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回家

    赵家沟到周家村有七八十里地,光靠赵芸香娘儿俩的两条腿,要走上大半天。赵芸香赶时间,只好先借老爹的自行车用一用。

    赵芸香先去镇上接了儿子周家胜,刚好今天是星期六,周家胜从下午开始放一天半的假。

    这些天来,周家胜和文梓青已经很熟了。每个星期,周家胜都会跟着舅舅回赵家沟。

    文梓青第一次见到周家胜的时候,直接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前世那个丑陋的周家胜,小时候竟然长的这么玉雪可爱。

    人和人之间,或许真的有缘分。文梓青虽然冷冰冰的,周家胜却很喜欢他,一有空就在文梓青身旁转来转去。在周家胜的心里,觉得学武中的文梓青既酷气又威风。没多久,文梓青和周家胜就成了好朋友。

    赵芸香带着孩子们在弟弟赵国辉家吃了中饭,拒绝了赵国辉翘班送他们的好意,直往周家村赶。

    前天秋菊婶让人捎信给赵芸香,说生产队今天下午在晒谷场旁的屋子里分粮食和钱。那个年代,生产队分粮食可是件大事,家家户户都会到场的。

    眼见着时间不早了,赵芸香顾不得回趟家,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直接去了晒谷场。

    周家村六个小队,每个小队都有一块五百平方米左右的晒谷场。农忙的时候,从田里割下来的水稻脱了粒,直接往晒谷场上拉。

    为了方便收拢晾晒的粮食,晒谷场的地面非常平整,一点坑坑洼洼都没有。

    每到农忙的时候,各小队的队长会分派出两三个五十来岁的婶子们做晾晒的活。早上太阳一升上天空,婶子们先在晒谷场地地面上铺上一席席竹片编织的席子,等到田间脱好粒的湿稻谷一到,就把稻谷往席子上倒。

    为什么要等到太阳升空才铺席子,这里面也有讲究。于源县的秋天,夜里会有露水。太阳出来的时候,露水会被蒸发,铺好的席子才不会被露水沾湿。

    农忙的时候,晒谷场上负责晾晒稻谷的大婶们,个个手拿一支长柄的木爪篱,飞快地把成堆的稻谷摊开在席子上。

    席子上薄薄一层湿稻谷在烈日的暴晒下,加上大婶们用木爪篱时不时翻弄下,两天时间就能晒干。

    生产队的晒谷场边上,有几间又大又结实的房子,这就是生产队的队部,那个年代,锄头,镰刀,杀虫用的喷雾器都属于集体的重要财产,晒谷场边上那间小的屋子,就是小队的工具间,供生产队堆放锄头,镰刀等工具用,还有一些没用完的农药也放在这里。

    另一间大的房子就是小队的仓库,每一季收获的粮食处理好后就堆放在这里。仓库很大,每一季收获后,村民们在仓库里先把稻谷用风车扇上一遍,去掉秕谷,颗粒最饱满的拿去粮管所交公粮,剩下次一等的等会计算好账后才统一分给队员们。

    那个年代的农民非常实诚,交给国家的公粮都是最好的,绝对不会有弄虚作假的事情发生。

    赵芸香所在的小队是第一队,晒谷场旁的屋子比别的小队多了一间。除了大仓库和工具间,剩下的一间刷了白灰,整的亮堂堂的,是周家村的大队队部办公室。

    平时,大队长周春亮和村会计周志刚就在这里办公。

    第一小队有四十来户人家,周家老太婆吴金凤和周家几兄弟都在这个小队里。

    赵芸香还在半路上的时候,分粮食的仓库里已经吵成了一锅粥。

    事情的起因正是吴金凤。

    刚吃完中饭,队员们就来到了晒谷场。今天除了分粮食,还要分钱,队员们心里都很激动。

    农村里的日子苦啊!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干一年后,到快过年的时候手里才能有几个活钱。粮食也是一样,大头的都是到年底才分,哪一家平时不够粮食吃,就去找队里借。生产队长会根据每一家的实际情况,让村里的会计做见证,借给队员们赖以活命的粮食。

    生产队长的权利很大,如果是偷奸耍滑的队员,生产队长有权利不借粮或者少借粮给他(她)家。对于干活勤快做事任劳任怨的队员,队长也会照看多几分。

    正因为队长手上有这些权利,平时安排队员出工,也没人敢偷奸耍滑,更没有不听指挥的事情发生。

    年底分粮食的时候,会计在分粮前,计算好每家应该分的粮食,再看着每家的借条,把队里借出去的粮食统一扣回来。

    每个小队总会有几户特别困难的家庭,有的是因为家里劳动力不足,老人孩子多;有的是因为家里有病人,把一大家子拖累了。到了年底分粮,这些困难户扣掉了平时向队里借的,根本不剩一星半点,甚至还要倒找补给队里粮食或钱。

    第一小队也是这样。每年分粮的时候,总会有几家哭穷,队里也会看着各家的情况做出一些应对措施。

    第一小队今天分粮一点都不顺利。

    秋香婶子家是第一小队出了名的困难户。秋香的男人周其家是第一小队的耕田手。

    农村里耕田用的是牛力和人力的结合。在老黄牛身上套上耕田用的犁,耕田手站在犁上,手拿皮鞭,时不时抽打一下,控制好牛走的方向。

    黑油油的泥土在铁铧犁的两边缓缓绽开,是所有农村人最喜欢看的美景。

    耕田手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周其家带着老黄牛耕过的田,又松又软,让下一茬稻谷的种植省了不少心。

    两年前一次出工,队里的老黄牛不知怎的发了疯。

    周其家去阻止,却被狂奔的黄牛带翻到地上。周其家也算倒霉,地上刚好有一块突出的石头,周其家的背摔到了突出的石头上,断了一截脊椎骨。治疗了一个多月后,周其家的外伤好了,双腿却失去了知觉。

    周其家是家里的壮劳力,他在床上躺了两年,秋香拉扯着四个从三岁到八岁的孩子,一个人的公分根本养不活一家六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