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试探

    李翠莲听出了李春娇的声音,拿起扫把赶几只鸡去了后院,地上的秕谷也被李翠莲铲到了簸箕里倒到了后院,才走过来打开了院门。

    李翠莲是个谨慎的人,就算是自己的堂妹,她也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拿秕谷喂鸡。现在的年代,哪家哪户不缺吃的?村子里有些人家,不够粮食的时候连米糠都吃。

    周洪明早就交代过李翠莲,过日子不要表面光,他家一个月要吃一次肉呢!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们家的日子这么滋润,说不定有多少人眼红着呢!

    李翠莲觉得周洪明说的对,虽然她家里不缺粮食,喂鸡吃点秕谷也喂的起,但是,能不让人看到是最好的,所以每天早上李翠莲都会喂完鸡后才打开院子门。

    “春娇,怎么有空过来?”李翠莲一打开院子门,就看见笑的一脸巴结的李春娇。说实话,李春娇长的还真丑,塌鼻梁小眼睛,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都变成细缝了。

    “翠莲姐,我给你送点大白菜和胡萝卜。”李春娇拎着篮子往李翠莲跟前送。有求于人,李春娇一向是大方的。

    “哎哟!我正想中午去你家菜地里割颗白菜,昨天洪明买了点油豆腐,配上白菜,那个味道可真绝了。”李翠莲见到李春娇满篮子的菜,心里有点满意李春娇的眼色,嘴里却谦虚着:“给我一颗白菜就好,其它的你带回去给孩子们吃吧!”

    “翠莲姐,我自己种的,又没花钱,我拿都拿来了,可不兴往回拿。”李春娇嘴里客套着,心里却暗自嘀咕:呸!还嫌多?不嫌少就好了。

    李春娇家的这块菜地,说白了就是替李翠莲种的。平时李翠莲做菜少了什么,自己去李春娇家的菜地里弄。李春娇一向巴结李翠莲,巴不得李翠莲和她的关系紧密一点,几颗菜的事,李春娇还能给的起。

    “春娇,那就谢谢你了。”李翠莲看着着李春娇提着手里沉甸甸的篮子进了厨房,脸上不由得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天气冷了,李翠莲还真不想出门,去菜地里割菜,脚底还要糊一层泥巴。李春娇送一篮子菜来,她都能做上好几顿了。

    李春娇熟门熟路的来到厨房,放下了满篮子的菜,随口问了句:“翠莲姐,姐夫呢?没在家?”

    “那个死鬼,昨晚在大队部忙到半夜才回,还在睡觉呢!”李翠莲虽说是埋怨的口气,脸上的笑容却挡都挡不住。分完粮后,大队里有什么结余的,还不是几个头偷偷地没下了?昨晚周洪明回家,递给李翠莲一大叠毛票。李翠莲还没数,估计最少也有几十块。

    “姐夫能干,是要辛苦一些。”李春娇试探出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松了口气,嘴里又恭维了李翠莲几句。

    “唉!没办法,咱们周家村这么多户人家,你姐夫又是个实在人,为了大伙儿可算是操碎了心。”李翠莲也趁机夸了夸自家老公的“丰功伟绩”。

    周洪明算是子承父业,周洪明的老爹在周家村做了二十几年的村长,前两年年纪大了,要退下来的时候,又把自家的大儿子周洪明推上了村长的职位。所以说,在周老爹的余威震慑下,周洪明的这个村长还是做的蛮顺利的。

    李春娇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又和李翠莲闲聊了几句,才提着个空篮子回家了。

    赵芸香母子三人难得地睡了个大懒觉,快到九点的时候,母子三人才起了床。

    “妈妈,我喜欢早上睁开眼睛就看到您。”周园园目不转睛地盯着赵芸香在编着长长的辫子,故意这样说。

    “妈妈,我也是。我喜欢看到妈妈,还有妹妹。”周家胜想了想,把周园园也加了进去。

    “大胜,小九,你们现在说喜欢妈妈,长大后肯定会嫌弃妈妈老太婆的。”赵芸香难得和孩子们开起了玩笑。

    “不会不会。”周家胜的头摇的像是个拨浪鼓一般。

    “妈妈,我和哥哥都会一直喜欢你的,很喜欢很喜欢。”周园园甜甜糯糯的声音也在帮腔。

    “好孩子。”赵芸香心里满满的甜蜜。在周家受了婆婆这么多的气,两个孩子就是赵芸香心里的温暖和坚强的源泉。

    母子三人正温情脉脉,后院传来“哐当”一声。接着是吴金凤高昂的嗓门:“死瘟鸡,挨千刀的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和睡,惹火了老娘,明天就让你下炖锅。”

    几只母鸡被吴金凤敲敲打打的声音,吓得“咯咯咯”乱飞。

    “奶奶,你在干嘛?”周苗苗见吴金凤一手拿着个鸡蛋,另一只手拿着根铁棍敲的哐当哐当响,头上还顶着几根鸡毛,不由得有些奇怪。

    自从赵芸香回娘家后,吴金凤一个多月来忙着家里的大小事,很久没有这么生猛过了。

    周苗苗望着吴金凤手里的鸡蛋直咽唾沫,不知怎的,周苗苗这段时间只要一看到鸡蛋,就想起那个早晨周园园吃的那晚鸡蛋花。那个味道香的呀······

    “干嘛?捡鸡蛋。”吴金凤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自从赵芸香嫁到周家,这些年来,几只鸡都是赵芸香照顾的,几只母鸡每天下的蛋,赵芸香也是捡起来老老实实地交给了吴金凤。

    赵芸香回了娘家后,吴金凤不得已才接过了照顾几只母鸡的活。这鸡蛋也一天比一天捡的少,要不是这些天里每天都只捡到一个鸡蛋,吴金凤怕是又要骂赵芸香没有照看好她的鸡。

    吴金凤不是没怀疑过家里有人偷偷捡了鸡蛋没交出来,可是,她只有一双眼睛,家里子子孙孙这么多个人,没看到谁拿了,她也不好说。

    “奶奶,这个鸡蛋能给我吃吗?”周苗苗对着吴金凤手里的鸡蛋看了又看,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吃什么鸡蛋。”吴金凤拉长了脸,对周苗苗这种没眼色的行为不耐烦了。

    “奶奶,如果你把鸡蛋给我吃,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周苗苗肚子里的馋虫战胜了她的理智,悄声说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