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小葱

    周园园知道她妈赵芸香这个人,聪明又能干,可惜一碰上周家的事,只会一味的退让。

    昨天是吴金凤太过分了,要拿走赵芸香全部的粮食和一年的分红,为了不饿死,赵芸香才奋起了一把。今天早上,赵芸香的气没了,又变回了那个乖乖巧巧的周家媳妇。

    老娘啊老娘,你能不能威武一点啊!周园园恨其不争。

    在赵芸香看来,几棵葱而已,不要说她家菜园子里有,就算没有,孩子奶奶说要,赵芸香就算是借,也要去帮吴金凤借回来。

    可惜赵芸香不知道,有些事,有些人,并不是退一步就是海阔天空。你越退,他们越逼的紧,最后,只怕是连命都要赔进去!

    “不行!不能给!”周园园的视线从手上移了开来,对上赵芸香焦急的眼神,坚定地摇了摇头。她决定了,就从今天开始,她要让赵芸香学会拒绝。

    赵芸香愣住了。眼前的女儿让赵芸香感到陌生。园园一直是乖巧而又听话的,今天怎么为一把葱闹起来了呢?

    在周园园看来,吴金凤就是被她妈给惯坏了,不管什么事,不管合不合理,吴金凤只要一出声,就像是古代的皇帝老爷一样下了圣旨,不管多难办,赵芸香都要帮她办到。

    小到一把葱,一瓢米,一颗鸡蛋,大到······爸爸周志新的前途,妈妈赵芸香的健康。她周园园是倒了多大的霉,两辈子都要和吴金凤做血亲啊!

    赵芸香知道,吴金凤的耐心不多,特别是对上他们家母子三人,吴金凤一向不会掩饰自己的厌恶。更何况她昨天刚驳了吴金凤的面子,她心里不痛快,正想找事呢!

    果然,过了几秒钟,吴金凤没听到周园园的回答,不耐烦地大吼了一声:“小九,你耳朵聋了?奶的疙瘩汤快糊了!”

    赵芸香被吴金凤的吼声吓的抖了抖,急匆匆地打开篱笆门进入到菜地里,急匆匆地掐起葱来。这个时节,地里的菜长的慢,家里的饭菜需要放葱的,大都都是掐一点尖尖。留下根部在泥土里,过上十天八天的,葱叶又会长出来。

    周园园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掌和短短的腿,沉默了。还是太弱了吗?如果她有强大的武力值,是不是就可以强硬地阻止妈妈时不时的“犯傻”?

    赵芸香的心思周园园能猜出几分,不就是想‘家和万事兴’嘛!

    “小九,你是死人啊?做点小事要半天!你个小娘xxxxxxx”吴金凤火大的声音传了过来,骂到后面,是一连串不堪入耳的脏话。

    听着吴金凤中气十足的叫骂声,周园园的心中一片冰凉。

    这就是她的长辈?这就是她的亲人?有一点点事不顺她的心,脏的臭的话随口乱喷,不闹个天翻地覆就不算罢休。

    呸!就你这样做长辈的,就算吃了香喷喷的葱也改不了一口臭嘴!周园园愤愤地望了大厨房一眼,眼神更冷了。要不是她现在的小身板太小,一点武力值都没有,周园园都想冲到厨房去踢那个可恶的老太婆两脚。

    “妹妹,别生气。”周家胜看见周园园阴沉着脸,觉得心里很难受。妈妈不理会妹妹的话,给奶奶送了葱,让周家胜有种妹妹被妈妈忽视了的感觉。妹妹,是为了这种忽视而伤心吗?

    “妈,来了来了,马上来。”赵芸香顾不上和女儿解释什么,一边扯着嗓子冲大厨房方向回答了一声,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手里就摘了一大把青翠欲滴的香葱。

    菜地里的葱一下子去了大半,看样子接下来的十天八天,周园园家的菜不用放葱了。

    赵芸香没去管菜地里摘得稀稀落落的葱,急急忙忙走出菜地,把手上的那把香葱递给正在生气的小女儿。打算让周园园拿过去交差,顺便安抚一下暴躁的婆婆。

    赵芸香知道吴金凤的脾气,婆婆指明叫园园摘葱,要是送葱的人不是园园,母女俩都要挨骂。

    周园园扭了扭身子,没有理睬。她的心里,正充满了失望,对赵芸香的,也有对她自己的。

    赵芸香见一向乖巧的女儿不肯动,讶异地看了一眼。没敢耽搁吴金凤的‘要葱大事’,把手上的葱就着刚才洗衣服打上来的干净井水,三两下洗好后,给吴金凤送了过去。

    嫁到周家八年,赵芸香对吴金凤的脾气最熟悉不过。吴金凤这个人,在周家就是绝对的权威,说出的话就是命令。周家全家老老小小,包括周家的大家长周春平在内,都要听吴金凤的。

    更不要说孙子辈的周园园了,要是因为一把葱让吴金凤不痛快了,接下来迎接她们母女三的,可不光光是耳朵受罪这么简单。

    “老三家的,养孩子可不能一味惯着。做点小事都做不了,长大后还能干点啥?特别是女娃子,在娘家养的娇滴滴的,嫁到婆家去还不是什么活都要抓的起?现在吃点苦,好过以后让人说我们老周家不会教孩子!”

    吴金凤拉长了一张脸,看了一眼案板上洗的干干净净的香葱,心里有点满意赵芸香的有眼色,嘴上却埋怨着。

    吴金凤就是这样,她让园园摘葱,送过来的人却是赵芸香,就算赵芸香做的又快又好,吴金凤也不满意。吴金凤不满意的不是东西的好坏,而是觉得自己在家中高高在上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妈说的对。媳妇一直记得妈的教诲,对两个孩子不敢放松管教。园园上次发烧,到现在身子还虚着,我怕妈急着用,才帮了把手,下回可不敢了,绝对让孩子自己做。”赵芸香好脾气地认了一句错。

    不知道是赵芸香的认错态度好,还是赵芸香说起园园落水身子虚的话让吴金凤心虚,吴金凤撇了撇嘴,吞下了接下来想教训她们母女俩的话。

    “妈,要是没事了,我还洗衣服去?”赵芸香见吴金凤耷拉着眼皮顾自切起了案板上的葱,想出去又不敢,怯怯地问了句。

    “就这么点衣服还没洗好?懒死你算了!走走走,看见你就来气!”吴金凤抬起头白了赵芸香一眼,噼里啪啦一阵乱骂。

    赵芸香不敢再开口,低着头匆匆走出了厨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