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疏忽

    周园园没有理会王碧云。事实上,自从王碧云抢了小草的包子吃,周园园就在心里把她划入了“拒绝往来人士”的名单。

    在小草奶奶的坚持下,山鸡留了半只给铁柱娘,剩下的半只,褪了毛让园园带走。

    一走出古家的大门,周园园就把山鸡塞进了古大娘的手里,自己蹦蹦跳跳地跑远了。小草刚才恋恋不舍的目光,周园园看见了。

    周园园知道小草家人多,条件也不好,一年到头,小草能吃口荤菜太不容易了。

    比起小草,周园园觉得自己整天沐浴在幸福之中,赵庆山很舍得为女儿和外孙女花钱,周园园住到赵家沟的这段日子里,家里的荤菜天天不断。这半只山鸡给小草拿回去,也能让她吃上两口。

    说实话,要不是看不惯王碧云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周园园本意是想把山鸡留给铁柱娘的。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不容易,铁柱娘能守住本心不贪,已经算是很难得的了。

    至于王碧云,周园园还没把她放在眼里,要不是她还没把今天上山采到的药草弄好,周园园肯定要让王碧云吃个暗亏。

    见园园飞快地跑了,小草在后面追着叫了几声,周园园回转身挥了挥手,示意小草不要追,山鸡送给她了。

    “奶奶,园园会不会生气了?”小草有些担心。刚才王碧云说的话太难听,就算是亲戚一场,古大娘和小草都禁不住生闷气。园园家条件好又怎么了?别人自己家大人有本事赚的,又没有吃你王碧云用你王碧云的,凭什么人家条件好就要把东西白给你?

    “不会,园园这孩子,心好。”古大娘叹了口气,宽慰着小草。说真的,古大娘很羡慕芸香,自己聪明伶俐,生个女儿,比芸香更聪明。

    古大娘心里明白,园园是怕她回家难做哩!有了这半只山鸡拿回家,大儿媳妇也挑不出什么理来。

    周园园拎着篮子一路疾跑,她怕小草会追上来。小草这孩子,太固执了,有时候一根筋。

    想起小草举手顿足的着急样儿,周园园跑着跑着,不由得笑出了声。

    前世,周园园没有一个朋友。年幼时在周家村,周家的堂姐妹们人多势众,她们不待见周园园,连带着村里差不多大的女孩们,都不敢和周园园走的近了,生怕遭来周家几姐妹的报复。

    小草是周园园前世今生交的第一个朋友,光凭着小草不爱占小便宜的品性,周园园觉得,她这个朋友,交对了。

    院子里,文梓青正满头大汗地在练功,从大青山回来后,文梓青变强的心太过迫切,一回到家就练了起来。

    文梓青没有理会远道而来的文玉伦,反正用膝盖也猜到出文玉伦干嘛来了。文玉伦已经习惯了文梓青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见他不理会自己,也不生气。

    文梓青打算好了,从今天开始,他一天最少要练上十二个小时的功夫,白天打拳,晚上在房里练内功,争取在三年内达到前世的巅峰水平。

    赵氏武学名不虚传,就这么几天,文梓青感觉到体内的“气”比之前半年多练出的那丝“头发丝”,壮大了一倍。

    周园园拎着半篮子的松塔,笑嘻嘻地进了门,文梓青瞄了一眼,没有出声,顾自一板一眼地出拳,收拳。

    周园园没有停下脚步,这些天来,她已经习惯了院子里有文梓青的存在。

    文梓青面上毫无表情,心底却暗自奇怪,他眼看着周园园和小草下了山,才先一步回了家。没想到这么久了,园园才独自回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

    见周园园脸上笑嘻嘻的,估计没有受什么委屈。文梓青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不过······山鸡不见了?是小草吗?还是别的什么人?

    文梓青决定等会出去打听打听,别是他的小姑娘被人欺负了。

    周园园没有把山鸡的事放在心里,一回家,和赵芸香唧唧呱呱说着一上午的精彩,完了,还把几株从山上采摘回来的“破草”小心翼翼地种在了后院的菜地里。

    被山鸡和几株草的事情一搅和,周园园和文梓青都忘了和赵庆山说起山上那几个疑似木头贩子的事。此时的周园园和文梓青也不知道,就因为这个小小的疏忽,才未能阻止未来一件惨事的发生。

    不知不觉中,一个多月过去了。

    眼看着再过一个多月就过年了,趁着生产队结算公分的机会,赵芸香终于鼓起了勇气,和老爹说要回周家村。

    赵庆山见女儿坚持要走,叹了口气后,只好同意了。

    毕竟,芸香还是周家媳妇,平时在娘家住着也就罢了,要是连过年都在娘家过,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他老了,不怕被人说嘴,芸香和孩子们还小呢!以后的路还长着,要是坏了名声可不好。

    临别之时,赵庆山想交代女儿几句,张了张口却不知该怎么说。教女儿不要对公婆太好?还是教女儿自己要有主意,不要事事听她婆婆的?

    这些事,都不能拿到台面上说,而是要赵芸香自己去把握其中的尺度。赵庆山很担心赵芸香,性子太柔,心地太好,有时也是缺点呐!

    周园园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脸上笑眯眯的,冲着赵庆山直挥手。至于赵庆山身边那个矮一点的身影,周园园选择了自动忽略。反正文梓青这小屁孩,一天到晚都是平板着脸不说话的,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自行车是赵庆山的,老式的三八大杠子,永久牌的,用了十来年,有些破旧的感觉。那时候的农村,买一辆自行车要一百七十块钱,还要加上一张自行车券。所以说,有一辆自行车的人家,比后世拥有一辆宝马车还来的风光。有些穷一点的村庄,整个村都找不出一辆自行车。

    赵芸香没有自行车,她出嫁的时候,赵庆山陪嫁了一台缝纫机,要是再陪嫁多一辆自行车,赵家就太出彩了。赵庆山是个低调的,不会去出那个风头。

    赵芸香出嫁后,赵庆山买过一辆自行车给赵芸香。可惜赵芸香是个心软的,小姑子周志美哭一哭闹一闹,再加上周老太婆的强取豪夺,那辆自行车最终成了周志美结婚时的陪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