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来信

    吴金凤眼见着今天的“大招”没见效,也不敢继续纠缠下去。没见周其民的脸都黑了吗?再闹下去,她也占不到多少便宜。反正来日方长,赵芸香在家里又跑不掉,她还是慢慢想办法吧!

    队员们继续分粮,分到粮食的队员继续往家里搬。吴金凤在仓库里闹的这一出,也被第一小队的队员们当成了笑话在村里传扬开来。

    等到周春平听到传言的时候,吴金凤在周家村的名声已经上了一个新台阶。周春平除了回家对着吴金凤发了几次火,倒也没有别的办法补救。

    赵芸香分了几次,才把几百斤粮食搬回了家。看着楼顶装的满满的粮食柜子,赵芸香的心里满是喜悦。这是她辛苦了一年的劳动成果,她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了自己和两个孩子。

    “妈妈,快点擦擦汗。”等赵芸香收拾好最后一担谷子,体贴的周园园马上递过了一张湿毛巾。毛巾上还散发着暖暖的温度,这孩子,不声不响的连水都烧好了?

    赵芸香满面笑容地接过周园园手里的毛巾擦了一把汗。舒爽的感觉让赵芸香的心里美的直冒泡泡。她的园园,不知不觉中也长大了呢!

    “妈妈。您别哭,园园听话。”看着赵芸香眼里滚滚而下的泪珠,周园园有些惶恐。周园园记得前世的时候,赵芸香很少哭,就算再苦再累,她都会微笑着面对。

    “妈妈,家胜也听话。”周家胜也赶忙表达自己的意愿。妈妈搬粮食的时候,妹妹说烧点热水,他忙前忙后地帮妹妹搬柴火,大灶的火还是他点着的呢!

    “好孩子,你们俩都是好孩子。”赵芸香蹲下身子,揽住两个小小的身子,心里满是欣慰。

    为了孩子,她这个当妈的要立起来。不管怎么样,就算待会婆婆再有什么招,她接着就是了。想起今天下午吴金凤垂头丧气的模样,赵芸香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该!活该她出丑!

    赵芸香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想,可是,今天是第一次,赵芸香拒绝了婆婆的要求,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对于赵芸香的拒绝,吴金凤没有死缠烂打,而是选择了息事宁人,这让赵芸香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叫“希望”的东西。

    第一次,赵芸香发现了婆婆吴金凤也有她的软肋。吴金凤这个人好面子,当着村里人的面,吴金凤不会像在家里一样,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前都是赵芸香太惯着她,才会任她予取予求。或许······以后她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好好盘算盘算?

    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g省,n市的郊区。

    傍晚,周志新带队完成了一天的训练,打算去市里给孩子们买点糖果寄回去。今年春节值班的人少,周志新忍痛放弃了回家团聚的机会,选择了留在部队过年。

    孩子们应该长高了不少吧?过年的时候看不到爸爸,让他们吃着爸爸买的糖果,思念一下自己也好。周志新暗自打着小算盘。

    “周副营,有信。”门口的哨兵见到周志新,赶忙从岗亭里拿出了几封信。

    一,二,三,四。怎么会有四封信?家里有事?周志新满心疑惑,忙低头扫了一眼。

    一封信是芸香的,另一封是周家村父母寄来的,还有一封是小舅子赵国辉的,剩下的一封是文梓青的?

    文梓青是谁?周志新想了半晌,没能想起。

    不管了,一会儿看看就知道是谁了。

    周志新手里捏着几封信,顾不得去市区了,转身往宿舍走。

    想起赵芸香,周志新嘴角的弧度一直往上翘。不知道她在家里好不好?有没有听自己的话少去生产队出工?生产队的活太累了,芸香身子骨娇弱,又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不要累着自己才好。最重要的是······这么久了,芸香有没有想着自己?

    赵芸香的信很有规律,一般都是一个月一封,每次在信里,赵芸香都会说家里很好,她和孩子们也很好,公公婆婆和妯娌们对她也很好。

    每次收到赵芸香的信,周志新总能乐呵呵上一整天。能娶到芸香这么好的妻子,他周志新算是上辈子积了大德。芸香不仅温婉贤淑,为他稳固着大后方,这就是对他工作最好的支持。夫妻间,不就是能互相理解共同进步嘛!

    不过,农村的日子肯定是辛苦的,还好有他一个月十五块钱的补贴,他们娘儿三个才能过的轻松一点。周志新每次写信回去,都会叫赵芸香不要累着,手里有钱,生产队的工就不用出那么多,在家养养身子。芸香做衣服的手艺很好,平时就算不出工,在家帮人做做衣服,他们家的日子也能过的去。

    周志新答应过岳父赵庆山,娶了芸香后,一定会对她好。这些年来,周志新也确实做到了。周志新在部队里省吃俭用,大部分的钱都寄给了芸香。

    有了他的养家钱,芸香和孩子们肯定都会好好的。周志新只要想起妻子和孩子们,就觉得全身都是干劲。

    周志新回到宿舍,拆开的第一封信就是赵芸香的。

    渐渐的,周志新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拿着信看了两遍,周志新才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园园落水发高烧?差点没了命?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二哥家的苗苗?

    这······这个世界玄幻了吗?二哥家的苗苗,那个每次看见自己都是一脸甜笑叫他小叔的小女孩,竟然有这么狠的心肠?还有,园园住院没钱交医药费是怎么回事?要不是老岳父出手,芸香母女俩还要被扣在医院里了?

    他的爹呢?他的娘呢?园园是老周家的孙女,园园出事,他们二老都不管吗?

    赵芸香在信里没有说的很清楚,只是说园园住院了,没钱交医药费,是赵庆山垫付的。对于周春平和吴金凤的偏心和不作为,赵芸香并没有提上一句半句。

    要不是有着园园落水的悲愤刺激着,赵芸香说不定连这些话都不会写。毕竟,周志新是周春平和吴金凤的儿子,她这个做儿媳的,说的多了,说不定还会被周志新认为她在挑拨他们的父子关系。对于这个可能,赵芸香不敢赌。

    周志新接着拆开了赵庆山的信。赵庆山的信说的直白多了,直接说了周春平和吴金凤在园园落水后的表现,最后添了一句:你老周家照顾不了自己的孙女,我赵家可以照顾。

    周志新觉得脸都**辣的。他老周家的后辈子孙,自己不愿意照顾,还要让岳父家出手,这不是让他没脸吗?还有他的娘,那么爽利的一个人,怎么就对芸香那么苛刻呢?不是早就说好了,他一个月给五块钱孝敬二老,其它的钱是芸香母子的生活费吗?他老娘怎么能全都拿了?那么,这些年来,芸香是怎么过来的?

    周志新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心里的怒火腾腾地在燃烧。

    要不是园园发生了生命危险,他的芸香,还不会把这一切说出口吧?这些年来,他们娘儿几个在周家过的什么日子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