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大杀招

    赵芸香很无奈。吴金凤这样做,分明是把她这个做儿媳妇的架到火堆上烤。

    吴金凤一哭闹,村里有些不明缘由的人肯定会说赵芸香这个做媳妇的不是,让婆婆当着众人的面哭诉。

    现在的年代,哪家有事不是关起门来自己解决的?一般闹到了众人面前的事,都是自家人解决不了的大事。

    “奶奶她······”周园园这一问,直接让赵芸香卡了壳。

    赵芸香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说吴金凤眼看着占不到他们三房的便宜,所以生气了?还是说吴金凤当着众人的面撒泼,为了让她赵芸香退让?

    退让?再退让的话他们三房娘儿三个就要饿一年的肚子。再回娘家去占便宜?打死赵芸香也没那个脸!

    “我知道,奶奶是在唱戏呢!”周家胜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妹妹,我跟舅舅去镇上的戏院看过县里的剧团唱大戏,里面有个婆婆唱的和咱奶奶差不多。”

    唱大戏???还真像!大伙听到周家胜这么奇葩的答案,在脑海中对照了一下吴金凤和唱大戏的戏子,顿时“哄”的一声笑了起来。

    “妹妹,等下次县里的剧团再来,我让舅舅把你也带上。可好看了,里面的婆婆声音也和奶奶一样洪亮,唱的比奶奶还要好。”周家胜有些心疼自家小妹的孤陋寡闻,心里打算着让小舅舅带着妹妹一起开开眼界。

    “呃~!”吴金凤刚哭到一半,被周家胜的话一噎,加上耳边传来众人的嘲笑声,顿时一口气卡在了嗓子眼里,吞不下也吐不出。

    “娘,娘,您怎么了?”周志刚眼见着吴金凤的脸色由红转青,不由得急了。没听说他老娘有心脏病高血压之类的呀?不会真的气晕了吧?

    周志刚焦急地在周围看了一圈,没有看见李春娇的身影。就连谷大花也不在。

    “弟·····弟妹,你过来扶一下娘,把娘放我背上。”周志刚嗓音沉涩地开口了。这一声弟妹,在周志刚嘴边滚了又滚,到今天才叫出口来。

    “哦。”赵芸香也急了。老太太今天要是有个万一,她身上的污名算是坐实了。把婆婆气的背过气去?想想都过分。

    “妈妈,奶奶是被气噎到了,不能移动,您站在那儿,不能动。”周园园走前一步,拦住了赵芸香。

    “啊?那······那该怎么办?”赵芸香也慌了,忘记了眼前的女儿才六岁。

    “看我的。”周园园掏啊掏,从身上的小布挎包里掏出了一支寒光闪闪的银针。

    对啊!女儿这些天跟着娘家爸爸学医术,说不定有办法救婆婆。赵芸香想。

    “大伯,您可要把奶奶给扶好了。”周园园大喝一声,手里捏着银针直冲吴金凤奔了过去。小样儿!吴老太婆这一招上辈子都用烂了,现在拿出来显眼,可不要怪她手上的针不答应。

    周园园前世见过吴金凤这样的状况,吴金凤那老太婆心思重,小事就坐地上哭闹几声,要大件的东西或者是大笔的钱就用“背过气去”这一招。说穿了道理很简单,只要把气憋住十几秒,就能营造出一定的效果。

    周家人一开始不知道是吴金凤的招数,以为吴金凤心脏不好,周家上上下下包括周春平,对吴金凤的这招杀手锏基本上有有求必应。更不用说周志新和赵芸香两个“大包子”了。

    “哦。”周志刚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把手里老娘的身子扶正,双手夹住吴金凤的胳膊扶的紧了些。

    吴金凤躺在周志刚怀里扮“柔弱”,耳边又听到周园园他们说的话,着急的不得了。这些人,一个两个的,怎么不按照她想的方式做了呢?只要周志刚把她背到赤脚医生那里,她就能让赤脚医生说上一堆被气晕了之类的话。

    婆婆让儿媳妇气晕了,这样的大事,肯定能从赵芸香手里掏出钱来。吴金凤暗自做着美梦。

    随即,吴金凤觉得胳膊一痛,身子也被儿子周志刚扶正了。睁开眼睛,见到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就在眼皮底下。

    还没等吴金凤反应过来,只觉得人中上一阵剧痛,不由得开口大叫了一声:“哎呀!”

    “好了好了!奶奶醒了!”周园园高兴地抽回了银针,从布包里掏出一块洁白的帕子,把银针仔细地擦了又擦。自从跟着赵庆山练武后,周园园的身手敏捷了不少,这银针一戳一收的,做的如同行云流水般,没等周志刚反应过来,已经全部完成了。

    “娘,您没事了吧?”周志刚见吴金凤的脸色恢复了红润,提起的一颗心总算落回了实地。

    吴金凤狠狠地飞了周志刚一个菜刀眼,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甩开了周志刚的手,一骨碌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这小丫崽子,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拿针来戳老娘?”吴金凤跳到周园园身前,伸出一只手指头,一点一点地点着周园园的额头,看她的架势,像是恨不得在周园园的额头上戳出个窟窿来。

    赵芸香见女儿果真把婆婆“救”回来了,正在发愣间,女儿已经被婆婆戳了两下。

    赵芸香急忙跑前两步,把周园园护在了自己怀里。

    “奶奶,您刚才厥过去了,妹妹是在救您呢!”周家胜见状,急忙把妈妈和妹妹护在了身后。奶奶的手指那么粗,妹妹的额头都被戳红了。

    “救我?我用的着她这个丫头片子救?”吴金凤不屑地撇了撇嘴,手上的手指到底还是没有戳到周家胜的脸上。周家胜没惹到她,她这一指头戳下去,明天满周家村的人都会在议论她这个当奶奶的不慈爱。

    “大娘,您身体没事了,就把您家的粮食给领了吧!”周其民算是看了一出“大戏”。这周家婶子还真有唱戏的天分,说哭就哭说晕就晕,这志新媳妇,算是倒了大霉啰!

    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周志新,周其民不由得摇了摇头。周志新和周其民说过,家里的父母对芸香母子都很慈爱,他才放心在部队里,一心想奔个前程出来。

    看来,周志新那么毒辣的眼光,这次也出了错。不过也难怪,人心都是偏的,要是没有亲眼看见,谁会愿意相信自己的亲人是“坏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