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门

    等到周大牛三十来岁的时候,寡母着急了。那时候,周围村子里年岁相当的女人都嫁了,周大牛的寡母还死要面子,不想周大牛娶个寡妇过日子。

    在农村里,寡妇一般都会被人看成“命硬”的女人,之所以会成为寡妇,就是她命硬把自家男人克死了。

    周大牛的寡母怕自己的独生子娶了寡妇后,会被对方克死了。大牛可是她家的独苗苗呢!

    周大牛就这样“剩”了下来,过了一两年,周大牛的寡母生了一场病,一命呜呼。发完丧后,本来就穷的周大牛更穷了。

    一年接着一年,周大牛已经四十多了,早就不做娶个黄花大闺女的美梦了。

    在于源县的农村,曾经有过这样的风俗:一个家庭里孩子多了,丈夫不能担起家的负担,会让另一个男人上门帮家里干活。

    这个干活可不是白干的,人家出了力气帮你养儿养女,相对应的,家里的女主人就要陪那个男人睡觉。如果生了孩子,就看两家人自己协商放在哪个男人名下。

    这个风俗很丑陋也很让人恶心。但是,面临着一家人都快饿死的时候,什么脸面都是次要的。

    周家村前些年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就连周大牛的老娘,老公死后一个人养不了年幼的周大牛,也曾经找过一个光棍在她家里住了五六年。

    周大牛的娘不是没想过嫁给那个光棍,可是人家光棍不敢娶啊!寡妇命硬,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不怕死的。像这种上门“同居”关系,就被村里人自动理解成:没有摆酒席结婚就不会被寡妇克死。

    前两年周其家瘫了后,周大牛把眼睛瞄向了周其家的老婆秋香。

    秋香还不到三十岁,秋香的相貌在周家村的小媳妇中算的上是上乘的,最重要的是,秋香的男人没死,秋香并不是寡妇。如果秋香愿意让周大牛上门,估计周大牛能乐的跳起来,

    周大牛对秋香起了歪心思后,经常对着秋香献殷勤。只可惜秋香对周大牛一点意思都没有,面对着周大牛时常对着自己垂涎的嘴脸,秋香恨不得把鞋子脱下来糊在他脸上。

    秋香是个正派人,周其家瘫了,一大家子的重担都落在了秋香肩膀上。秋香每天像是个陀螺般忙的团团转,可是秋香心里充满了希望,她的几个孩子还小,等他们长大了,自己就轻松了。

    对于瘫在床上的老公周其家,秋香照顾的很好。每天生产队出工回家,就算是再累,秋香都会帮助周其家翻翻身子,按按双腿。医生说过,病人长期卧床,要是没有人帮着按腿,腿部肌肉容易造成萎缩。

    周其家有时恨不得自己死了,他死了还好,不用浪费家里的粮食,秋香带着几个孩子也能轻松一点。

    周其家这样想也这样说过,只要周其家有一点点轻生的苗头,秋香就会眼泪汪汪地劝说着周其家。一个家庭里,没有父亲只有母亲带着一群孩子是最艰难的,周其家虽然瘫了,但是,只要人在,秋香心里就有主心骨。

    看着几个小小的孩子,周其家点了点头。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如果能活,谁愿意去死?他家几个孩子都懂事,秋香说的对,只要孩子长大一些,家里多几个劳力,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这两年,生产队里对秋香一家比较照顾,这其中,有小队长周其民的功劳。周其民和周其家是堂兄弟,心疼周其家的遭遇,只要能帮把手的地方,周其民都会帮。

    这次生产队里分粮食,周其民顶住了几个队员的压力,免除了秋香家的债务。分完粮后,秋香向队里借了三百斤粮食。这点粮食虽然不够秋香一家人一年的口粮。但是秋香有信心,只要能撑到下一个收获的季节,她又可以向队里借粮来度过难关。

    最多五年,不!最多三年,她家大儿子就有十来岁了。十来岁的孩子,可以帮生产队放放牛什么的赚点公分,他们家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这一天,秋香正在喂躺在床上的周其家吃米粥,小队长周其民上门来了。

    周其民进门的时候,周其家和秋香都很意外。

    周其民前两天刚来看过周其家,让周其家好好养伤,还说了家里有什么困难让秋香去他家找嫂子--也就是周其民老婆。作为一祖同宗的堂兄弟,周其民不会放着堂弟一家不管。

    那天的周其民,脸上神采飞扬。周其民虽然有点私心,作为小队长,几句话就免除了秋香家的债务,但是能帮到堂弟一家,周其民的心里也是有点自豪的。

    今天的周其民,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虽说没到愁眉苦脸的境地,周其家还是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愁容。

    “其家啊!唉······!”周其民看见躺在床上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的堂弟,话到嘴边滚了几趟,还是说不出口。两年前的周其家,壮的能打死一头牛,现在的周其家,只是个苟延残喘的可怜人。

    “其民哥,是不是出什么事?没关系,你说吧,我受的住。”周其家虽然觉得心中不妙,说出来的话却很敞亮。

    那天分粮后,秋香回家向周其家学了分粮时发生的事,周其家就有些担心。一年前他刚受伤的时候,队里所有人都同意给他们家粮食补助。

    两年过去了,周其家还是躺在床上起不来,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不用说周其家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泥腿子。这一年来,周其家家里的客人就渐渐的绝了迹。就连同父同母身上流着相同血液的亲亲的两个兄长,也怕周其家会拖累他们家啊!

    周其家看着毫无知觉的双腿,心里充满了沮丧。

    分粮的时候,有几个队员都跳出来闹了,虽然最后还是周其民胜利,替他们家抹去了债务。可是,人心的事,谁能说的准?保不准哪一个队员心里不忿,会去上面告黑状呢?

    毕竟,周其民只是个小队长而已,他们家抹去欠债的事没人捅上去,周其民可以做主,要是有人抓住不放,周其民也很难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