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清晨

    清晨,天刚蒙蒙亮,周家村高低错落的烟囱里,已经开始冒起了烟。那是周家村勤快的女人们,开始为一家老老少少准备早餐了。

    靠近村头马路边,最醒目的是一溜儿坐北朝南的大瓦房,足足有六间,看上去非常气派。这就是周春平的家。

    更让人眼热的是,大瓦房的东西两边,各有一块郁郁葱葱的菜地。一看就知道是为大瓦房以后的扩建特地留出来的。

    菜地一头连着厚实的泥墙,其它几个方向稀稀疏疏地围着一圈竹篱笆。

    瓦房东边的菜地足足有上百平方米,平平整整地弄了六七畦,种满了各种蔬菜,绿的是大白菜和韭菜香葱,嫩黄的是卷心菜,还有半畦耷拉着绿樱子的胡萝卜,愣是再挑剔的人,都会赞一声这家的菜侍弄的不错。

    相比于东面,瓦房西面的菜地就显得有些可怜,稀疏的竹篱笆里,是窄窄的一条菜地,十来米长,靠着泥墙的走势,一头窄一头宽,窄的那头还没有一米的样子。

    西边的菜地虽然不大,却规整的很好,除了半畦的大白菜和半畦的卷心菜,就连菜地周边的角落里,也种上了几丛绿油油的小香葱。

    吴金凤昨天在仓库里闹了一场,回家后拉长这一张脸,把锅碗瓢盆敲的叮当响,却没有开口叫赵芸香过去帮她做饭。

    赵芸香把粮食搬回家后,天已经擦黑了。有心想去帮婆婆做饭,却被自家一对儿女绊住了腿。

    周园园和周家胜摸着扁扁的小肚皮直嚷着饿了。赵芸香想着刚和婆婆闹了一场,婆婆没出声叫她,她也不好凑过去。加上两个孩子还小,确实饿不得,只好当作听不见吴金凤的“锅碗瓢盆演奏曲”,顾自弄了晚饭,母子三人吃完后收拾收拾去睡了。

    吴金凤在厨房敲打了半天,没见有人理她,本想再撒泼,却被自家老头子周春平喝了一句:“死婆娘,快点做饭,老子快要饿死了。”

    周春平出声了,吴金凤只好消停消停,老老实实地做起了晚餐。这一个多月来,赵芸香不在周家村,吴金凤自己做了这么久的饭,手脚都利索了不少。

    吃完饭,吴金凤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一心想着要怎样整治整治三儿媳妇,才能出心中的一口恶气。到半夜的时候,吴金凤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一大早的,吴金凤扔给赵芸香两大筐衣服,让赵芸香洗干净。

    赵芸香没有出声,接过衣服在自家小院子的井台边,默默地洗了起来。

    从昨晚开始,赵芸香就做好了吴金凤发飙的准备。今天早上,吴金凤没有劈头盖脸的污言秽语,只是洗衣服而已,赵芸香能接受。

    吴金凤年轻时候就收拾的很利落,现在年纪大了,这个习惯还是保持的很好。一头花白的头发梳的油光水滑,看不到一丝毛边,挽了个疙瘩在脑后,用一支木簪子别着。

    吴金凤今天穿了一件蓝布大褂,袖子上补着两个稍微深色一点的补丁,下身是一条洗的发白的蓝土布裤子,面容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秀美。

    整治了一下赵芸香后,吴金凤的心情稍稍好了些,想起就算再去睡个回笼觉也未必睡的着,吴金凤索性到厨房里准备早餐。唔,做个香葱面疙瘩吧!好久没吃了,吴金凤还有点想那口了。

    吴金凤从上了锁的壁柜里舀出半勺细白面,添上一点水,用一双筷子搅和了起来。看着前两年难得吃到的细白面,吴金凤的心情还是有些晦暗。

    没见到赵芸香对她低头,吴金凤的这口气算是憋着了。还有小九那个臭丫头,小小年纪不学好,竟敢拿针来戳老娘?呸!看老娘这几天使出手段来整治整治你们。

    哼!既然进了她老周家的门,赵芸香再能耐,都要看她吴金凤的脸色做人!

    回娘家?让你回娘家躲了这么久的懒,要是她老周家三个媳妇都像赵芸香那样,她吴金凤这个做婆婆在老周家还有什么地位?女人家家的,嫁了人就该安心在夫家呆着,整天跑来跑去像什么样子?

    吴金凤手里的筷子搅的“哗哗”响,嘴角噙着一丝阴狠的笑意。吴金凤搅拌好面糊糊,侧耳听了听窗外传来的洗刷衣服声,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已经是冬天了,吴金凤的蓝大褂下面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袄,可想而知,赵芸香在这样的天气里洗衣服,滋味不会有多好。

    那一大盆衣服,里面不仅仅是她和老头子的衣服,还有老大老二家的,就当她这个做婆婆的,教训教训那个不懂事的儿媳好了。

    吴金凤撇了撇嘴。

    后院里,白茫茫的雾气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下,渐渐地散开了。小小的院子,有一道窄小的门和周家正房相连。

    院子和菜地之间,开了一个篱笆门。靠近正房的屋檐下,搭了个小小的鸡窝,几只母鸡正在篱笆边刨食。

    院子中间的空地上,打了一口井,井沿高出地面十来公分,用石头垒着围栏。井台边,用拳头大小的鹅卵石砌了大概一米宽的一圈。

    赵芸香正在蹲在狭小的井台边费力地洗搓着满满两大盆衣服。嘴里哈出的白气,不一会儿就浸湿了额前的刘海。

    离赵芸香不远处,周园园和周家胜正扎着马步,开始练拳。周家胜自从在赵家沟见到外公带着园园和文梓青练拳后,强烈要求加入到习武的队伍中。赵庆山见外孙有这份心,也就一起教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周园园和周家胜虽然没有学的多好。但是,两小都觉得自己的身手敏捷了不少,至于武力值,还没有测试过,暂时未知。

    周园园一边打拳,眼睛却只朝赵芸香身上瞄,眼见着赵芸香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汗流满面,周园园的心揪住似的疼。

    她的妈妈,还是太软弱了,看着一堆衣服里几件熟悉的花外套,周园园的牙关咬的紧紧的。死老太婆太欺负人了,连周苗苗的衣服都拿来给妈妈洗,谷大花的手断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