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供货

    是什么样的食品才会造成哄抢这样的火爆局面?王经理好奇心起,进了一家饭店,点了道白菜鱼丸。

    一吃之下,王经理才发现小小的鱼丸竟然如此美味,怪不得刚才没抢到鱼丸的市民们唉声叹气。王经理向饭店的服务员打听鱼丸的事,服务员顺口说起鱼丸不仅好吃,还能在常温下存放一个多月。王经理顿时激动了。

    整个冬天,于源县百姓们的餐桌上除了白菜就是萝卜,要不然就是土豆,要是有鱼丸这道荤菜丰富一下人们的菜篮子,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啊!

    鱼丸好吃又不贵,他们于源县百姓们的餐桌上,就缺少这样的食品啊!

    王经理是个急性子,当天就拿上介绍信,跑到青山市食品厂,要求食品厂为于源县大大小小的几十个供销社供货。

    青山市食品厂的厂长这个月忙的焦头烂额,一听王经理是于源县的,顿时笑了。鱼丸的发源地就是于源县,你王经理找三合镇的赵国辉想办法去,没见我们厂的订单都已经排到年后去了,连青山市市区的货源都不足,哪里抽的出时间为边远地区的于源县供货?

    王经理死缠硬泡,食品厂厂长都不松口,无可奈何下,王经理只好回了于源县。

    昨天一大早,王经理就跑到了三合镇找赵国辉,让赵国辉一定要想想办法,克服一切困难,争取在年前为于源县的食品柜台添上鱼丸这一味食品。

    还好,文玉伦帮赵芸香和青山市食品厂谈鱼丸生意的事,赵国辉听赵庆山说起过。要不然,赵国辉还真被王经理的要求给懵住了。

    文玉伦当初和食品厂谈的时候,保留了赵芸香自己做鱼丸供货给于源县各个供销社的资格。当时周园园还想着,这下好了,赵芸香手里如果缺钱,有空就做点鱼丸赚赚外快,没空就不去受那个累了。

    可没想到,青山市食品厂的厂长还真会甩挑子,食品厂自己生产的鱼丸不够供货,就直接把于源县这块市场甩给赵芸香做了。

    怎么办呢?离过年也只有个把月时间,赵芸香只有一双手,就算是累死累活也供不上整个于源县的消耗啊?

    还有,做鱼丸要用到大量的鱼,现在的市面上,鱼的供应量很少,都是农民们在河里抓到一条半条的拿去集市上卖。没有鱼,做什么鱼丸?

    “小辉,这供货的鱼,不好找啊!”赵芸香觉得供货的事困难重重,对着自己的弟弟,她也敢说出自己的顾虑。

    “姐,鱼的事我找于源水库谈好了。”赵国辉笑了笑,说。

    确实,大批量的供货和小打小闹不同,赵国辉的脑子从小聪明,昨天王经理找他后,赵国辉就把这些事想在了前头。光靠着集市上那三几条鲜鱼,赵芸香的鱼丸生意根本做不起来,赵国辉想到了于源县水库。于源县水库有上百亩的水域,里面养了很多鱼,每年过年前,水库里都会捕捉几千斤鱼卖了给员工发福利。

    现在离过年只有一个多月了,水库的鱼就算提前捕捉,也没什么难处。赵国辉一出马,水库的负责人马上就同意了。那么多的鱼,往年水库要专门派人卖上十几天,现在有供销社出面包圆了,水库负责人老李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就连赵国辉说的一天供应一百斤,老李也同意了。水库里有车,派个司机天天送一下货,总比十几个老爷们冒着寒风沿街叫卖强。

    周家胜和周园园听着赵国辉说的这些事,眼神里闪耀着亮晶晶的崇拜。周园园很惭愧,她前世关心的少,还真不知道自家舅舅还有这么严密的商业头脑。

    有了水库每天送鱼过来,可省了赵芸香好多事。如果要赵芸香每天出门买鱼,这档生意根本做不了。

    “姐,我看这样吧!你今天先把这两条鱼做了,我把成品给王经理他们几个领导送去,要是吃的好,到时再谈供货的数量。”赵国辉脑子转的快,马上就把关键的问题想到了。

    鱼丸的价格不用说,肯定是跟着食品厂的进货价格来。赵国辉看过价钱,粗粗算了一下,赵芸香这小打小闹的,赚的钱可不算少。

    现在的问题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把鱼丸做出来,等王经理他们几个领导吃的满意了,才好谈供货数量的事。

    毕竟,赵芸香不可能请很多人来帮忙做鱼丸,现在这个年月,政策明摆着不准私人开厂也不准私人做买卖,赵芸香自己做鱼丸,还是挂着食品厂的研发人员名义的。

    “行,小辉,你要是有空就等一等,姐马上动手,下午就能让你把鱼丸带回去。”赵芸香听懂了赵国辉的意思,也不迟疑,马上撸起袖子开始杀鱼。淀粉什么的配料家里还有,倒省了赵国辉要再往镇上跑一趟。

    两条大草鱼,赵芸香带着周园园和赵国辉,愣是忙到下午三点多才把鱼丸给做好。过了下称,嘿!有四十多斤快五十斤了。

    几个人累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看着劳动成果,除了周家胜的脑子里没什么概念,就连周园园的脑子里,也全部漂浮着一张张的大团结。

    中饭赵芸香也没顾的上做,赵芸香就着煮鱼丸的热汤放了一把粉丝,每人一碗粉丝加上五六颗鱼丸,肚子已经塞的差不多饱了。

    周家胜也没闲着,忙着在灶间烧火。

    “姐,刚好四点钟到县里有趟车,我先走了。”赵国辉见做出来的鱼丸实在太多,留了一半给赵芸香先收着等他明天回来处理,另一半,赵国辉用几个干净的大塑料袋严严实实地装好,又装进了他带来的一个大大的编织袋里。

    “小辉,路上小心点。”赵芸香见赵国辉风风火火的样子,嘱咐了一句。

    “姐,我知道了。”赵国辉一蹬自行车,已经窜出去了一大截,回答赵芸香的声音也远在了十几米之外。

    赵芸香看着弟弟伟岸的背影,双眼含笑。小辉长大了,不再是拉着姐姐衣服的那个小男孩,赵芸香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欢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