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山鸡

    小草想起来山鸡还放在灌木丛后面,急忙跑回几步,拎起了地上的山鸡。

    周园园很庆幸她和小草躲在灌木丛后面的时候,那只山鸡没有发出声音。眼见着小草拎在手里的山鸡,脖子耷拉着,显然已经断气了。

    呃?小草把山鸡捏死了?小草有这么凶残吗?周园园有些汗颜。她这个大人,还没有小草这个孩子有决断。刚才山鸡要是还活着,只要发出点声音,她和小草就暴露了。

    想起说话的那几个人话意里的阴沉,周园园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周园园不知道,此时,文梓青正站在她身边不远处的松树上看着她和小草,无声地叹了口气。要不是他一直在旁边跟着,用一颗石子射伤了山鸡的翅膀,两个小女孩,还不知道会追到哪里去呢?

    毕竟才六岁的孩子,虽然机灵,但还是缺少了经验。刚才几个大汉经过多时候,孩子们知道躲了,却忘记了那只活着的山鸡。要不是文梓青当机立断射出一颗石子要了山鸡的命,说不定这两个孩子已经暴露了。

    四个大汉,凭文梓青现在的身手,还打不过。这些人,连违法的事情都敢做,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什么时候?他的武功才能练到前世那样的水平?这一瞬间,文梓青无比地渴望自己的武力值能尽快提高。

    周园园拎着一篮子的松塔站在山脚下,才觉得狂跳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松塔很干,周园园的篮子也不大,一篮子的松塔轻飘飘的几乎没有什么重量,周园园拎的一点都不吃力。

    小草就不同了。小草的篮子本来就大,又有只山鸡放在篮子底,上面盖了一层松塔,整个篮子差不多有十几斤。

    在山鸡上面放松塔还是小草的主意,小草想着早上的肉包子被王碧云入了眼,才被抢了。这么大一只山鸡要是被人看到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抢呢?

    看着小草兴致勃勃地为山鸡做伪装,周园园笑了笑,觉得小草真聪明。这个年月,一只山鸡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真碰上王碧云那样不要脸的,抢了你的山鸡,你也没方哭去。

    一路上,小草拒绝了周园园的帮助,咬着牙半拖半拉的,总算把篮子弄到了山下。

    小草觉得自己和园园一样大,山鸡是园园扑到的,分给她一半已经赚到了,她出点力气帮忙弄到山下,很应该啊!

    周园园知道小草不喜欢占便宜的性格,也就由得她去了。有些人就是这样,拿了别人一点点,都会想方设法地回报。不像周家村那群白眼狼,光想着往自己怀里划拉。

    “奶奶,快点来快点来。”看见古大娘从古铁柱家走出来,小草的眼睛都亮了。

    小草好不容易把篮子弄到山下,实在是没力气把篮子拖回家了,正打算去古铁柱家求助。古铁柱在赵家沟出了名的忠厚老实,是个大孝子,小草对古铁柱的人品还是信的过的,没想到就见到了自家奶奶古大娘。

    “园园,小草,今天玩的开心吗?”古大娘见到周园园和小草,忙收起脸上的怒气,换上了一副笑容。

    古大娘在村里听到几句闲话,说是王碧云今天对着一个城里来的后生发花癫,古大娘气不过,过来说了王碧云几句。

    王碧云哭着说没有,是别人诬陷她。古大娘又不好太大声,免得弟媳妇铁柱娘听到生气,只好闷着气离开了。

    “古奶奶,我们玩的很开心。”周园园点了点头,装作没有看见古大娘之前的怒气。周园园不是个真正的小孩子,知道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

    “奶奶,园园还拿包子给我吃了,是香喷喷的肉包子。”小草既高兴又有些愧疚。高兴的是周园园当她是好朋友,愧疚的是香喷喷的包子她吃了独食,没有给奶奶留一点。当时周园园眼巴巴地望着,小草也不好意思藏私,只好塞进了嘴巴。

    “好,那就好。”古大娘见两个小女孩玩的亲近,脸上的笑容大了些。芸香是个好女子,她的孩子也是个好孩子。

    “奶奶,我们抓了只山鸡。”小草拉着古大娘的衣角,示意她猫低身子,才凑到奶奶的耳边轻声说。

    “啊?”古大娘吃了一惊。两个孩子可真有福气,居然碰上了只山鸡。要知道这些年来,村里进山的人可不少,也没见有谁得了山鸡之类的。

    见自家孙女的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细汗,古大娘急忙伸出衣袖,帮小草擦了擦,随即一只手拎起小草的篮子掂了掂重量。

    古大娘的经验丰富,虽然没看见山鸡,篮子一上手,心里就差不多估计出了山鸡的重量。

    好家伙,至少有七八斤重!两个小女孩可真厉害!

    “小草啊~!奶奶跟你商量个事儿,你看成不?”古大娘想起脸色蜡黄的弟妹,心里一阵难过。

    铁柱爹去的早,铁柱六岁就没了爹。铁柱娘生铁柱的时候伤了身子,铁柱爹死后,家里的重担全压在了她身上。铁柱娘要照顾年幼的古铁柱,每天都拼着口气在操劳。这么些年来,一个寡妇带大了儿子还娶上了儿媳妇,日子不容易啊!

    铁柱娶了媳妇后,铁柱娘的一口气才算松了下来,她的身子也累垮了,整天要吃药。大夫说了,铁柱娘是身体亏的厉害,肯定活不过六十岁,如果每天有肉食养着,说不定能活多几年。而铁柱娘今年已经五十三了。

    “奶奶,您说吧!咱家的事您做主。”小草见奶奶面有难色,一双眼睛却直往铁柱表舅家看,心里有点猜到了奶奶的用意。

    虽然有点心疼到嘴的鸡肉要飞,小草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渴望。

    这些年来,古大娘没少贴补娘家,小草妈妈为了这件事,和古大娘吵过几次嘴。

    小草虽然小,她妈妈却是个不着调的,经常拉着自家几个儿女大吐口水,说古大娘的不是。小草听的多了,也明白了妈妈和奶奶之间的矛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