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教训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被古铁柱的这个耳光吓了一跳,光看着王碧云迅速肿起来的半边脸颊,可以猜测到古铁柱用的力气不小。

    古铁柱刚从山中回来,在路上,古铁柱碰上了正在进山的小草和园园。小草见到古铁柱,叽里呱啦把王碧云抢她包子吃的事说了一遍。

    小草是古铁柱亲姑姑古大娘的孙女,古铁柱知道她从来不说瞎话。

    古铁柱惭愧死了。王碧云是他婆娘,也就是小草的表舅母,王碧云做为长辈,却去抢一个小辈的东西吃,太丢人了!

    古铁柱怒气冲冲地回到家,又被自家老娘唠叨了一顿。古老娘说儿媳妇去挑水,半天也不见回来,家里正等着水用呢!这懒婆娘,不知道跑到那个角落里偷懒去了。

    古铁柱知道自家婆娘的德性。王碧云那个人,嘴巴多,最喜欢和人聊天,出去做事,如果碰上个聊得来的,她能忘记回家吃饭。

    古铁柱放下背上一大捆枯枝,决定出门找找王碧云。

    古铁柱走到溪水上游村里人挑水的地方,看见自家的两只水桶装满了水放在路边,王碧云却不知去向。

    这婆娘,说不定跑谁家聊天去了。

    古铁柱正想把水先挑回家,他家老娘还在家等着水做午饭呢!

    这时,迎风送来一阵吵嚷声,有一两个字眼好像提到他家婆娘王碧云?

    古铁柱不放心,一路寻了过来。王碧云嘴巴多,经常爱说人是非,赵家沟讨厌她的人有不少。王碧云十次出门,总会有两三次被人追着骂。过后还要古铁柱收拾残局去道歉。这次,她会不会又做了什么?古铁柱脚步匆匆,心里却满是无奈。

    也怪他倒霉,当年瞎了眼才娶了王碧云做婆娘,人懒又馋嘴,整天一有空,满村子嘴碎爱说人长短不说,和他老娘也相处的不好。

    古铁柱到的迟,已经错过了王碧云对着院门向文玉伦诉衷情,却听到了金花婶子和玉兰嫂子说的话,大概猜到王碧云是得罪了赵庆山。

    面对着金花婶子和玉兰嫂子怪异的眼光,古铁柱不自在地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古铁柱怎么也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王碧云隔着院墙对文玉伦大诉衷情,被溪边洗衣服的金花婶子和玉兰全部听在了耳朵里,金花婶子和玉兰嫂子那是对古铁柱同情的眼光。

    也难怪,农村的婆娘和汉子们都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像王碧云这样嫁了人,却对另一个男人念念不忘的做法,在金花婶子她们看来就是往自家汉子头上戴绿帽,不要脸。

    再说了,文玉伦一看就是条件很好的城里人,和王碧云无异于天壤之别。最重要的是,文玉伦根本不理会王碧云,王碧云居然厚着脸皮去说些什么“想你”“跟你走”之类的话,这不是变着法子想攀高枝吗?王碧云太没良心了,和铁柱孩子都生了两个,心却不在铁柱身上。

    古铁柱不明白围观群众的心理,对赵庆山一阵点头哈腰赔不是。古铁柱作为赵家沟的村民,对赵庆山可是很敬重的。

    “铁柱啊~这人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管好自家婆娘,一天到晚在村里瞎巴巴,闹出事来你古家担当的起吗?”赵庆山见古铁柱赔礼,心里的郁气散了些,教训了两句后摆了摆手,让古铁柱领着王碧云回家去。

    今天的事,说起来他也有错,要不是他拉肚子,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制止王碧云的胡言乱语,事情也不会闹得这么大。赵庆山相信自己的女儿,也相信文玉伦的人品,他们之间绝对不会有什么事。

    “是,谢谢庆山叔。”古铁柱陪着笑脸又掬了个躬,才扯过缩头缩脑显得有些呆愣愣的王碧云,沿着溪边而去。

    这一次,围观的婆娘们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目送着铁柱夫妻俩一路走远。人家铁柱已经够可怜的了,她们谁都不愿意去做那个在铁柱“伤口”上捅刀子的恶人。

    “散了吧散了吧!”赵庆山和门口的人招呼一声,拉着文玉伦进了自家院子。

    随即,赵家院门紧紧地关上了。

    院门外,金花婶子和玉兰对望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可言说的默契。这件事,她们不会在村子里多嘴,至于其它人,她们管不到那么多。

    金花婶子和玉兰洗衣服的地方离赵家院子近,王碧云刚才嚷嚷的话,她们俩听了个七七八八,至于另外三个妇女,在台阶的那一端,可能听到的不是很多。

    不过这些也不是她们能预料的,归根结底还是王碧云自己蠢,疯子般的,在大路上嚷嚷着一些不要脸的话。敢说敢当,王碧云自己做死,谁也帮不了她。

    一群人渐渐散了,这件事的余波,却影响了某些人的一生。

    大青山里,周园园和小草正兴奋地追着一只山鸡跑。

    前世周园园跟着赵芸香回过几次赵家沟,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很少留在赵家沟过夜。来去匆匆的,周园园自然没有交到小草这样的朋友,也没有时间进大青山玩。

    周园园和小草捡松塔的地方在大青山的最外围,一个十多米高的小山丘上。

    小山丘里的树大部分是碗口粗细的大松树,高大而又郁郁葱葱的,就连空气中都漂浮着松叶的清香。

    地上落着一层薄薄的干松针,还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松塔,也是干的,捡回家能直接当柴烧。小山丘最靠近赵家沟,村里的孩子们有空就会来搂搂松针捡捡松塔,所以这里的松针和松塔都不多。

    小草和周园园的目的不是捡松塔,而是出来玩,就算松针和松塔少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她们俩的兴致。

    小伙伴俩一边叽叽咕咕地说着话,一边认真地捡起地上大个大松塔,不一会儿,两人的篮子里都装了大半蓝调松塔了。

    “小草,咱们休息会儿,我有点饿了。”周园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捡松塔虽然不费什么力气,但是一早上又是走路又是干活的,

    肚子里的那个包子差不多消耗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