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巴掌

    “妹妹不会打人。”周家胜见吴金凤责怪周园园,急忙走到周园园身前,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吴金凤甩向周园园的一把把眼刀子。

    “妹妹,有事怎么不叫我一声?”周家胜满脸的委屈,觉得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没有能第一时间保护好妹妹。周苗苗的狠毒周家胜心中很清楚,之前几次周家勤打他,周家胜知道都是周苗苗挑唆的。

    刚才去送舅舅,周家胜一转眼没看到妹妹的身影,以为妹妹是拉“嘘嘘”去了。如果知道妹妹和周苗苗杠上了,周家胜肯定会第一时间跑回来的。

    “不会打人?那苗苗是个傻的?自己往地上撞?”吴金凤斜了周家胜一眼,眼神里满满都是轻蔑。

    “奶奶,周苗苗真是自己磕的,我没打她,要不,您问一下周苗苗,看她怎么说。”周园园口齿清晰地反驳着吴金凤的话,末了还添上了一句:“听说有鬼专门喜欢晚上出来抓撒谎的小孩。”

    “对的对的,我们老师说过,小孩子不能撒谎,要不然鼻子会变长。”周家胜虽然不知道‘鬼抓撒谎小孩’的事是不是真的,但是,周家胜才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拆自己妹妹的台,还加了一句老师说的话做佐证。

    周园园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真不明白哥哥小小的脑袋瓜子里,是怎么把完全不搭界的两件事牵连在一起的。

    还别说,周苗苗本来想一口咬定是周园园打了自己,可是听了周园园和周家胜的话,周苗苗犹豫了。鬼会抓撒谎的小孩?撒谎鼻子会变长?不要啊!她两样都不想要。

    “到底是怎么回事?苗苗,你说!”吴金凤见周苗苗犹犹豫豫的样子,心里有了结论,却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是······是我自己摔了,磕到了门槛上。”周苗苗期期艾艾地说。周园园伸脚绊周苗苗的时候,周苗苗正急急忙忙往外跑,根本没看到周园园的动作,还以为自己慌忙之下绊在凳子腿上摔了一跤。

    “笨死你算了,走个路都会摔跤。”吴金凤拉长了老脸。周苗苗的话像是一个耳光打在吴金凤脸上让她这么难堪。这死妮子,知道自己来替她撑腰,连话都不会说。

    照吴金凤的逻辑,她已经在骂赵芸香和周园园了,周苗苗就该把周园园的错误无限放大,好让吴金凤痛痛快快地出出气。没想到周苗苗这个不中用的,被三房的两个小崽子说两句话就吓到了,马上改了口。

    面对着吴金凤杀人般的眼光,周苗苗不敢再坐在地上,悄悄地爬起了身。

    “奶奶,周苗苗到我家厨房里捣乱,把我妈留给您的鱼丸偷吃了,还在上面吐口水。”周园园端过饭桌上的盘子,果断地向吴金凤告黑状。

    哎哟喂~!这败家的玩意儿!这么香喷喷的鱼丸被吐上了口水,还让人怎么吃?吴金凤看着盘子里孤零零的两个鱼丸,还有鱼丸上明晃晃的口水,气的脑袋都快炸了。

    午饭时候,赵芸香家的小厨房传出的香气让吴金凤馋的嘴里的唾沫直冒,因为赵国辉在,吴金凤不敢发飙,忍到现在已经忍的很辛苦了。

    周园园手上的盘子虽然不大,装上十几个鱼丸还是能装的。在吴金凤的脑子里,已经自动想象成周苗苗偷吃了大半盘子的鱼丸,被周园园发现后,在最后的两个鱼丸上吐了唾沫。

    也不怪吴金凤这样想,周苗苗平时在家,和弟弟周家杰抢东西吃,也曾使出过吐唾沫这一招。一家人一起吃西瓜,几块西瓜每一块都被周苗苗咬了一口这样的事也曾做过。因为这些事,周苗苗曾被周志强夫妇狠狠揍过一顿,还是吴金凤出面,才拦住了。

    以往的周苗苗糟蹋的那些吃食是二儿子家的,吴金凤还没有这么心痛,可如今,周苗苗动的可是她吴金凤的鱼丸啊!赵芸香说给她的,肯定跑不了。对于赵芸香的人品,吴金凤还是很信的过的。

    可惜了,这鱼丸光看着就知道味道很好,却被周苗苗这死丫头糟蹋了。

    “奶奶,这是最后剩下的一盘子鱼丸,可惜了。”周园园火上浇油,又添了一句。

    厨房里的鱼丸还有二十多斤呢!园园怎么说没有了?赵芸香蠕动了一下嘴唇,想说些什么,又忍住了。园园说的也对,那些鱼丸是弟弟的,明天还要过来拿呢!要是拿给了婆婆吃,一盘子不够肯定会来要多几盘子的,给了婆婆,大伯家和二伯家不给?说不定婆婆还要拿一些给县城的小姑子吃,还是······不说了吧!

    最后一盘?没有了?吴金凤眼前一黑。还想着尝尝连赵国辉都眼巴巴盯着的新鲜吃食呢!被周苗苗这么一搅和,一口都没吃上?

    “啪!”的一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原来是吴金凤越想越气,忍不住甩了周苗苗一个巴掌。

    “你这个天杀的小娘皮,竟然敢糟蹋粮食。我让你爹饿你几顿,你就知道粮食的金贵了。”吴金凤冲着周苗苗吼了几句,一拧身子离开了。罢了罢了!光看着不能吃,让吴金凤更生气。

    周苗苗捂着半边脸,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更不用说和吴金凤解释自己没偷吃了。

    周家胜见周苗苗挨打,心里甭提多痛快了,自然不会向吴金凤替周苗苗求情。周苗苗这家伙,平日里经常在奶奶面前说他和妹妹的坏话,今天被妹妹抓到她做坏事,挨个耳光也是活该!

    赵芸香看着盘子里的两个脏鱼丸,心里也很生气。农村人一年到头辛苦劳作,对粮食都很珍惜,吃饭时就算有一颗饭粒不小心掉到桌子上,都会珍惜地捡起来吃掉。

    周苗苗这样浪费粮食,让赵芸香很讨厌,自然也不想去安慰她。

    绕过杵在厨房门口的周苗苗,赵芸香快手快脚地收拾好厨房,那个脏盘子,赵芸香烧了开水烫了两遍,又把盘子扔进锅里煮了十来分钟才算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