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声讨

    女人都是八卦的,王碧云说话的声音那么大,他是男人不要紧,万一带累了芸香妹子的名声,他就万死莫辞了!

    “放你娘的臭狗屁!在老子家门口瞎咧咧啥?”赵庆山洪亮的声音从房间里响了起来,随即人也窜到了院子里。

    刚才王碧云来赵家敲门的时候,赵庆山正在厕所里。王碧云在院子里没看到赵庆山,以为他出了门。要是知道赵庆山在家,给王碧云装个老虎胆子,她也不敢在赵家门口瞎巴巴。

    赵庆山的脾气不好,在赵家沟的威信也高,自身又是受过政府表彰的战斗英雄,现在又担任赵家沟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赵家沟几十户人家,还没有一个人敢在赵庆山面前装样的。

    赵芸香也被王碧云的一番话雷到了。

    要不是王碧云自己说出口,赵芸香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遭了王碧云的恨,两人都未出嫁前,王碧云一直跟在赵芸香身边,芸香姐长芸香姐短的。

    对了,王碧云是有一次和赵芸香提起过,让赵芸香替她和文玉伦牵线。赵芸香知道文玉伦的家世,肯定不会去做这样的傻事。就是那件事,王碧云把自己给恨上了?

    赵芸香觉得哭笑不得。

    文玉伦的家世好,家里人也挑剔。当年赵庆山和文老爹商量好赵芸香和文玉伦的亲事,都被文玉伦和文妈妈给搅和了。王碧云本身一点都不出色,凭什么入的文家人的眼?

    赵芸香本来默认了赵庆山安排的婚事,文玉伦反对后,两家解除了婚约。再接着,文玉伦又说要重续婚约,赵芸香拒绝了。

    赵芸香是个有心气的人,知道文妈妈对她的嫌弃后,她怎么可能会再撞上去?再说了,文玉伦自己提出解除婚约,她赵芸香又不是嫁不出去,非要嫁给他?

    赵庆山看着站在院子里呆若木鸡的女儿赵芸香,心里的火窜了个三尺高。要不是今天他亲耳听到铁柱婆娘对芸香的态度,还以为铁柱婆娘是芸香认定的朋友。

    女儿从小没了妈,赵庆山对于赵芸香玩的来的小伙伴,一直是和颜悦色的。他自己忙着工作,国辉又是男孩子,心不够细。赵庆山一直乐见女儿赵芸香能交多几个朋友。

    王碧云之前在赵家连吃带拿,赵庆山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他想着王碧云是女儿的好朋友,既然解了芸香的闷,他家又不缺那点吃食,所以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没想到他赵庆山舍了那么多的米粮,却喂了王碧云这样一只白眼狼。听听她说的什么话?芸香勾引玉伦?芸香不替她王碧云和玉伦牵线?呸!真当自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不成?玉伦这么好一个后生,怎么可能娶王碧云那种女人?

    赵庆山走到院子门口,文玉伦已经打开了院门。门外几个看热闹的婆娘看见赵庆山的身影,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咦?铁柱家的不是说老书记不在家吗?”老石头的婆娘金花婶撇了撇嘴,斜了王碧云一个鄙视的眼神,说:“铁柱家的,你怕是眼睛有毛病吧?老书记这么大个人,也能让你给看没了。”

    金花婶和几个妇女刚才在溪边洗衣服,被王碧云的嚷嚷声吸引了过来。赵芸香这次在娘家住了快一个月了,又有王碧云之前在村里散布的流言,赵家沟的婆娘们对于“赵芸香真的和婆家闹翻了”这个说辞半信半疑的。

    王碧云站在大路边嚷嚷着“勾搭”“孤男寡女”之类的,几个洗衣服的婆娘们都忍不住了,放下手里的活跑到王碧云这边来看热闹。

    在农村里,平时没有一点娱乐,有什么桃色新闻,婆娘们总是最关注的。一来能看热闹,二来聊天的时候能多一点谈资,显得自己见多识广。

    赵庆山在赵家沟的威望很高,赵芸香在村里的名声也很好。这么多年来,赵家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流言,这不,有王碧云来打头阵,看热闹的肯定跟上。不管是真是假,以后和小姐妹们吹牛,也算是“亲身经历”。

    看热闹归看热闹,如果为了看热闹惹得满身骚,却是谁都不愿意的事。

    见赵庆山黑的如同墨汁般的脸色,金花婶肯定要帮句腔。要不然,万一被赵庆山认为她是跟着王碧云来闹事的,岂不是很冤枉?她家老石头那份守大队仓库的活,一天就是满公分十分,还是赵庆山给安排的呢!

    金花婶一开腔,一旁的玉兰嫂子也开口了:“铁柱家的这是得了失心疯了吧?前几天还在溪边洗衣服还在编排芸香姐呢!芸香姐对她那么好,听说当年要不是有芸香姐接济,她王家说不定要饿死一两个人。正常人哪会把脏水往自己的恩人身上泼?”

    玉兰嫂子就是那天在溪边说话呛王碧云的那个小媳妇,玉兰是个聪明人,见王碧云今天闹了这么一出,赵家肯定会和王碧云翻脸。赵家沟的老会计要退下来了,玉兰的男人宝平明年想当会计,还要庆山伯点头呢!

    “庆山伯,你······你······你怎么会在家?”自从赵庆山吼了一句“放你娘的臭狗屁”后,王碧云就傻了。她是真的以为赵庆山出门去了,要不然,她怎么敢往赵芸香身上泼脏水?赵家沟谁不知道赵庆山爱一对子女,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还有,她身边什么时候围了这么多看热闹的婆娘?刚才她对玉伦哥的一番表白,不是全被别人听去了?糟了糟了,要是被铁柱知道,肯定会打的她几天都下不了床。

    王碧云后怕了,一时间冷汗如浆。

    “你这个死婆娘,正经事不做,跑到这里瞎比比啥?看我回去不揍你个半死!”怕什么来什么,王碧云正担心被铁柱知道,古铁柱就出现了。

    “啪”的一声,古铁柱扬手打了王碧云一个耳光,才转身对赵庆山说:“庆山叔,我家婆娘脑子不灵清,叔不要生气,等我回去揍她一顿她就清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