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偷窥

    赵芸香的心里也有气,周苗苗冲着鱼丸上吐口水这种行为,不仅仅是自私,还带着一丝狠毒。人有我无,我就要人家也没有才可以!

    这样的念头,是扭曲的。

    赵芸香怕自己家两个孩子学了周苗苗的坏榜样,在厨房里一边做事,一边碎碎念了好多遍,让周园园兄妹待人要和气,不要争一时长短。

    周家胜和周园园相视而笑。这些年来,赵芸香对周家一家上下的一直客客气气的,有什么吃的玩的,都记着分一些给周苗苗几个堂兄弟堂姐妹。

    今天的赵芸香,没有当着吴金凤的面说家里还有鱼丸,就已经是一大进步。更何况周苗苗可怜兮兮地在院子里站了这么久,赵芸香也没有再说一句同情她的话。

    在周园园看来,她妈妈还是有可改造的空间的。起码,赵芸香能分辨是非,不会无原则地对人好。周苗苗的两口唾沫,直接把自己作到了赵芸香“讨厌的人”一类。

    赵芸香今天做了几个小时的鱼丸,已经很累了。收拾好厨房后,赵芸香带着周园园兄妹俩准备回房休息一下,待会儿还要出门找个帮手呢!要不然,每天上百斤的鱼丸,她可做不出来。

    周苗苗愣愣地站在那里,手里抚摸着**辣的脸颊和肿的老高的嘴唇,半晌没有出声。赵芸香几个人顾自走后,周苗苗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犯了众怒,连一向心软的三婶也没有安慰她一句。

    看着周园园家锁上了锁头的厨房门,周园园眼里射出仇恨的目光。

    过了良久,周园园才缩着肩膀慢慢地回了自己的家。周志强不在家,不知道跑哪里玩耍去了。谷大花和周家杰也不在,整个屋子里空旷的厉害。

    周园园缩在凳子上默默地流着眼泪。这一刻,她把周园园一家人都恨上了,还有吴金凤那个老不死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她一巴掌。

    等她长大了,定要让这些人好看!周苗苗恨恨的想着。

    什么时候开始周园园变了?变的大胆又泼辣,不像以前,见到她和周美美都会躲着走。周苗苗想了一会儿,觉得周园园从赵家沟回来开始,才变得活泼而又耀眼。当然啦!如果她周苗苗有赵庆山那样一个英雄外公,她也会挺直腰板谁都不怕。

    周苗苗想来想去,把周园园的转变归功到了赵庆山身上。上次谷大花怕了赵国辉,带着周苗苗去外婆家躲了两天,外公拉长了脸,对她们母女俩空手上门白吃白喝不满意。没办法,谷大花赖了两天后,只好带着周苗苗灰溜溜地回了周家村。

    周园园为什么就有那么好的福气呢?爹妈对她好外公也对她好,还有周家胜那样疼爱着她的哥哥。不像自己,弟弟周家杰就是个小讨债鬼,什么都要和她抢。还有爸爸妈妈也是个偏心鬼,什么好的都塞给周家杰,忽视她周苗苗。

    上回怎么不淹死周园园那个小蹄子呢?如果周园园死了,自己是不是可以成为三叔三婶的女儿?周苗苗想着想着,含着泪进入了梦乡。

    周家后院墙边有棵梧桐树,就算在冬天,也还是枝繁叶茂的。

    今天的梧桐树上,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把周家后院里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看着周园园强硬地对付周苗苗,看着周园园狡诘地睁着眼睛说谎话,看着周园园利用吴金凤对付周苗苗······

    树上的文梓青看着周园园的每一个动作,眼前都有焕然一新的感觉。要不是周园园现在的模样和前世长大后的模样有八分相似,文梓青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人。前世那个怯懦胆小的周园园,在小姑娘的身上根本找不到一丁点影子。

    看来,在赵家沟的一个多月里,小姑娘跟着赵庆山学到不仅仅是拳脚功夫,连脑子都机灵了很多。他的小姑娘,就连欺负人的事,都像是不用脑子思考一般,做的顺手拈来。在文梓青的眼里,周园园怎么看怎么可爱······

    文梓青站在树叶浓密处掩住身形,心里却一直在冒着一些粉红色的泡泡。

    文家的男人都专情,自从文梓青决定长大后要娶周园园后,一颗心不由自主地飞到了周园园身上。为周园园的欢喜而雀跃,为周园园的悲伤而难过。不知不觉中,周园园小小的身影已经进驻了文梓青的心房。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文梓青总会躺在床上,畅想着自己和周园园长大后的生活,他自己,肯定是一个专情而又有责任心的丈夫,而园园,应该是个温柔贤惠的妻子。

    前世今生,文梓青都渴望能有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在文家,文梓青的地位尴尬。

    文梓青虽说是文家的长子嫡孙,但是,自从文玉龙娶了那个女人后,文梓青觉得自己在文玉龙的心中,应该没有一丁点的位置了。那个家,是文玉龙,武秀丽,文梓云和文梓秋的家,文梓青知道自己是被伍秀丽母子三人排斥在外的,他们四个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赵庆山让文梓青和周园园订亲的提议,让文梓青冰冷的胸腔有了一丝温度。等待周园园长大,等待他们未来应该会有的那个家,成了文梓青每天的盼望。

    想着周志新是园园的父亲,文梓青觉得应该和未来岳父说一声以后要娶人家闺女的事,才提笔写了一封信给周志新。在信中,文梓青说了自己的身世和来历,也说了自己对这段婚事的期盼。

    末尾处,文梓青还写了句:如果岳父大人没有异议,我和园园的婚事就由外公做主了。

    周志新不认识文梓青,又被赵芸香他们的几封信扰乱了心神,见文梓青信件开头的“岳父大人”几个字,以为是谁寄错了信,没有继续往下看。

    正因为周志新的疏忽,被文梓青成功地钻了空子。等几年后周志新知道文梓青和周园园的亲事,想反对都无从说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