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捡松塔

    “园园,要是我没吃你的包子,你就不会饿了。”小草有点不好意思。

    “说啥呢?咱俩好朋友啊!有东西分着吃是应该的。”周园园急忙安慰一下小草受伤的心灵。哎呀妈呀~周园园还真没想到小草的心思会这么重,一个包子而已,小草念叨了一上午了。

    “嗯嗯,园园,下回我奶烤了红薯,我给你送几个过去。”小草想了想说。小草奶奶烤的红薯可香了,又甜又糯,小草很喜欢吃。

    两人小女孩正说着话,一个包着旧棉衣的饭盒突兀地出现在她们眼前。

    顺着饭盒上的那只手,周园园看见了一张冰块脸,不是文梓青又是哪个?

    给我的?周园园睁大了眼睛表达着她的疑惑。

    “包子。”文梓青把饭盒往前送了送,摆明了态度。

    “哇!梓青哥哥,你太好了!”周园园乐坏了。刚想着能有东西吃该多好啊?文梓青就送包子来了。看在文梓青这么贴心的份上,周园园决定了,她以后不再欺负这个大冰块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两个小姑娘,文梓青的脑海里还回响着周园园那句甜糯糯的‘梓青哥哥’,他的耳尖慢慢地红了。梓青哥哥,这个称呼从园园嘴里喊出来,怎么越听越甜呢?

    周园园和小草乐呵呵地吃完了饭盒里的四个大包子,再抬头的时候,原地已经没有了文梓青的身影。

    嘿!看来冰块还挺会做人的。周园园暗叹。

    周园园估计,文梓青是为了让她们两个女孩子玩的尽兴点才离开的。毕竟,小女孩间的对话虽然没什么营养,但彼此之间也会吐露一些小秘密。比如:小草就说过她姐姐经常抢她东西,她不喜欢她,周园园也说过自己讨厌几个堂姐妹们。

    两人一边捡松塔一边玩,周园园看见几株野草,也小心翼翼地摘了放在篮子里。

    突然,前面的草丛一阵摇晃,飞出一只山鸡。

    山鸡?周园园和小草的眼睛顿时瞪大了。这只山鸡看起来很肥,周园园估计了一下,应该有七八斤重。山鸡身上的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晕。

    追?还是不追?还没等周园园反应过来,小草已经向着山鸡冲了过去。

    被小草吓了一跳的山鸡扑腾着,换了个方向。

    小草继续追。在小草的眼里,这么肥美的山鸡代表着好多肉肉。她家的饭桌上,已经快半年没有见过肉了。

    “哎~小草,回来。”周园园急了,只好跟着追了过去。在前世,周园园看过的很多电视剧,里面有人追着小兔子或者山鸡之类的小动物跑,后来迷了路的情节。

    这里是大青山,周园园还真怕小草追着山鸡迷了路。可是,放任小草不管,她又做不到。

    不知不觉中,周园园和小草追着山鸡跑过了两个小山丘,不知怎的,山鸡扑腾了一下摔倒了,周园园跟着扑了上去。总算逮到了这只山鸡。

    周园园站直身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山丘比原来那个高出不少,站在这里,还能看到她和小草之前捡松塔的那个小山丘和赵家沟村民们的房子。

    “小草,咱们今天有鸡肉吃了。”周园园宣布着。如果不是知道小草的自尊心重,周园园其实想把整只山鸡都给小草。

    “嗯嗯。”小草笑眯了眼。这只山鸡她有帮忙抓,小草觉得可以接受园园的好意。

    山鸡还在挣扎,小草扯了几根藤蔓,把山鸡的两只脚绑了个结结实实。

    “嘘~!”周园园做了个手势,示意小草禁声。

    周园园听到了,离她们不远处,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却没有听到说话声。

    赵家沟的村民们进山弄点树枝回家当柴火,最多两三个人结伴。在干活途中,也会大着嗓门说说笑笑的。只有脚步声没有说笑声,这不合理。

    小草很听周园园的话,没有再出声。两个人牵着手,蹑手蹑脚地走到一丛灌木后面藏了起来。那只绑着腿的山鸡,被小草放到了灌木丛后的地上,就在两人的脚边。

    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听起来至少有三四个人。

    “大哥,你说早上那小子会不会骗我们?过两天他真有木材出手?”一个破锣嗓子的男人开口了,语气里满是怀疑。

    “老三,有没有,到时候不就知道了?我们又没有给钱,有没有的都不吃亏。”这个说话的人可能性子温吞,说话也慢吞吞的。

    “对,有没有到时候就知道了,三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一个尖着嗓子的男人说。

    “我这不是怕被人坑了嘛!那小子是新面孔,万一是上头放的“蛇人”就麻烦大了。大哥你说是不?”破锣嗓子的老三有点不服气。他一心为大家着想,怎么变成了多此一举了?

    “嗯。老三说的对,干我们这一行的,是要警醒些。这次那边要的急,和我们有过合作的几个人前些天都进去了,我们只好和这个小子合作一次。”那个叫大哥的开口了,声音有些嘶哑。

    几个人小声地说着话,渐渐地走远了,周园园和小草才从灌木丛后走了出来。

    听那几个人说话,好像是木头贩子?周园园有些讶异。

    在那个年代,山上的树木都是集体的,没有政府的批文,谁都不能上山私自砍伐。到底是谁那么大胆?砍了树准备私下出售?要知道,树木刚砍下来的时候水分很大,湿沉湿沉的,没有人会去买这样的木材。树木砍下来后,一般要在山里摆个十几二十天,等干一些才会从山里运出去。

    “园园,那些什么人啊?怎么说木头木头的?”小草拉了拉沉默着的周园园。

    “小草,不要说话。”周园园急忙告诫了小草一声。

    那个年代敢做木头贩子的人,还真是一些狠角色。这里离赵家沟有一段路,如果木头贩子们知道两个小女孩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哦。”小草乖乖地应了一声,拉着周园园的手,默默地往回走。

    对了,山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