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周家兴

    “啥秘密?”吴金凤奇怪了。

    周苗苗看了看四周,没看见周家兴的影子,急忙凑到吴金凤耳朵边一阵嘀咕:“大哥哥天天拿鸡蛋,从鸡窝里拿的,我看见了。”

    “什么?”吴金凤怒了。怪不得鸡窝里只有一个鸡蛋,有些天一个都没有,赵芸香没回娘家之前,每天最少都有三个的。

    “奶奶,大哥哥说了,卖了鸡蛋换糖给我吃,让我别跟您说。”周苗苗再一次向吴金凤表了表忠心,言下之意就是:瞧!我是向着您的,连周家兴的糖都收买不了。

    三合镇上,周家兴正和几个二流子在国营饭店里吃早餐。周家兴请客,每人一碗豆浆配上半斤油条,个个吃的满嘴流油。

    忽然,周家兴觉得后背一寒,急忙四周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熟人,着才放下了心。

    周家兴上小学的时候,运动开始了,镇上的学校要好一些,乡村学校里的老师朝不保夕,个个无心教学。周家兴在村里的学校混了几年,初中都没上,就回家务农了。

    十二三岁的淘孩子,在生产队做事,一天到晚累死累活,赚的公分只有三分,还不到一毛钱。周家兴做了半个月,就不愿意去了。

    周家条件还不错,不差周家兴的那几分公分。周志刚夫妇对这个大儿子又一向纵容,就由得周家兴玩多几年。

    周家兴和三合镇上的几个二流子玩的好,一来二去的,渐渐地混入了二流子的帮派中。

    周家兴和几个二流子一起混了一段时间,整天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自己的兜里比脸还干净。

    时间久了,那几个二流子也不乐意了,让周家兴一定要请他们吃一次,就算是早餐也行,要不然,就让周家兴别找他们玩了。

    周家兴口袋里没钱,家里的钱他老娘李春娇收的严严实实的,周家兴找了几次也找不着,只好把眼睛盯向了吴金凤的鸡窝。

    赵芸香回娘家后,西厢房里一天到晚都没人。周家兴每天早上偷偷摸走鸡窝里的鸡蛋,开始是一个,接着两个,再接着三个。一个多月下来,倒给周家兴凑足了五十个鸡蛋,拿到集市上卖了两块五毛钱。

    这不,一大早的,周家兴叫齐了几个“兄弟”,跑到国营饭店来吃早餐。几个二流子见周家兴果真弄到了钱,个个眉开眼笑的,享受起了这餐算的上“奢侈”的早餐。

    三合镇的国营饭店里,一碗豆浆五分钱,半斤油条四毛钱,一人一餐早餐的消费,够的上镇上一家四口一天的菜钱了。

    周家村里,吴金凤咬牙切齿的,正气的脑袋发晕。她的大孙子,什么时候开始做起偷鸡摸狗的事了?

    吴金凤倒没有怀疑周苗苗说的话是假的。周家兴是周家的长子长孙,比周苗苗大七岁,平日里,周苗苗和周家兴之间并没有交集,在周家,周家兴的地位在孙子辈中是头一位,周苗苗不会也不敢诬陷周家兴,毕竟,周家兴拿没拿家里的鸡蛋,两下一对质就什么都清楚了。

    “给。”吴金凤很舍不得手上的鸡蛋,攥了一会儿,还是把它递给了周苗苗。几个孙辈的孩子,周苗苗最有眼色,也最懂得吴金凤的心,家里的大事小事,周苗苗都会暗中看在眼里,背着人到吴金凤跟前告密。还别说,在周家,吴金凤还真需要一个周苗苗这样的“眼睛”。

    “奶,我还看见三婶从娘家带了好多吃的回来。”得到了朝思夜想的鸡蛋,周苗苗高兴地又向吴金凤告了一次密。

    “嗯,奶知道了,苗苗是个乖孩子。”吴金凤满腹心思都在琢磨着周家兴的事,对于赵芸香,吴金凤暂时还没想到办法折腾她。

    她的大孙子哟~!该怎么办呢?对了,赶紧叫志美回家一趟。当年志美顶班的时候,答应过要替侄儿侄女们在县城找事做,家兴今年满十五了,去工厂做工人家也收,现在,该是让志美出力的时候了。再让大孙子这么混下去,迟早会出事!

    吴金凤打定了主意,顾不得敲棍子指桑骂槐骂赵芸香母子几个,转过身子匆匆忙忙地往东厢房走。她得让老头子去县城一趟,叫志美回趟家。

    周苗苗手里捧着辛苦得来的鸡蛋,想着一会儿就能吃上香喷喷的鸡蛋花,嘴里的唾沫都流到了嘴边。

    感觉到下巴处的一线冰凉,周苗苗后知后觉地“哧溜”了一下流出来的一线口水。

    周苗苗光顾着吸口水,没看到地上有几块散乱的石子,脚下一歪,“吧唧”一声摔了个五体投地。更让周苗苗抓狂的是,手里捧着的那个鸡蛋随着她的摔倒,呈抛物线飞上了天空,又落到了地上,碎了。

    碎了?周苗苗看着黄的白的蛋液和泥土混在了一起,愣了一下,“哇”的一声哭了。

    她的鸡蛋!想了一个多月的鸡蛋花,就这么摔没了?周苗苗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人生充满了阴森森的恶意。

    房间里,周园园看着哭的呼天抢地的周苗苗,嘴角露出了一个冷冷的微笑。

    该!活该!刚才见到周苗苗得瑟,周园园还想出手整治一下,没想到人贱有天收,还没等周园园出手,周苗苗就摔了一跤。

    “园园,要不要出去看看?”赵芸香听着周苗苗的哭声,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周苗苗这孩子虽然讨厌,但是她是长辈,总不好看着孩子哭都不理。

    “妈妈,帮我夹个发夹,我今天想梳个三七分的发型。”周园园递过一只亮闪闪的发夹,塑脂材料带点半透明的,是个红色的苹果形状。要不是为了转移赵芸香的注意力,周园园才不想在头上戴个这么萌的夹子。

    “好。”赵芸香听了女儿的要求,自动屏蔽了院子里周苗苗的声音。园园长的可爱,戴上志新从g省寄回来的这个发夹,看上去更萌了,赵芸香看一次心里美一次。可惜园园这一个多月来都不愿意戴发夹,说是不想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