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分粮(1)

    秋香的公公婆婆有四个儿子,老两口已经六十多了,要靠儿子们养活。周其家出事后,其它几个兄弟免了他们家出供养老人的粮食和钱,至于别的,他们自己都不宽裕,也帮不上忙。

    这两年来,秋香家都靠在队里借粮食过日子。

    年底分粮的帐一算出来,秋香家不要说分粮分钱,还要倒欠队里三百斤粮食和十来块钱。

    分粮的时候就等于队里清账的时候,到了年底,不管你家里多穷,欠了队里的钱和粮食,都要补上。

    小队长周其民是周其家的堂兄,见堂弟一家过得艰难,周其家也算是出工时受到伤,平时能照顾的地方尽量照顾。

    今年也是一样。

    周其民正和周志刚一起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手里拿着份名单,准备点名分粮食。

    在分粮前,周其民和周志刚商量了一下,把秋香家的十块钱欠款和三百多斤粮抹平了,剩下的才给队员们一起分。

    第一小队四十几户人家,出工的队员有一百多人。这样一来,就等于这一百多人平摊了秋香家的债务。

    很多队员想着秋香不容易,秋香家欠的三百斤稻谷和十块钱,摊到大家头上,也不过是每人两斤多粮食和几分钱,所以没有异议。

    再说了,日久天长的,谁能保证自己家一直顺风顺水不出一点事?小队长周其民是个厚道人,队里有秋香这样的先例在,万一自家倒霉的时候,队里也肯定会伸出援手。

    有几个目光短浅的队员就不愿意了。凭什么秋香家的欠账,还要自家帮着平摊?

    周春平的婆娘吴金凤跳的最厉害。

    吴金凤是个小气的,她的钱连几个儿媳妇都舍不得给她们花,又怎么会愿意为秋香这么个外人承担一部分债务?

    吴金凤一年到头,出工的日子不多。除了农忙的时候,队里规定全体队员必须出工,吴金凤才去晒谷场晒几天谷子。平时在家,吴金凤不是说腰酸就是说背痛,连家务都懒的做,这样一来,吴金凤一年到头赚的公分也不到三百分。

    吴金凤不差钱,老头子周春平每个月有工资拿还有商品粮供应,儿子周志新的钱也被吴金凤划拉到手,吴金凤对于队里的那些农活,才没兴趣做。

    周家村第一小队今年的收成还不错,每个壮劳力一年可以分到八百斤谷子,两百斤红薯,还有五十斤的土豆。更让人兴奋的是,今年一分公分能折2分钱的分红。

    壮劳力是指在生产队每天拿十分公分的汉子,这些汉子们,做起农活来不管是插秧,割稻子,挑担,打虫,施肥,哪一样都能做的又快又好。

    那个年代的农村,对公分的评定自有一套标准。能跟着男人们挑百斤担子的妇女,在农忙时能顶一个汉子用的女人,才有可能被评为八分工。

    就因为这几个硬性规定,一般的妇女出工,一天能评上七分公分已经是很能干的了。第一小队拿八分公分的妇女除了赵芸香,也不过是五六个人。这几个女人都是周家村村民眼中出了名的能干。

    吴金凤那一点公分,能分到七十斤粮食就不错了,至于钱,最多五块钱左右。

    粮食不多,钱也不多,却要分一部分帮秋香还队里的债,吴金凤的心里说不出的窝火。

    在周家村,吴金凤还没给人占便宜过,连几个儿媳妇,在她面前都是服服帖帖的,她说东就不会往西。

    周其民让全队的队员帮秋香家还债,自然伤害了吴金凤的利益。眼见着粮食和钱都要少上一些,吴金凤的心像是被剜了一块般的痛。

    不行!坚决不行!

    “大侄子啊,你这样做不对吧?周其家是你家亲戚,可不是我们家亲戚,你怎么能让我们来贴补他家呢?”吴金凤一开口就是得罪人的话,话里话外在说周其民假公济私,拿公家的东西贴补自己家堂弟。

    “对啊!凭什么人家的债务要我们分担?”见吴金凤出头,队里的老光棍周大牛也跳了出来。

    周其家瘫在床上两年,周大牛的眼光早就瞄着略有姿色的秋香,可惜秋香不是好惹的,硬是没让周大牛占着半分便宜。

    周大牛心里不满秋香已经很久了,借着这个机会,周大牛打算好好为难为难秋香。

    最好那个小娘皮一家子没粮食吃半夜来求老子!周大牛龌龊地想。

    “是啊是啊,其家是可怜,但是我们家里也不宽裕啊!”几个妇女见有人带头,也插了一嘴。这年月,没有谁会嫌粮食多,家家都不宽裕呢!

    “这······”周其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反对,一时没有想出什么话来安抚大家,卡壳了。

    “婶儿们,求求大家了,我家的日子,真的是过不下去了。”秋香擦了擦眼泪,站了出来。两年的时间,把一个三十来岁还算俏丽的少妇变成了一个面色暗黄粗糙的农妇,看起来生生地老了十来岁。

    秋香知道周其民的好意,秋香也是个要脸的,如果不是真的过不下去了,她也不会厚着脸皮求大家。这两年来,秋香一刻也没有停歇,在生产队里拼命地干活,也不够家里六张嘴消耗的。

    周家村的规矩,年底分粮的时候,每家的欠账必须要还。只有不欠账的队员,明年才有可能继续向队里借粮。年底不平帐的队员,是没有资格继续借的。

    十块钱不多,可是秋香家连一块钱都拿不出啊!

    “大家不要说了,其家是被队里的牛弄伤的,也算是因公受伤,他瘫了,队里也不能不管吧!”秋菊婶子看不过去,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是啊是啊,其家这小伙子,没受伤之前,干活可是一把好手。”李大婶也出来替秋香说话。这年月,谁都不容易,能帮一点,说不定就能救多几条命。

    “秋菊你这碎嘴婆娘,哪哪都有你的份,你这么有钱,前些天怎么不把我家媳妇替你做衣服的手工费给了?”吴金凤冲着秋菊婶子剜了个菜刀眼。李婶子家四个五大三粗的儿子,吴金凤不敢正面和李婶子对上,直接略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