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特异

    周志刚一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紧紧地攥住那件有些潮湿的文胸,带着“咚咚咚”狂跳的心回到自家房里,才一屁股坐到了床沿上。

    李春娇到外面洗衣服去了,女儿周美美和二儿子周家勤在李春娇跑出房门后,也跟着跑的不知去向。至于大儿子周家兴,昨天去了镇上,说是找朋友玩,一晚上都没回来。

    周志刚摸了摸口袋里的那件东西,心里才觉得踏实了一些。

    还好,就差那么一小会儿,他的秘密就被赵芸香发现了。

    或者,赵芸香已经发现了,却故意装做不知道?不,不,周志刚看的真真切切的,那件衣服是摆在没洗的那几件脏衣服里面,赵芸香应该还没有洗到它。

    想到这里,周志刚的心定了定。

    也怪他太不小心!这段时间太顺利了,让周志刚失去了以往的警觉。

    今年周家村分粮食,是从第六小队开始的,昨天轮到第一小队,已经是村里最后一拨了,那娘们,应该是急了吧?

    周志刚想起昨晚的放纵,心里一片火热。还是城里的娘们会玩,什么花样都有,啧啧啧······

    周志刚正因为昨晚玩的太激烈,以至于走的时候,忘了自己的外套袋子里还装着从那娘们身上扯下来的文胸。一早醒来,周志刚见到外套不见了,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给李春娇发现了?

    到如今,“失踪”的文胸总算回到了他手里,周志刚才放下了提到嗓子眼里的一颗心。

    说实话,李春娇虽然长的丑了点,周志刚却没有要换个老婆的心思。农村里,除了女人不能生孩子,一般来说,男女只要结了婚,就要过一辈子的。

    怪只怪吴金凤当年光想着娶个能干活的媳妇,还有儿媳妇的亲戚能为自家带来多少利益,根本没有为周志刚的“眼福”着想。哪个男人不爱颜色?没见生产队干活的时候,一帮大老爷们眼睛直朝长得漂亮的几个小媳妇身上瞟?

    文胸事件在赵芸香的刻意隐瞒下,在周家没有掀起一点余波。

    只是从那天开始,赵芸香只要一看见周志刚的身影,就会下意识地远远避开。披着老实的外衣做着最不老实的事,这样的人,在赵芸香看来非常可怕。

    好在周家三兄弟早就分了家,平时在家,几家人好些天不碰面也是很正常的事。赵芸香的做法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除了周园园。

    周园园一直怀疑,那天赵芸香是不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要不然,为什么这几晚睡到半夜的时候,赵芸香都会发恶梦?

    不过,这样的事算是大人的“桃色新闻”,更何况这只是赵芸香的猜测。所以不管周园园怎么问,赵芸香也不会向一个六岁的孩子吐露分毫。

    问了几次后,周园园不问了。知道了老娘的固执,周园园只有自己警醒一点。在周园园的心中,直接把大伯周志刚列为危险人物。

    周园园兄妹俩回到周家村后,也和以往在赵家沟一样,天蒙蒙亮就起来练拳,夜晚就在房里盘坐着双腿练内功。

    说来也奇怪,今晚开始练功不久,周园园觉得自己的身子里像是有一丝暖暖的气息。想起外公赵庆山的教诲,周园园急忙抱元守一,按照赵庆山传授的经脉路线,让那条头发丝般粗细的气息缓慢地走过一个又一个**位。

    晚上十二点,周家胜已经陷入了梦乡,赵芸香也打了几次瞌睡了,看见园园练功的样子像极了娘家爸爸赵庆山说的“入定”,赵芸香不敢打扰周园园,只好斜靠着床头守着。

    天气寒冷,不一会儿赵芸香觉得冷的厉害,只好披多一件大衣在被子上面盖住自己的上半身,露出了一张脸。

    天蒙蒙亮的时侯,周园园身体里的气才走完了一个大周天。周园园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玄妙的境界:小草在泥土下挣扎着往上拱的声音,墙角内老鼠进食的声音,鸡笼里母鸡睡觉的呼呼声,还有隔壁李大婶家的大黄狗守夜时脚步在地上走来走去的声音······全部呈现在了周园园的脑子里。

    不远处,公鸡打鸣的一声长啼惊醒了入定中的周园园,睁开双眼,才发现窗棂外,一缕晨曦已经划破了天空。

    床上的赵芸香上半身歪歪地靠着床柱,已经睡熟了。赵芸香身上披着的大衣一大半都掉了下来。

    妈妈就这样守了她一宿?周园园后知后觉。

    周园园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把赵芸香的身子轻轻地平放在床上。

    就算一夜未睡,此时的周园园,觉得自己浑身精力充沛,直想做点什么才好。

    站在房间的空旷地方打了一趟拳,周园园雀跃的心才渐渐安定了下来。看着熟睡中的赵芸香和周家胜,周园园只好爬**,睡在了赵芸香身边。

    周园园闭上眼睛,刚才的玄妙感又一点一点地回来了。东厢房里,周志强磨牙的声音,李春娇打呼噜的声音,还有周苗苗睡梦中“吧嗒吧嗒”嘴的声音,都被周园园听了个一清二楚。

    嘿嘿······我这是有了特异功能?再这么下去不是成了偷听小能手了?周园园暗自乐呵着,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吴金凤睁开双眼,看见阳光已经从窗外的天井里撒了下来。

    糟了,今天睡过头了。吴金凤一个激灵,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果然,另半边床上,已经不见了周春平的身影。

    吴金凤赶紧收拾好自己,走出了房门。

    走廊里,周春平正靠在一张藤椅上晒太阳,手里拿着一杆半尺长的烟枪,烟斗处一明一灭的。

    “咳咳咳······老头子,怎么一大早就抽上了?”吴金凤被周春平吐出来的烟雾呛了个正着,心里很不满意。这死老头,不知道发什么疯,明知道自己气管不好,一大早还抽上了?

    “早什么早?太阳都晒屁股了。”周春平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一早起来肚子饿,想吃点东西,厨房里冷锅冷灶的,他不抽烟,难道去吃生米?

    “吃了没?”吴金凤见周春平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再唠叨,顺口问了句。

    “吃?吃个屁啊?老娘们家家的,睡到这个时候才起来,想饿死老子还是咋滴?”周春平更火大了。要不是老太婆自己做死,和三儿媳的关系弄得这么僵,早上起来,早就吃到美味的早餐了。

    “啊?哦。”吴金凤这才想起来,因为她要拿赵芸香的粮食和分红,赵芸香生气了,这些天都没有帮她做早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