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分粮(2)

    自从那天早上撒泼被亲家小舅子赵国辉撞上后,吴金凤算是把秋菊婶子给恨上了。

    要不是亲眼看见秋菊婶子找赵芸香做衣服,吴金凤就不会开口问赵芸香讨要鸡蛋钱。没想到秋菊那老娘们有钱买布做衣服,居然还拖欠手工费?

    赵芸香口袋里没钱,借着小九那丫头片子落水的机会,为了一只鸡蛋和她顶了起来。吴金凤只要一想起那件事,内心就有着说不出的窝火。要不是被赵国辉抓了个正着,老头子也不用给两块钱的医药费,她也不用买那包槽子糕去探病。

    一想起被周家胜和周园园兄妹俩吃的精光的槽子糕,吴金凤就心疼地睡不着觉。都怪秋菊这个死婆娘,都是她的错!

    吴金凤把这一切,全怪在了秋菊婶子的头上。

    “我又没说不给,等会队里分钱了我就给芸香。分了家的婆婆,眼睛还盯着媳妇的口袋,真不要脸。”秋菊婶子才不怕吴金凤,嘴皮子利落地反驳着。

    “你······”吴金凤被秋菊婶气的噎住了气。确实,债主是赵芸香不是她吴金凤,她总不能说替儿媳妇收债吧?

    “好了好了,秋菊婶说的对,其家是在出工时候受的伤,队里每年给点粮食,也算是补偿了。”周其民找回了理由,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乡亲们哪!大家都是周家村人,祖祖辈辈知根知底的,要守望相助啊!总不能眼看着其家一家人缺粮饿死吧?”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秋香也是个机灵的,见周其民这样说了,赶紧站在前面冲着队里的队员们鞠躬。见秋香这样的状况,好多人都闭上了嘴,不出声了。

    周大牛见吴金凤泄了气,也缩在人群后面,没有胆子再为难秋香。他那些龌龊心思,只能自个儿暗地里寻思。要是被人知道周大牛对秋香有不良企图,满村子的老娘们都能冲上来撕碎了他。

    周其民见众人总算是没有异议了,赶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个小本本,一板一眼地念了起来。

    一年到头,除了刮风下雨和猫冬的日子,三百六十五天里,能有两百六十天出整天工,已经很不错了。今年第一小队满工是两百五十二天。

    赵芸香今年出了两百五十二天工,一天八分公分,算起来就是两千多的公分。

    照着这些公分,赵芸香能分到六百多斤谷子,一百六十斤红薯,四十斤土豆,四十多块钱。至于周家胜很周园园两个孩子,是没有粮食和钱分的。

    吴金凤听小队长念到赵芸香今年可以分到四十多块钱,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好不容易等周其民把小本本上记的每家每户分多少粮食多少钱念完,吴金凤“哧溜”一下窜到了办公桌边,腆着脸对周其民,说:“大侄子,待会儿我把我三儿媳家的粮食和钱都领了。”

    见吴金凤提出这么个要求,周其民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往年,别的小队有发生过代领粮食的情况,不过那是人家儿媳妇贪图婆婆的东西,说是代领,结果把婆婆家的粮食搬进了自己家。

    那家的婆婆没有了粮食,肯定不干。那个年月,粮食代表着什么?一家子人的命啊!

    婆婆和媳妇闹哄哄的吵了几个月,最后村长出面叫来了镇上派出所的公安,那媳妇才把粮食还给了婆婆。那个小队长被村长点名批评,最后还撤了职。

    如今吴金凤也跳出来搞这么一出,让周其民怎么放心的下?周家前些年就分家了,这件事周家村的人都知道。周家村的规矩,分家立户后,儿子和老子就不是一家了,平时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丧事,都要各自随一份礼。

    分粮食也一样,不是一家人,队里怎么可能让你拿走别人家的粮食和钱?到时候有什么纠纷,麻烦的还是小队长周其民。

    再说了,吴金凤是周家村出了名的泼辣凶悍,万一她也把儿媳妇家的粮食搬进了自己家,再让她拿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一个小队长的职务虽然不大,其中的好处却多了去了。周其民在这个职位上做到滋润的很,怎么会为吴金凤去担撤职的风险?

    “不行。”想到这里,小队长周其民一口就拒绝了。

    周志新在家的时候,和周其民玩的好,周志新结婚以后,也曾拜托周其民照看一下自己的妻儿。

    “什么?”吴金凤怒了,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都快戳到周其民脸上了。

    整个仓库里都听到吴金凤的大嗓门在嚷嚷:“凭什么?我是赵芸香的婆婆,她不在家,凭什么不让我代领?你周其民是不是巴不得赵芸香不回来队里就不用给她的份?”

    “婶子,队里的规定就是这样,每一家每一户,只能领自己的那一份粮食和钱,不能代领。”周其民耐着心劝说道。

    “我是志新的娘,赵芸香的东西还不是我儿子的?就算吃点他家的粮食又怎么了?”吴金凤不服气地说。

    “婶子,志新媳妇把粮食领回去后,你去她家要多少队里都管不着。在队里代领就是不行。”周其民快被吴金凤烦死了。仓库里堆着几大堆晒干的谷子,等会还要每家每户过秤,他忙的很呀!

    “是啊是啊!队里这样规定,我们跟着规定做就好了。”秋菊婶子见周其民为难,急忙出来帮了句腔。谁不知道吴金凤这婆娘就是个不讲理的?志新媳妇的粮食给她搬,怕是要搬到她自己的粮柜里去啰!

    “我老周家的事,关你这个老娘们屁事!”吴金凤怒了,对准秋菊婶子发起火来。两次好事都被秋菊婶子搅和了,吴金凤恨不得扑上去咬她一口。

    吴金凤特别记恨着上次秋菊婶子找赵芸香做衣服没给钱的事。要不是秋菊这婆娘脸皮厚,怎么会让她吴金凤损失了一只鸡蛋的钱?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横竖有队长和会计在做主呢!”秋菊婶子斜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默不作声的周志刚,撇了撇嘴走开了。还以为周家这个周志刚是个好的,看来也好不到哪里去。吴金凤在这里跳了这么久,也不劝上一句半句的。

    算了算了,她还是赶紧去外面迎一迎芸香,吴金凤这老娘们,由得她做妖,队里这么多人在呢!量来她也讨不了什么便宜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