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外心

    “妈妈,妈妈,你痛不痛?痛不痛?”还没等赵芸香从地上站起来,周园园和周家胜一左一右地扶上了赵芸香的胳膊。

    周园园很后悔,刚才不该和哥哥离开妈妈去厨房做早饭。要是她和哥哥在这里,大伯肯定不敢推妈妈。

    周园园家的小厨房门口正对着赵芸香洗衣服的井台,周园园站在小厨房里往外看,看见的就是赵芸香一屁股坐到地上的画面,至于周志刚有没有动手,周园园和周家胜都没有看见。

    不过周园园知道周家人的尿性,不管有理没理,先扣个帽子给对方,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弟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吓到你的。”周志刚满怀歉意,刚才他要是出声说话再去拿衣服,赵芸香应该会注意到,不会被污水溅到眼睛,也就不会摔跤了,说到底,还是他的错。

    “赵芸香你是花做的?这么点高的地方,难不成还会摔出毛病来?大宝,别理她,这女人就是乔情。”吴金凤的恶毒模式全开,见到大儿子被周园园这么个小丫头片子责问,吴金凤的心中满满都是战斗能量。

    “没事,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赵芸香听到婆婆的声音,赶忙回答了一声。

    “哼!一早洗这么几件衣服都没洗好,光吃饭的废物。”吴金凤见到盆子里散乱的几件脏衣服,心里的怒火突突地跳。一早上连累大儿媳被大儿子打的愧疚,吴金凤像是要从赵芸香身上找补回来一般。

    “春娇,拿上我们家的衣服,自己洗去。”周志刚大喝了一声,吓了一旁看热闹的李春娇和谷大花一跳。

    “老娘们家家的,一天到晚就知道闲磕牙,连衣服都不知道洗,懒死你算了。”周志刚脸色阴沉的厉害。一早上,因为老娘的错,弄得一家人鸡飞狗跳的,让他心里的火又有点憋不住了,只好找自家婆娘出出气。

    “哦。”李春娇刚挨了打,可不敢和周志刚对上,只好听话的捞起盆子里仅剩的几件脏衣服,往前院走去。前院门口有条水沟,洗衣服什么的也很方便。

    一行人呼啦啦的来,又呼啦啦的走了。赵芸香听着一群人走了个干干净净,才擦了擦眼里涌出来的泪,睁开了双眼。

    “妈妈,您没事吧!”

    赵芸香入眼处,是一对面怀关切的儿女。

    “没事,刚才肥皂水进了眼睛,现在好了。”赵芸香又眨了眨眼,眨出了一串泪花。

    周园园仔细地看了看,赵芸香的眼睛里清清澈澈的,确实没有异物,这才放了心。

    周园园和周家胜小心翼翼地扶起地上的赵芸香,走了两步,赵芸香觉得腿脚也没有什么事。

    “走,妈妈给你们煮个鸡蛋花。”文胸的事情以这样奇异的方式解决了,赵芸香心里还真有点高兴。她还真怕洗到最后剩下那么一件外套,到时候洗不洗赵芸香都很尴尬。

    更重要的是,周志刚的事如果被李春娇知道了,肯定会把“知情不报”的帽子往赵芸香头上扣。

    赵芸香拉着一双儿女进了自家的小厨房,昨天从赵家沟回来,赵庆山给他们收拾了一大堆东西,光是鸡蛋就有六十个。就算天天吃鸡蛋,俩孩子也能吃上一个月。

    想起上次因为一个鸡蛋被婆婆指着脸骂“贼胚子”,赵芸香的心像是刀割一般的疼。赵芸香发过誓,从今以后,她绝对不会要婆婆的一丝一毫。

    赵芸香每次回娘家,带回来的东西都会分给婆婆一些。昨天吴金凤在仓库里当着众人的面闹了那么一出,赵芸香也有些生气,这鸡蛋什么的,这次就不给了。

    赵芸香做事利索,不一会儿,锅里就冒起了腾腾的蒸汽。

    刚才赵芸香洗衣服的时候,东厢房的吵闹,赵芸香听在了耳里,不过有周园园和周家胜拦着,赵芸香没能去东厢房拉架。

    正确的说,是周园园的一句话打消了赵芸香去东厢房的念头。

    周园园严肃着小脸说了句:“妈妈,大伯和大伯娘的事,你管的着吗?我爷爷和奶奶都在边上看着呢!”

    是啊!在这个家里,他们三房,包括她赵芸香全部是边缘人物。老周家的事,他们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也没有为谁说话的权利,赵芸香就算过去拉架,别人还以为她是去看热闹的,何苦去自找不耐烦?

    对于周志刚冲到后院的来意,赵芸香也猜到了几分。自从在衣服口袋里发现了那件粉红的文胸,赵芸香的脑子一直乱乱的。赵芸香本来以为那件衣服是周志强的,毕竟,周家的三个男人,周志强最奸猾,嘴巴也最甜,这样的男人,在外面哄骗一两个无知妇女,应该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周志刚冲到后院到周志刚拿衣服,赵芸香都听在耳里,不过想着不关自己的事,赵芸香没有挪动身子。就算是被脏水进了眼,赵芸香闭着眼睛,也听到到周志刚从衣服口袋里掏东西塞东西的声音。

    眼睛里初初的刺痛感过了后,眼泪已经把肥皂水给冲了出来。赵芸香此时不是不能睁开眼睛,而是不敢。

    周家三兄弟中,周志刚是最老实的一个。周志刚性子沉闷,干活却是一把好手,待人接物方面也有一套。要不然前几年周家村的老会计退下来,也轮不到周志刚顶上去。

    发现衣服袋子里的秘密后,赵芸香暗自揣测,就连老公公周春平她都怀疑到了,偏偏没有怀疑到周志刚身上。

    周志刚当了村会计后,周家村那么多女人,也有那么一两个偷奸耍滑的,把眼睛瞄上了周志刚,希望用自己的身体,换来周志刚记多点公分的方便之门。

    对于这样的女人,周志刚从来都是不假辞色。有一个寡妇,逼着周志刚和她相好,要不然就要嚷嚷的满村知道。周志刚见那个寡妇不好摆脱,直接拉上了自家婆娘李春娇去了寡妇家一趟。当着寡妇的面,周志刚说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自家婆娘,让寡妇死了那条心。

    李春娇感动地眼泪涟涟,回家后接连为周志刚做了几顿白面吃。就周志刚有,李春娇自己和孩子们都没份。

    寡妇被周志刚这样一说,觉得没脸在周家村呆下去了,一个月后,匆匆嫁到了外地。

    这样老实的大伯,真的会有外心吗?赵芸香怀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