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唾沫

    “你干什么?”小厨房外,周园园气恼地盯着门内的周苗苗。

    周园园很生气,她不过跟着妈妈去送送舅舅,还不到两分钟时间,周苗苗这只“老鼠”就跑到他们家小厨房里翻东翻西的,什么意思?

    要不是‘听’到周苗苗进厨房的动静,周园园还没那么快折回身来。

    “没,没干什么。”周苗苗一只手背在背后,另一只手伸出来摆了摆,被周园园凶巴巴的样子吓得愣住了。

    厨房里,饭桌上盖着的篾盖翻到了桌沿边摇摇欲坠,桌子上的盘子里,本来还有两个的丸子也不见了。

    “拿出来。”周苗苗的一只手一直背在背后,周园园用膝盖想想都知道,周苗苗肯定拿了盘子里的两个鱼丸。

    “拿什么?”周苗苗背在背后的手紧紧地攥住两个鱼丸,心底暗恨。

    上午,赵国辉拿了两条鱼来,被吴金凤看在了眼里。吴金凤等了半晌也不见赵芸香拿些鱼肉来‘孝敬’自己,不由得骂骂咧咧的。

    周苗苗听在耳朵里,对于三婶家的鱼,她也很馋。可是,自从周园园被她推进了池塘后,平日里对她笑眯眯的赵芸香态度大变,看见周苗苗不是当作没看到就是没有个好脸色。

    周苗苗知道自己的作为得罪了三婶一家,这些天来,也尽量躲着赵芸香母子三人。可是,周园园家小厨房里过不了多久传出了浓郁的香味,连周家东厢房这边,也被那股香味占领了。

    吴金凤闻者浓郁的鱼丸像,扒了几口饭,吃了一筷子清淡无味的大白菜,气的摔了筷子。周春平知道赵国辉来了三儿媳家,警告似的瞪了吴金凤一眼,没有出声。

    周春平心里埋怨着吴金凤,要不是老太婆太会作,让三儿媳离了心,这三房的小厨房里做点好吃的,早就端上了他们老俩口的饭桌。

    周苗苗更不用说了,中午的时候,周苗苗就着咸的要死的咸菜疙瘩扒了半碗饭,更是没有胃口。得罪了赵芸香,周苗苗不敢跑到三房去要吃的,只好跑到园园家的厨房后窗看了看。

    赵芸香几个正在吃着热气腾腾的鱼丸,浓郁的香味勾的周苗苗肚子里的馋虫直往喉咙里爬。

    见赵芸香母子几个去送赵国辉,周苗苗趁机摸进了园园家的小厨房,想找点东西吃。

    没料想,刚找到鱼丸,周园园就回来了。周苗苗不甘心,飞快地把盘子里的两个鱼丸攥进了手里。还好现在天气冷,盘子里的鱼丸只剩下了一点温温的温度,并没有烫到周苗苗的手。

    “把你刚才拿的东西拿出来。”周园园不理会周苗苗仇恨的目光,眼神坚定地盯着周苗苗。

    周园园前世被周苗苗欺负了好几年,那时候的她,只知道哭泣和躲避。现在,周园园不愿意再做个懦弱的人,在周苗苗面前,她要强硬再强硬,最好让周苗苗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两个鱼丸而已,周园园并不是小气。如果周苗苗是个好的,这两个鱼丸给周苗苗吃了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周苗苗这人从小心就歪,爱欺负周园园不说,今天早上还在吴金凤面前挑拨,说三房从娘家搬回来很多好吃的,意思是让吴金凤借机找三房的茬。

    这样的周苗苗,让周园园对她一点都喜欢不起来。周园园算是和自己拧上了,今天,她非要让周苗苗把鱼丸拿出来不可,就算被她的脏手攥过不能吃了,周园园宁愿拿去喂隔壁李大婶家的狗,也不愿意让周苗苗占一丁点儿便宜。

    看着一脸坚定的周园园,周苗苗知道今天这两个鱼丸她无论如何都吃不到嘴里了。心头大恨之下,周苗苗抬起攥着鱼丸的那只手凑到嘴边,飞快地在上面“呸”“呸”两下吐了两口唾沫,接着把沾了她唾沫的两个鱼丸放回饭桌上的那个盘子里。

    周园园的眼睛睁的老大,她怎么也想不到周苗苗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自己没的吃就要让别人也没的吃?周苗苗是这个意思吗?好恶心,把沾了唾沫的鱼丸放进盘子里,她家这盘子还能要吗?

    周苗苗做完这些后,撒腿就跑。只要她跑出这间厨房,外头有奶奶吴金凤做靠山,周园园肯定对她无可奈何。

    周苗苗身子一动,周园园回了神,下意识地伸脚一绊,周苗苗摔了个大马趴,嘴唇刚好磕在了厨房的门槛上,顿时,唇皮被周苗苗自己的牙齿磕破了。

    周苗苗觉得嘴唇上一痛,伸手一摸,满手红艳艳的血。

    “哇~!打死人啦!周园园打死人啦!”周苗苗放声大哭。周苗苗毕竟还是个八岁大的孩子,今天早上的那只鸡蛋没有吃到嘴里,周苗苗已经满腹的委屈。现在,眼看着就要到嘴的鱼丸又被周园园强硬地“夺”回去了,周苗苗满腹的委屈变成了倾盆的泪水倒了出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吴金凤听到周苗苗的哭声,从房里走了出来。

    “哇~哇~哇~!”周苗苗听到吴金凤的声音,哭的更大声了一些。周苗苗知道吴金凤不喜欢周园园,更不喜欢赵芸香,有吴金凤在,对上周园园,她肯定能赢。

    “哎哟喂~!怎么满嘴的血?小九,你把你苗苗姐给打了?”吴金凤看见周苗苗坐在地上哭的起劲,嘴唇已经肿的高高的,血却慢慢地止住了。

    “我没打她,周苗苗自己摔的。”周园园本来不想回答吴金凤,想想吴金凤的蛮横,怕她一会儿找赵芸香出气,只好解释了一句。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赵芸香送走赵国辉回来,见到的就是周苗苗坐在地上一脸的委屈和吴金凤凶巴巴质问周园园的情景。

    怕婆婆不分青红皂白责怪女儿,赵芸香急忙问了一声。

    “赵芸香,你看你养的好女儿,小小年纪凶狠恶毒,把堂姐的嘴唇都打出血了。”果然,吴金凤见到赵芸香,就把一股气都朝着赵芸香身上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