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污言

    “芸香,我知道你家今天做了肉包子,能不能给我两个,不······五个啊?”王碧云本来想向赵芸香讨要两个包子,一个赔给小草,另一个自己偷偷吃掉,料来赵芸香也不会去和别人说她拿了几个。转念一想,如果能拿多几个,回家给孩子,铁柱和老太婆尝尝,还能省了一顿午饭。

    “没了。”赵芸香板着脸说了一声。

    两个?五个?她以为自己是谁?我费力费料做的包子,凭什么给她这么个小人吃?好大的脸!赵芸香心底冷哼。

    “怎么就没了呢?刚才我还看见你家园园把包子送给小草吃呢!怎么到我这儿你就说没了?你太,太,太过分了。”王碧云用手指指着赵芸香的脸,心里满是不可置信。

    从来不会拒绝她的赵芸香,今天怎么了?鬼上身了?

    “没了就是没了,吃完了。”赵芸香冷哼。她家的包子,爱给谁吃就给谁吃,偏偏不给她王碧云吃。咋滴?还敢在大门口闹起来不成?

    “芸香啊~!咱们这么多年的好友,你咋一点都不珍惜呢?为了几个包子,你值得吗你?”王碧云以为赵芸香是为了那天溪边的事生气,急忙描补了一句:“那天我说话没注意,是我的错,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心直口快的,你不会怪我吧?”

    呵呵呵······赵芸香真想呵这个女人一脸。嘴碎当面嘲讽人家,还在村里散布流言,一句心直口快就算揭过去了?她王碧云对她赵芸香心里有天大的怨怼,才会满赵家沟说她赵芸香被婆婆嫌弃?

    赵芸香决定从今以后都不会再理会王碧云这个人,她那不叫心直口快,而是人品差,巴不得别人倒霉。

    “你好大的脸!心直口快?你那是人品差!”有人冷哼了一声,说出了赵芸香心底的话。

    “文大哥。”赵芸香见到文玉伦,点了点头,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玉······玉伦哥?”王碧云脸色苍白,被文玉伦刚才的话气的,也是为自己的真面目被文玉伦撞了个正着吓的。

    “别,别叫我哥,这位大婶,我不认识你,别乱攀关系。”文玉伦毫嘴上不留情地讥讽着:“就算真要论辈份,我看你叫我玉伦大侄子还恰当些。”

    “玉伦哥,我······我······”这是嘲讽她长相老吗?王碧云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每天想起来都是心底甜蜜的珍藏,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文玉伦和赵芸香都没有再理会王碧云,两人说笑着进了赵家院子,关上了门。

    赵芸香知道文玉伦这次来赵家沟,是因为鱼丸的事。文玉伦已经和食品厂谈好了,为赵芸香争取到了八百块钱的制作转让费。昨天下午,文玉伦就打电话给赵庆山,说今天来赵家沟,顺便看看被他扔在这里的大侄子。

    院门外,王碧云一双眸子像是淬了毒一般盯着院门。

    好啊!赵芸香这贱蹄子,嫁了人还不安分,竟然和玉伦哥勾搭上了?怪不得玉伦哥这几次见到她都没有好脸色。庆山叔不在家,孤男寡女的关上院子门,想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想到这里,王碧云怒极,觉得自己心头的珍宝被别人挖走了似的,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哐当”“哐当”敲起了赵庆山家的院门。

    巨大的敲门声吓了赵芸香一跳。

    “你想怎么样?”文玉伦火了,回转身子走了几步,拉开院门大吼了一声。

    “玉伦哥,你不要被赵芸香骗了,她只喜欢周志新,并不喜欢你。”王碧云一副哀哀切切的小白花模样,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文玉伦。对,玉伦哥肯定是被赵芸香那个臭不要脸的骗了,要不然也不会经常往赵家沟这个小山村跑。

    “神经病。”文玉伦白了王碧云一眼,“哐当”一声甩上了院门。一路上满心的欢喜被王碧云这么一搅和,剩下的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想当年他文玉伦该是多没眼光,才错过了芸香妹子这么好的女人。偏偏他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出糗,这个王碧云还帮他记得牢牢的,真让他心里火大。

    芸香妹子喜欢的人一直是周志新,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嫁给周志新了,他文玉伦又不是白痴,还用的着王碧云来提醒?

    不对?王碧云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不要被赵芸香骗了?芸香妹妹什么时候骗过我?

    “玉伦哥,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你就不怕赵芸香赖上你吗?她是个臭不要脸的女人,老公不在家就想勾引你,我是为你好啊!真的!”王碧云见文玉伦不理会她,顾不得站在大路边,高声劝说着门内的文玉伦。

    那个死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粪吗?勾引?文玉伦脑子里面“哄”的一声,差点当机了。

    家里没有其它人?园园呢?梓青呢?庆山叔呢?都不在家吗?糟了糟了,这次他带累芸香妹妹了。

    “玉伦哥,我是真心为你好,真的。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想着你,想着你什么时候来赵家沟把我救出苦海。”王碧云继续诉衷情。古铁柱打她的时候,王碧云就告诉自己,她的玉伦哥一定不知道她在受苦,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来救她的。

    脑子有病!还救她出苦海?我和你不熟啊不熟!文玉伦被王碧云一番如泣如诉的话雷到了,浑身的毛孔都立了起来。

    “玉伦哥,想当年你一到赵家沟,我就喜欢上你了。可恨赵芸香这贱人一直不肯帮我们牵线,你又这么多年不回来,我是被逼无奈才嫁给铁柱的。玉伦哥,我······我愿意跟你走,和你一起离开赵家沟······”王碧云的话音忽高忽低,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不理她,她还越说越来劲了?文玉伦满头黑线。如果文玉伦手上有根针,肯定会把王碧云的嘴给缝起来。这个死女人,她自己不要脸乱说话,可不要带坏了芸香妹子的名声才好。

    不好!文玉伦想起刚才进门时,溪边有几个洗衣服的身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