园园她们身后,一路晃悠着进了大青山。

    刚才王碧云做的事,全部被文梓青看在眼里,他来迟了一步,王碧云已经咬了小草的包子。

    文梓青没有现身,在周围找了几颗圆滚滚的小石子,躲在一旁,看周园园自己处置。

    文梓青本来打算,等园园和王碧云对上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下暗拌。别说他一个男人欺负女人什么的,他家的小姑娘,他护定了。

    前世今生,文梓青的暗器都练的不错,准头还可以,文梓青打算好了,一会儿王碧云如果继续欺负园园和小草,他就拿王碧云练练手。

    文梓青为什么要挑选圆滚滚的石子,为的是让王碧云挨几下痛的,却不会像尖锐的石子那样会伤到人头破血流。

    见园园放过了王碧云,文梓青也没打算出手。王碧云做人虽然差劲,却也只是小恶而已,只要不对上园园,还够不上他出手惩治。

    先不说三个孩子两前一后进了山,单说王碧云这边。

    王碧云被婆婆吓了一跳,挑起水桶一口气来到了溪边。

    “老不死的!”王碧云暗中骂了一声。和铁柱妈交手七年,王碧云鲜少有赢的时候。别看铁柱妈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发起火来,古家一家人都怕。

    要不是老不死的拖累,他们家也不会这么穷!王碧云撇了撇嘴,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些话就算是和娘家妈妈说,王碧云也是不敢的。赵家沟谁不知道古铁柱是个大孝子?铁柱妈说东,古铁柱绝不会往西,要是铁柱妈开口让铁柱教训媳妇,王碧云不挨顿扎实的就怪了。

    王碧云从来不在人前编排婆婆,就怕万一被古铁柱知道了,打一顿都是轻的,万一把她休回娘家,她算是没活路了。

    那个年代,农村人结婚大都是摆顿喜酒,请亲朋乡邻们吃一顿,就算是礼成。很少有人正正经经去政府登记扯证,也算是那个时代的一大特色。

    农村里两夫妻分开,也不用去办离婚证,两家人直接吵一架,厉害点地大打一架然后坐下来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孩子跟谁,就算解除婚姻关系了。

    这也是农村人为什么那么重男轻女的原因之一,家里没几个膀大腰圆的儿子镇着,万一有人不讲理打上门来,不是只有哭的份?

    农村里很少有两夫妻过不下去闹到离婚的,离了婚,男人还没有什么,女人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赵芸香和周志新有扯结婚证,也有摆酒,毕竟赵庆山的阅历在那里,不会让自家女儿吃亏。

    不过不管娘家人厉害不厉害,女人只要离了婚,就会被各种各样的谣言淹没。赵庆山和赵国辉为了赵芸香考虑,也不会轻易提出让女儿(妹妹)离婚的事。

    王碧云在溪水上游打好两桶水放在路边,自己直接往村头赵庆山家走去。回想起刚才从小草手里抢来的那口包子,王碧云觉得馋的厉害。

    “芸香,芸香!”王碧云站在赵庆山家门口,扯着嗓子叫了两声。

    院子里,赵芸香正在替一只蹄膀刮毛。这几天,园园和梓青的饭量大增,赵芸香只好费着心思为他们补充营养。

    听出是王碧云的声音,赵芸香本来不想理,可是王碧云却像是和她杠上了一般,又扯着嗓子叫了几声。

    赵芸香放下手里的蹄膀,到井边打了点水洗了洗手上蹄膀的污血,去开了院子门。

    “芸香,不请我进去坐坐?”王碧云伸长脖子,见院子里没有赵庆山的身影,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王碧云以前每次来赵家,只要赵庆山不在家,赵芸香都会让她带点东西回去,有时候是两竹筒的米,有时候是一小碗的面,有时候是半小碗的猪油。

    这些东西其实不是赵芸香拿给王碧云的,而是王碧云看到赵家有什么,顺手都要为自己划拉一点。赵芸香脸皮薄,每次王碧云拿了,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不行。就这样,王碧云已经习惯了每次来赵家,首先找赵庆山的身影。

    “有什么事你说。”赵芸香拦着门,不打算请王碧云进去。

    做姑娘的时候,王碧云整天和赵芸香说自己在家多么可怜多么可怜,饭吃不饱活要多干还要挨骂。赵芸香想着两人也算是朋友,王碧云每次从她家拿东西,赵芸香从来都不计较。

    前几天在溪边,王碧云当着几个婶子小媳妇的面,嘲笑赵芸香和婆婆关系不好,话里话外说赵芸香被婆婆嫌弃住不下去,回娘家占便宜来了。赵芸香当时没有回嘴,却把王碧云从自己朋友的名单里划掉了。

    这段时间,周园园也经常在赵芸香面前灌输一些“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论调,赵芸香虽然没有全盘接受园园的洗脑,对于王碧云这样两面三刀的小人,却不会像以前一样想着不撕破脸,纵容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