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心虚

    周志强知道谷大花的尿性。谷大花这个人,嘴巴坏,说起话来不经过头脑,心里也巴不得几个妯娌都不如她。这些年来,周家三兄弟中,周志强混的最差,连带着谷大花和两个孩子,都在大房面前抬不起头。

    不过,你不满归不满啊,怎么能表露出来呢?周志强想,大哥和大嫂是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自己家里这死婆娘现在去讽刺大嫂,等大哥夫妻俩和好了,不是要找他们的麻烦?

    可别说,周家三兄弟中最奸猾的就是周志强,能从吴金凤那么抠门的人手里抠出钱来花,周志强自有他的一套本事。

    “春娇,你倒是长能耐了,怎么能去掏爷们的口袋呢?女人家家的,爷们给你你就收着,可不兴做这样没脸没皮的事。”吴金凤听到周志刚说李春娇掏口袋的事,心里有点心虚,嘴上却说的大义凛然。

    掏自家男人衣袋这件事,吴金凤算是做得娴熟。隔上几天,吴金凤总会想方设法看看周春平的口袋里有没有钱,有多少钱。

    如果周春平口袋里的钱多而且收的杂乱,吴金凤顺手拿个一毛两毛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多的吴金凤没拿,不是不想拿,而是不敢。周春平是个精明人,每次少个一两毛钱可能不知道,要是少了一块钱,肯定会被周春平发觉。

    “妈,我没有,我连志刚的衣服都没见过,怎么掏他口袋啊?”李春娇觉得自己快冤枉死了。一大早的,周志刚就冲着她乱发脾气,现在连婆婆都骂她。

    “衣服?啥衣服?”吴金凤楞了楞,问道。

    “我昨天穿的那件灰色褂子,刚上身一天,这婆娘就不知道给弄哪儿去了。”周志刚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和吴金凤说起了事情的起因。

    “衣服我拿去洗了。”吴金凤才明白过来,愣愣地说了句。昨天大半夜,吴金凤想到了整治赵芸香的好办法,起身跑到两个儿子家收罗脏衣服。见儿子媳妇和孩子们都睡的香,吴金凤没有叫醒他们,顾自抱着床边的一堆衣服走了。

    难道······大宝是为了昨天的那件衣服不知去向而生气?以前她也这样做过的啊!吴金凤后知后觉。

    “妈,你······你什么时候拿的?”周志刚睁大了眼睛。

    “昨天夜里,妈看你们睡的香,就没叫你们,嘿嘿······嘿嘿······”吴金凤尴尬地笑了几声。没想到大儿媳妇一大早挨打,还是她惹出来的事。

    周志刚差点被老娘气的吐血。这日子没法过了,半夜三更的,老娘不睡觉,跑到他们房里拿衣服是怎么回事?害得他一早醒来没看见那件外套,还以为李春娇知道了些什么。

    “我的妈哎~,洗衣服这些粗重活,您让媳妇们做就是了,怎么还劳动您老人家······”周志刚埋怨着。

    还没等周志刚说完,吴金凤被儿子的“体贴”感动地眼泪汪汪。吴金凤抬起一只手,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说:“大宝,妈知道你心疼妈,妈不会累着自己。你们的衣服,那个搅家精在洗着呢!”

    “什么???”周志刚顿时觉得五雷轰顶。他知道吴金凤嘴里的搅家精就是说的三弟妹赵芸香,想起他的那件外套在赵芸香手里,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口袋里的秘密?周志刚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哟?她是我儿媳妇,我让她干点事还不行?”说起赵芸香,吴金凤又恢复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刻薄老太婆模样。

    “娘,三弟不在家,您这样使唤她,不大好吧!”周志刚委婉地劝说着,试图让吴金凤改变主意。

    “婆婆使唤儿媳妇,天公地道。”吴金凤不高兴了,斜着眼睛瞪了李春娇和谷大花一眼,眼神里毫不掩饰对媳妇们的蔑视。李春娇和谷大花在吴金凤锐利的视线中缩了缩身子,吴金凤才满意地调开了头。

    周志刚见说不通吴金凤,也不再废话,心急火燎地冲后院去了。

    后院里,赵芸香兀自洗刷着盆子里的衣服,堆的满满的脏衣服堆,只剩下浅浅的几件。

    周志刚冲到井台边,一眼看见自己的那件灰色外套正躺在盆底,看样子赵芸香还没有洗到。

    周志刚长吁了一口气,冲上前两步,一把捞起了泡在水里的外套。顿时,污水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溅了赵芸香一脸。

    赵芸香淬不及防,被几滴肥皂水溅进了眼睛了。一阵刺痛,让赵芸香闭上了眼睛,随即用一只袖子遮住了眼。

    周志刚一惊,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粗鲁,正想去扶蹲的有点摇摇晃晃的赵芸香。

    眼角见处,李春娇和谷大花一群人正浩浩荡荡地沿着走廊追了过来。

    周志刚一急,收回了去扶赵芸香的手,快速地从那件脏衣服的袋子里攥出一团小布团,飞快地塞进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兜里。

    周志刚低头看了看自己,冬天的外套有些宽大,布团塞进去后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周志刚满意笑了笑,随即想起即将进来的李春娇,脸上的笑容顿时变成了一脸的寒霜。

    赵芸香没能稳住身子,摔了一个屁股墩。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小厨房里,周园园和周家胜正忙碌着准备煮稀饭,见赵芸香摔倒,急忙放下手上的柴火和米桶,冲了出来。

    小厨房的门口正对着后院,周园园和周家胜跑得快,等他们站在赵芸香身边时,李春娇和谷大花一行才走进了后院。

    “大伯,你干嘛打我妈妈?”周园园一边哭,一边狠狠地踢了周志刚一脚。刚才周园园眼尖,看见周志刚掏东西塞东西的经过。虽然没看清楚那东西是什么,周园园可以肯定绝对是见不得人的东西,要不然周志刚也不会那么紧张了。

    “没有,我没有。”周志刚摆了摆手,趔趄着后退了一大步。他,他怎么会打芸香呢?看见芸香受苦,他的心里比谁都痛。

    嘶~园园这孩子劲可真大,那一脚踢得他痛到骨头里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