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送鸡

    这个年月,农村人在地里刨食,一年到头赚不了几个钱,家家户户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小草奶奶拿回娘家的东西多了,自己家的就少了。小草家一大家子十几口人,不可能大家都和古大娘一条心。

    古大娘两个儿子,小草妈妈是古大娘的大儿媳妇,农村里的规矩,等到父母六十多岁不能做体力活的时候,要跟着大儿子一家过。

    古大娘和古老爹今年五十多了,平时还能跟着生产队出工赚公分,不需要儿子媳妇额外负担。

    小草妈妈是个精明的,古大娘和古老爹都是干活的好手,他们俩手里如果能攥多一点,以后年纪大了跟着他们大房过,肯定会贴补一二。反之,两个老的现在有点剩的都给了古家,过几年他们老了,做不动活了,他们做为大房,负担就重了。

    所以,小草妈妈为了自家的利益,对于古大娘经常贴补娘家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

    小草是古大娘这个做奶奶的带大的,一直很亲近奶奶。古大娘说把山鸡留给铁柱娘补身子,小草没有半分犹豫,同意了。

    “好,好孩子。”古大娘欣慰地摸了摸小草头上稀稀疏疏的黄发,叹了口气。不是她滥发好心,她弟妹确实不容易。这些年来,铁柱娘也不是没有机会再嫁,可是铁柱娘为了儿子,全都拒绝了。

    古大娘就是佩服铁柱娘的这份心气,才一直高看一眼。

    “奶奶,山鸡是园园抓到的,她说分一半给我,这一半您可以给舅婆,另一半您可要给园园留着。”自己的山鸡要飞了,小草也不忘记帮小伙伴争取回利益。

    “奶奶知道,谢谢园园了。”古大娘欣慰地挨个摸了摸周园园和小草的头顶,招呼着周园园一起往铁柱家走去。古大娘想着铁柱家就在附近,干脆进铁柱家把山鸡分了,省得她把山鸡拿回家入了儿媳妇的眼,再送出来就不容易了。

    周园园不想要那半只山鸡,却被小草拉紧了手不放。

    “小草,我不进去了,那半只山鸡给你了。”周园园劝说着。

    “不行不行,园园,山鸡是你抓的,分一半给我是你仁义,我要是把你那一半也给拿了,我成什么人了我?”小草这小姑娘有些固执,她牢牢记着,这只山鸡可是周园园扑倒的,当时园园说了分给她一半,可没有说这一半可以给铁柱表舅家。

    周园园说不去,小草直接误会周园园不高兴了,差点哭了出来。

    唉!真是不要也不行。周园园哀叹着,被小草拉进了古铁柱家。

    古铁柱家是泥胚子的土房,一共只有三间,一间是连着厨房的堂屋,一间铁柱娘带着两个孩子住,另一间是铁柱和王碧云住。

    周园园还注意到,铁柱家的房顶铺的不是瓦片,而是毡布和茅草。

    这个家可真够穷的,堂屋内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做饭的灶台,一张吃饭的桌子和几张木头长凳,没有其他家具。

    从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灶台可以看出,铁柱娘是个勤快的女人。

    见古大娘去而复返,铁柱娘显得有些惊讶。

    “弟妹啊!小草今天上山得了只山鸡,你拿把刀来,我给你斩上半只。”古大娘招呼着铁柱娘,也解释了自己回来的用意。

    “他大姑,不用了,你家孩子多,留着回去炖一炖。小草可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这么些年,很少人能得到大青山的馈赠。”铁柱娘推辞着。她这身子骨不争气,这些年来,铁柱大姑没少偷偷贴补她。为了这事,铁柱大姑五十多岁的人,还被儿媳妇指着鼻子骂。是她······拖累了大家啊!

    “弟妹啊!我家里有吃的,你的身体要紧,再怎么也不缺口山鸡吃。”古大娘为了让铁柱娘留下山鸡,只好这样说。

    “哟~铁柱他大姑做事可真够抠搜的,一只山鸡拿都拿来了,还要斩一半走?全留着给我婆婆补补身子不行吗?”王碧云在房里听到了,急忙窜了出来。

    几个小时前,王碧云战战兢兢地跟着铁柱回了家,以为自己今天要受一顿饱打了。没想到铁柱有事,骂了她几句就出了门。王碧云才算松了口气。

    心里记恨婆婆没有在铁柱骂她的时候帮把口,王碧云一直躲在房里睡大觉。没想到铁柱大姑那个爱管闲事的上了门,开口就责问她那个男人怎么回事。

    王碧云装傻装懵,才把古大娘给忽悠走。没想到这老太婆后脚又转回来了,还拿了只山鸡?

    王碧云在房里听到铁柱娘的推辞,心肺都快气炸了。老太婆真不懂事,铁柱大姑送山鸡来都不要?她不吃,留着一家人吃不行吗?两个孩子瘦瘦的,也缺营养呢!山鸡啊~!她好几年没有尝过这味儿了。

    “哪里有你说话的地儿?铁柱媳妇,该干嘛干嘛去。”铁柱娘快要被自家这个不着调的儿媳妇气死了。该有多厚的脸皮,才敢要人家整只山鸡?这年月,谁家不缺吃的?铁柱大姑能把半只山鸡给她,那是多大的情分啊!

    “我说说怎么了?铁柱他大姑既然送山鸡过来,肯定是家里还有。”王碧云振振有辞地反驳着。为了能吃上鸡,王碧云也算是拼了,暂时忘记了古铁柱收拾她的“铁砂掌”。

    “铁柱媳妇,实话跟你说,不是大姑我小气,这山鸡只有一半是小草的,大姑做主给你娘补补身子,小草也同意了。还有半只,是人家孩子园园的。”古大娘的脸也拉了下来。好心好意来送鸡,却被王碧云指着鼻子说她小气,她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了。

    “婶子,山鸡是园园抓到的。”小草也不高兴了。园园和她追山鸡追的这么辛苦,她的给了就给了,园园的那份,说什么她都要替园园拿回去。

    “啊?是园园抓到的山鸡?园园可真厉害。”王碧云笑嘻嘻地走过来,弯下身子对园园说:“园园啊~我是碧云阿姨,你妈妈最好的朋友哦,你的山鸡就送给阿姨好了,你家条件那么好,吃不吃鸡都没所谓是吧?”

    “铁柱媳妇,你给我滚回房里去。”铁柱妈怒了。她这个儿媳妇,丢死人了,对着个小孩子要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